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七三七章 时间差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冥厄等魔主怎么也没想到,卢悦的死,还与他们魔域扯上了关系。

    “别看我。”独枯口中酒气冲得厉害,“你们不会干的事,我……更不会干。”

    他被世上以为最亲的‘人’骗了一辈子,疯了才会去杀卢悦。

    大家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面色一齐不好起来。

    他们都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虽然平时是不怎么用心计,可是大人之事暴出来,他们每一个都努力反思了自己。

    反思他们有多少次,是被位那位呼之为兄的人,一步步设计与别人发生误会,去帮他灭族……灭对手……

    这中间又陨落了多少,本来能更进一步的族人?

    可以说,每一仗的胜利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大人一直在用他的方式,消耗他们!

    “应该……是他出来了。”冥厄半天来一句,“他可真是好大的胃口啊!魔池的控神方法,我们虽然几经改良,可他……也许一样能影响那些修魔的人族修士。”

    “……”

    “……”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齐沉默着。

    改良魔池,控制修魔人族修士的方法,是那人教他们的,他当年干这件事的时候,也许早就想好了这一天。

    不管他们怎么改良,总是万变不离其宗,以那人的聪明……

    “不知道朝卢悦下手时,是他一个人,还是带着一群人。”

    如果知道这一点,他们或许可以了解一下他如今的战力,缚脳魔主站起来道:“我亲自去一趟通天渊,各位,把魔池的控神法阵……破除吧!”

    “呃……!我附议!”

    独枯打了个酒嗝,第一个举手,“那是个域外馋风,最喜欢的便是利用别人,成为他手中的刀,我们……我们不能再成他手中的刀。

    幻姬的前车之鉴,呃……,我们……我们得记住。”

    魔灵幻姬,这么长时间都没消息了,独枯深切怀疑,她是受不住那个打击,自我毁灭了。

    “当初……当初幻姬几次反对他弄下的方案,可……可全被他一力压了下去,”独枯似哭似笑,“那混蛋,还让幻姬亲眼看到族人的妖丹,被……被人屠子他们劈进空间裂缝毁了。你们……你们知道事后,幻姬有多痛苦吗?嗬嗬……”

    那混蛋,生生地当着幻姬的面,把她的族人全卖了,然后,又让她心甘情愿,为他忙了这么多年。

    知道事实真相,她只怕再也活不下去了吧?

    独枯不能想她,一想到她,就想到他自己。

    人家当着他的面喊兄弟,喊的亲热的,他都不记得自己的族人,只愿为他付出一切,结果呢?

    独枯一把摔了自己的酒葫芦,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往外跑,“老子与他势不两立!势不两立……!”

    看着他那样疯疯癫癫地跑远,不仅缚脳的脸黑,冥厄等人的脸也一样黑得不行。

    那些年,他们就是被所谓的大哥耍得团团转,是他手中最利最听话的一把刀。

    现在那个人又来了呀!

    ……

    ……

    通天渊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早已赶到的画扇和弃疾等人,哪怕俱被压制了境界,多年战斗经验在那里,对那些妄想阻止破阵的魔修,可没一点留手,一概无情碾压。

    人头在海柱上,尸身在哪,一定要查到。

    画扇和弃疾等,顾不得什么天和不天和,亲自搜魂!

    “……这些人……”

    半天之后,看到画扇面上的惊疑,还有大家都难看的脸色,弃疾深叹一口气,道:“我们查的人都是一个样吧?他们的脑子,全被强制安下了守阵的命令,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这……与边境大战时,那些控制不住,必须自爆的修士一……一个样。”

    只是不知道,下达任务的,是哪位魔主。

    道魔停战才多少时间?真打下去,最后便宜的只能是域外馋风和大人。

    如果是哪个魔主,就是倚仗这一点,以为杀了卢悦,他们也不敢破坏道魔合作的大方向,那……

    “……那些魔主们,虽然不甚聪明,可也绝不会干自毁长城的事。”

    随同飞灵过来的流风星君,不像他们一个个的,全都关心则乱,“你们别忘了,大人……曾经也是魔主。其他魔主会的,他又怎么不会?”

    “……现在说这些,都太早。”凤瑾懒得操心暂时操心不上的,心里眼里,只有前方海柱上挂着的痛苦人头,她强自压下心中升腾的万千情绪,“我们现在的目标是破阵,让卢悦……亲自说。”

    如果是哪个魔主所为,她回看一眼一直沉默的夫君须磨,太明白他了,什么道魔大义,他才不会管,一定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

    ……

    大人悄没声息地离开了魔池,他太清楚那些曾经的兄弟,他们一个个的虽然比较蠢,可通天渊的消息一收到,哪怕在道门面前,还是死撑着嘴硬,也一定会把怀疑的视线,第一个投向魔池。

    “呵呵!”

    他靠坐在一辆马车上,心情好得不得了。

    哪怕那一个个蠢人,现在知道魔池的不对劲,现在也早迟了。

    所有进到魔池修炼的修士,从现在开始,他全全接收了,有本事,他们就壮士断腕,把那些魔门的高层,全都一把全灭,他才佩服呢。

    “呵呵!呵呵呵……”

    一杯小酒吃进肚子,虽然这具肉身,再不能变成风形,可一样能尝便世间百味,说起来,他一直没亏。

    “缚脳啊缚脳,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

    魔池的事一旦暴出来,势将引起那些修魔修士的恐慌,道门各宗,在背地里,骂他们蠢的时候,在心理上,也会失了那份敬畏!

    天长日久……

    五龙锁天阵再破不掉,凭着卢悦的人望,凭着天地门、逍遥门那些人……,道魔合作,就是个鬼。

    这盘暗棋,早在多少年前,他就布下了。

    大人嘴角扯了扯,正要再笑的时候,想到什么,又慢慢放下酒杯,“可惜啊!”

    虽然棋下的精彩,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颗人头,不是卢悦的。

    五龙锁天阵,应该能拦那些人半年到一年的样子,这期间,他顶多做七宗血案,远不能让道魔在某些方面,相互猜忌得更狠!

    保留得更多……

    “看样子,当务之急,我还得像画扇他们一样,”大人把玩手中的酒杯,嘴角晒过一丝冷笑,“把臭丫头找到才成。”

    她的真身,才是最妙的一颗棋子。

    ……

    桃花坞突然安静了下来,道魔交流会,因为大部分修士赶往通天渊,而不得不暂时停下。

    卢悦不知道,大人会借她,下那样一盘大棋,她只知道谷令则离开了,一连多日,没再出现。

    可能……再也不会来。或者再来时,又过了一二百年……

    “呼!”

    “哗啦啦!”

    “呼!”

    “哗啦啦!”

    本能的修炼,卢悦总是无法阻止,也无意阻止。

    人身,是她目前最为渴望的。

    此时如果再有人如谷令则般,把神识顺着树干探到地底,一定会发现,她的无数根须,再不是无序,而是一根一根地重新延展,呈一种非常玄妙的图案,彼此相连,彼此互生……

    被明德楼、吴露露、人屠子师尊,硬逼着学会的几道法阵,此时此刻,被卢悦闲着摆到了自己身上。

    泥土中的灵气,如水般,涌进她的身体,滋润所有枝干。

    “哗啦啦!”

    桃树的枝叶,在随风起舞!

    卢悦无力再想外面的事,当只能专注自己的时候,她发现,修炼早就刻进神魂深处,成了本能。

    “……师兄,这颗桃树长得真好。”

    两个检查桃林的筑基小修士走了过来,“这棵是什么品种?感觉跟其他的不太一样。”

    “这棵呀?”

    师兄左右望望,“据说是三河星君,在很多年前,从蜉蝣界带回来的,具体什么品种,暂时还真不知道,它还没开过花。”

    “啊!”

    小师弟很惊讶!

    他知道,越是这种几百数千年,才开一次花,结一次果的灵树,有多难得,“难道这是一颗仙桃树?”

    “谁知道呢?”师兄把灵力探到卢悦身上检查时,她已经把根须弄乱了些,不让它的玄妙被人看到,“蜉蝣界是域外天魔呆的地方,有人说它们从天外而来,也有人说,它们的最一站是仙界,带来的也许是异种,也可能是仙种。”

    “师兄,域外天魔厉害吗?比……比域外馋风和天蝠都要厉害吗?”

    “不知道。”

    灵土的灵力,比其他地方还要茂盛些,也没生虫,师兄把手收回,“你若想见识,就要努力修炼。”

    战争的第一线,从来都不是小修士能去的。

    “师兄,你说,通天渊的五龙锁天阵什么时候能破?”

    “……”

    师兄沉默了好一会,脚步有些急地走向下一颗树,“不知道。”

    师弟今天的话太多了,这些问题,他都问过师父,他老人家,回答他的,也是不知道三个字呢。

    卢悦努力把灵觉跟向他二人,下意识地觉得,通天渊现在出现五龙锁天阵,很不对很不对。

    “嘭!”

    远处一道发现天蝠的烟花爆起。

    “通天渊的消息……关系太大。”师兄抬头看向爆起烟花的地方,“九冥三宗弟子,是生是死……,道魔是亲密合作,还是打起来,只看那消息!”

    虽然只是筑基小修士,可域外馋风和天蝠都太厉害,万一道魔再起龌蹉,一样会影响到他们,实在由不得大家不关心。

    “……什么?假的?”

    天地门驻地,春潮不敢相信,五龙锁天阵中的人头,居然是假的,“长白,你说假的,就假的,骗鬼呢?这才多长时间?区区一个月,五龙锁天阵根本不可能破解。”

    长白就知道他会怀疑,不过此时要说的消息太重要,他们必须打好时间差,“联盟的消息,是十数位化神和缚脳魔主一起出力,用特殊方法送回来的。七天后,有关那里的一切,将会铺天盖地。”

    他接过上官素敬上的灵茶,轻啜一口道:“五龙锁天阵能在谷令则他们过去,就第一时间破开,不是因为其他,是因为……逍遥门外事长老吴通的爱女和爱婿,那慕天颜,有一棵拥有灵智的降龙树。”

    啊?

    春潮微张了嘴巴,这个消息,也不差于卢悦人头是假的了。

    “据说,这一次,所有阵师都未出手,只吴露露和慕天颜二人,轻松破阵!”

    真的?

    假的?

    边上听他们说话的上官素,突然面露古怪,那天,吴露露向她打听破阵之物时,后来,似乎和慕天颜脸色都不太对。

    当时她还以为,是降龙木太难寻,他们心忧卢悦呢。

    “归藏界,怎么会有降龙木?”春潮还是不敢相信,当初为救乌衣老祖,天地门可是把那里翻了个遍,“长白,这种事,你可不能……”

    “这种事,我能瞎说吗?”长白打断春潮的置疑,“我瞎说有用吗?要不了多长时间,天下就要皆知的事,我疯了吧,才会去瞎说。”

    春潮:“……”

    “逍遥门在此的还有两个人,你可以去问他们,慕天颜得到降龙木的地点,如管妮得到凤凰火的地点,一样在一线天。”

    长白也被那些消息,砸得很晕,再啜一口灵茶,以镇心绪,“吴通能入逍遥当外事长老,慕天颜能得降龙木,说起来,都与卢悦有些关系。”

    “……”

    春潮和上官素对视一眼,一齐等他把话说得更清楚些。

    管妮得凤凰火是沾了卢悦的光,他们知道,可是降龙木……

    “慕天颜的降龙木破开五龙锁天阵,发现是假头时,亲口对天下人说,当初在一线天,是卢悦救下他性命,是她助他得降龙。

    任何人,只要能提供她的确切线索,他和他夫人无路大阵师,可以在不违背道义的情况下,无条件做三件事。”

    长白星君放下茶杯时,很感慨,虽然卢悦已经不在,可她曾经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另外还有个消息,魔域要召回,所有曾经进过魔池修炼的修士。

    缚脳魔主也已当着天下人的面,坦承魔池的控神之术,被大人利用了。”

    啊?

    春潮的嘴巴张开,又慢慢抿上。

    “大人真身已出,通天渊之事,就是他在背后捣鬼。”

    “……”

    消息一下子来得太多,春潮和上官素,一时都有些接受不来。

    “无伤宗的京无虑,亦曾在魔池修炼过。”长白叹口气,“缚脳魔主警告说,想要不被控神之术所用,所有进过那里的修士,都要自缚修为自缚神识,当一段时间的凡人,以待,他们研究出破解之法再说。

    你……你们最好马上把消息透给京无虑他们,以免再被大人钻空子。”

    对边境大战时,某些人的自爆,长白还心有余悸,“我们谁也不知道,大人的真身,现在在哪。万一……,死难的,就不知有多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