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七二三章 画皮(六千大章,酬Susan 飛的书友的和氏璧)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第七二三章 画皮(六千大章,酬susan 飛的书友的和氏璧)

    归藏界的修士上来的很快,大人真身出不出,他们没法完全猜测,可卢悦既然亲到灵界冒险试验,想来要不了多久,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

    仪衡此次最主要的任务是,把功德修士的某些可能,暴于联盟总部。

    毕竟归藏界又出三位功德修士是事实。

    “……诸位前辈和离梦前辈几番检查过后,怀疑曾想三人也能出现功德,是因为他们都如卢悦一般,在生死关头,大义关头,把生的希望给了别人,而偏偏他们又机缘巧合地逃出生天,所以天道对他们在某些方面,有了一定的宽容……

    似乎之后……只要有人感激,一份功德就妥妥地跑不掉了。”

    “……”

    功德是这样出的吗?

    长白等人,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实在觉得功德修士能在灵界出现的几率,还是太低太低。

    生死关头、大义关头,把生的希望给别人的傻子修士,又有几个能机缘巧合地逃出生天?

    天道在事后对他们再宽容,也要有命享才成。

    “那个曾想和花晨是得了卢悦之惠,保命东西有不少吧?”

    炼气期的李胜寿元将近,没什么可提的,长白星君拿着介绍他们的玉简,看看画扇和离梦后,再问仪衡。

    才到筑基期的小魔星,能因为他二人,以残忍手段,眼睛眨也不眨地连杀逍遥四位同门,显然是关系非常好。

    “是……!”仪衡面色古怪,“他二人与卢悦相识于一线天秘境,那时他们还都是炼气期,卢悦因为管妮,在一线天几乎散尽所得灵药,他二人……他二人亦是一无所得地出来。”

    能在满是灵药的秘境,一无所得地出来,也是本事。

    画扇看到他们一个个的都跟着面容古怪,额角青筋都跟着跳了跳。

    “对了,我家卢悦呢?”

    再听下去,她家聪明伶俐的徒弟,就真要变成傻子一枚了。

    “应该在……清风客栈甲一号房。”

    长白话音未落尽,画扇已经一闪身出去了。

    真要当大人的诱饵,清风客栈的安全可不够格。

    卢悦没睡多久,就被师尊捞了起来。

    “你就这么一声不啃地过来,申生他们也不拦着?”

    画扇的脾气不好,“离梦仙子说,她可以带着你,你跑还什么跑?还有,明明知道要不了多久,我也会回灵界,就不能等一时?当界域传送阵不要灵石是吧?”

    这样一骂,她真觉得徒弟挺傻的。

    “师尊,您已经押我回灵界一次了,这一次要是还和您一起上来,肯定又会让人误以为我是被您押来的。”

    卢悦可不怕她,一边奉茶,一边道:“至于离梦,师尊您不知道,她狠着呢,什么带我,分明是借我捞好处。”

    “……”

    画扇端着茶杯好一阵无语,“离梦仙子跟申生和我,都提了救你从古巫猎场回来的报酬,一会只怕还要跟联盟那些人要好处。”

    啊?

    卢悦微张了嘴巴。

    “你老老实实跟我说,她是……什么来头?”

    这样突然出现的化神后期大能,实在太让人奇怪了,画扇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

    “……师尊!这件事,我没法跟您说。”

    卢悦没想到离梦居然比她想得还要狠,真正是颠倒了黑白,待要戳穿吧,她又做不到,毕竟钱财都是身外物,能为旦夷人找个真正安身立命的新界域更为重要,“逍遥门那里,申生师伯会给钱,天地门……”

    她摸出一个不大的乾坤玉盒,“师尊,我不偏也不倚,这是早年求人帮我偷存的四万光核,你看着给暮生师兄。”

    师尊和师公都是化神修士,只要伊泽不是半途夭亡,进阶化神只怕也不是那么难,卢悦给出她给的,至于画扇最后交给天地门多少,她不管。

    “剩下的联盟,在大人的事上出点钱,本来就是应该的。”

    联盟有钱有物,只日照阁,做得就是独家生意,卢悦可不介意离梦打劫他们。

    画扇看看徒弟,再看看玉盒,慢慢打开它,里面白白胖胖的光核,一粒粒的,只看着就喜人得不行。

    她也不知道,那些年,卢悦在堕魔海到底弄了多少光核,不过,能像她这样花钱的,天下定然没有。

    她又慢慢把玉盒盖上,面色异常凝重,“你在逍遥跟人说身上没钱,告诉师尊,你……是不是把身上的财都散得差不多了?”

    “我现在又有钱了。”卢悦眨眨眼睛道:“申生师伯给了我不少,师兄师姐他们也都给了好些,师尊您要是帮我朝暮生师兄再要点,我保证也收着。”

    她不会嫌多,保证会收着。

    光核这东西,因为身有功德,用处跟灵石差不多,既然两边的宗门师长都需要,或孝敬或换,她也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

    “卢悦……,师尊不希望,你是以安排后事的心态做这些。”

    画扇按在玉盒上的手有些抖,光核是好东西,可能比得了徒弟吗?

    她一次次以大义牺牲的徒弟,是早就知道,她会再一次,为试探大人真身是否醒来,而拿她当诱饵吧?

    画扇心中难受,徒弟事事想着她,身为师尊的,她又为她做过什么?

    “师尊您说什么呢?”

    卢悦瞪大眼睛跳起来,她被‘安排后事’这几个字弄得炸毛,根本没在意画扇的神态,“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我什么都没听到,您什么都没说。”

    旁边的泡泡本来也要炸毛,可看到她居然把画扇的话,形容成童言了,只能再憋着。

    “不……不是?”

    徒弟和泡泡的样子,不像是假的,画扇原本有些水气的美目,突然绽出欢喜,“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她掌不住脸上的笑意,“活该,谁让你不一下子把话说清楚,这样大肆散财,害我白担心。”

    ……

    数百里外的秘林中,天沁已经在等第二波消息了。

    联盟坊市,是他重点关注的地头,卢悦一出现在那里,就被手下发现,现在他在等臭丫头,最终安歇在哪。

    所有毁他传送阵的修士,从元婴期开始,他都会一个一个地收拾。

    “报!”

    空气中刚传来隐隐的振翅声,天滟有些妖艳的面容显现出来,“主上,魔星卢悦已经入住清风客栈甲一号房,不过,她的师尊画扇也从归藏界回到灵界,暂时不好动手。”

    “那就盯着。”

    天沁闭着眼睛,“给我盯好盯死了,顺便……顺便再看看,除了我们外,还有什么人在盯她。”

    天滟心下一顿,“主上是说绝影大人也在坊市有人?”

    “那是……肯定的。”

    天沁脸上有些抽动,跟绝影一比,他差远了。

    人家能覆灭万族,若不是当年中了暗算,说不得这方世界,已经被他握在手上。

    反之……

    天蝠连十年时间,都没坚持到,就被人抄了后路。

    “他向以智计出名,算无遗策,联盟总部又怎么会没他的人?”

    就算现在倒霉一些,在那边的眼线,事后也一定会把该报的事情报上去。

    “……是!”

    天滟虽然很怀疑大人是不是能逃出生天,可自家主上这么相信他,她自然也不会泼冷水。

    退下的时候,她很快再次赶往坊市。

    清风客栈里,画扇和卢悦师徒俩,也同样在说,坊市有无大人暗探之事,毕竟当初的魔灵,熟知魔门各宗暗号,成功利用他们,难保他不故计重施。

    “让长白星君他们以联盟的名议,提醒魔域不行吗?”

    “行是行,不过你现在最大的危机,不是大人,而是天蝠。”画扇叹口气,“在我没从天地门回来之前,你记着,任何地方,都不能逗留过长时间。回头我再给你多租几个房间,轮换着住。”

    这样啊?

    卢悦慢慢点头,“那师尊回去,能不能帮我朝北辰师叔,要几张九龙神火罩符啊?”

    老头火人的形态,还是挺厉害的。

    保命东西,在没到化神之前,再多她也不会嫌多。

    画扇一愕,她实在没想到,徒弟居然要她朝找北辰要东西?

    “好……”

    “师尊,您帮我朝师叔多要点。”卢悦笑咪咪地接着道:“多要点,于我于他,都好。”

    她要保命,老头要把曾经的‘心’放下,他们算是各取所需了。

    “……”

    画扇是聪明人,自然听出她的话外之意,很有些感慨,“卢悦!你长大了。当初我与你师公送伊泽进堕魔海,是希望他能长大,可看到他长大的样子,心里又很不忍,希望他能一直当个骄傲的小公鸡。你……师尊其实也不希望……”

    “师尊,我早长大了,现在都是元婴老祖了。”

    “噗!不害臊。”

    画扇被徒弟哄得眉开眼笑,“师尊早去早回,你好好听话,别到处跑。”

    虽然试探大人重要,可这坊市绝不能多呆更是事实。

    画扇出去没一会,清风客栈的掌柜,就亲自送了五面房牌,分属四层楼,而且房号都拉开了距离。

    卢悦把玩这几样东西,“泡泡,你看我们可有遗漏了?”

    泡泡歪着小脑袋,“没了吧!画扇前辈挺细心的。”

    ……

    ……

    长街上人来人往,天滟等盯人的活,非常不好干。

    魔星卢悦都不知被人刺杀过多少次了,可到现在为止,人家一直在活蹦乱跳。

    这其中不能说没有幸运,可凭着幸运,能逃过一次两次,却不可能逃过一辈子,她真正靠得……一定是实力!

    离近了,一旦眼中的杀意被人家捕捉到,就是他们的死劫,离远了,这丫头性子跳脱,他们根本盯不住她。

    “你是说……,她每天都不定时地出门闲逛?没有任何目标?”

    天沁靠坐在酒楼的二楼雅间,看向下面的长街,神情甚为凝重。

    “是!”天滟也甚奇怪,“魔星卢悦,修炼向来勤勉,这样无事在这里……”

    “……她在钓人。”

    天沁冷哼一声,“即在钓我们,也在钓绝影……”

    天蝠的报复,在灵界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可这种时候,卢悦似乎生怕别人看不到她,天天在坊市这样晃,太不对了,“我们的人是次,若是所猜没错的话,应该是绝影那边出问题了。”

    那家伙的真身可能会在后路被毁后,强行醒来了。

    天沁脸露微笑,“告诉下面的人,盯着就行,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是!”

    手下答应的口气太干脆,天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们是不是……让她发现过了。”

    “没有。”天滟摇头,“我试着靠近,可是……”她眉头深深蹙起,“可是发现我没法完全靠近,好像心中总有一份危机在告诉我,一旦靠近,就是死路。”

    什么意思?

    天滟可是他手上最有名的杀手呢。

    天沁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很多年前,她还未进阶元婴,在天地门坊市,一连杀了十几个,才刚刚见面的魔门杀手。

    据说那次,她出手又准又狠,是不是……”

    “应该是……杀手的直觉!”

    天滟艰难咽了一口吐沫,“她手上血腥太浓,煞气天成,我们只要一动,气机一引,就能让她警觉!”

    天沁:“……”

    “主上,绝影大人的分神几次动手,都被她逃出生天,所以暗杀……在她身上成功的可能性已经低到十分之一,我们……”

    她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发现主上身体紧绷,整个身体已倾斜望在外面,忙也跟着望过去。

    卢悦身后,紧跟着一群嘻嘻哈哈的少年男女,其中一个漂亮得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不知道跟同伴说了什么,娇笑着跑近她的身后。

    五米、四米、三米……半米、只差最后一点了……

    那个女孩清脆的笑声似乎带着感染力,让周围很多人都望了过去。

    茶楼上的天沁、天滟心提嗓子眼,等着她的最后一点点。

    “卟!”

    所有人的眼睛都突如其来的亮光闪了一下,可是不过半息时间,那个娇娇娆娆好像仙女的女孩,直接被什么圆圆的东西,在脖子间一绕,居然就身首分离了。

    “杀人了杀人了。”

    “啊啊!杀人了呀……”

    “涵妹妹!”痛呼的声音,压倒了所有惊叫,一个少年急扑过来,长剑一甩间,都没看清楚卢悦是谁,就要跟她拼命,“我杀了你。”

    “嘭!”

    卢悦似慢实快地,一脚把他踹出几米远。

    “叮!”

    “叮叮……”

    与少年一起的修士,想也不想地,数把飞剑一齐指向她。

    “给我把她杀了,杀了啊!”

    少年还在心痛死了的人,捏碎腰间玉符的时候,大哭着爬向她,“涵妹妹,涵妹妹呀!你要痛煞我吗?”

    “哪位朋友要在坊市对我万剑门动手?”

    洪亮的声音,从远处急掠而来,这里是联盟坊市,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有什么人敢白日行凶的,所以周润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先用了朋友二字。

    “周师叔,涵妹妹死了,你帮我……帮我报仇啊!”

    少年抱着凝固了惊讶、恐惧之色的少女人头,还在那大哭出声。

    “好胆……”

    周润看到一地的鲜红,大怒间就要唤剑。

    “在下逍遥卢悦,麻烦看清楚了再动手。”

    逍遥卢悦?

    “你……!”

    周润的无数剑光,走到半截子,一齐凝在半路上。

    很多年前,在泯溪火山,道魔相对时,他见过她,“道友……道友为何当街行凶,杀我门下弟子?”

    “门下弟子?”

    卢悦很惊讶,扒拉扒拉指在面前,还没来得及收下的几柄飞剑,“他们是万剑门的门下弟子,这个……”

    她指了指被少年抱在怀里的人头,“这个不是吧!”

    “不是万剑门弟子,你就可以随意杀吗?”少年抱着少女人头,恨声朝卢悦道:“我的涵妹妹做什么了,你要杀她?

    你被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是我万剑门第一个出手相助,你……”

    “闭嘴!”周润眼见卢悦脸上变色,忙大声喝住少年,“小儿无状,卢道友见笑了,此女确实不是我万剑门弟子,是我这师侄近日才认识的。”

    “周师叔!”少年抱着心爱人的头颅,恨得要吐血,“你不是才答应我,要把涵妹妹引入万剑门吗?”

    “她可不是人。”

    卢悦怜悯地看了少年一眼,“你好好看看,她的头是不是在长大,脸上的颜色……也正在变呢。”

    什么?

    围观的一众,一齐把眼睛看向地面上的尸体。

    淡青法衣下,原本玲珑的尸身,慢慢变得臃肿起来。

    茶楼中,天沁闭了闭眼睛,‘嘭’的一声,关上窗户。

    “口……口器!”

    一个修士颤声指向变身的尸体,“好多口器,是……是天蝠虫啊!”

    “啊!”

    怀里的美女头一闪之间变成蠢蠢笨笨的肉虫头,少年大叫一声,抛去虫头,连滚带爬地跑到周润的身后。

    “她处心积虑地想要杀我,所以我就杀了她。”卢悦看到少年的样子,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八阶天蝠虫的变化之术,现在见识到了吗?”

    少年:“……”

    他和原来的伙伴们,一个个的,面色全都煞白得很,要不是万剑门的骄傲在撑着,现场都能吐给她看。

    “真……真是天蝠?”

    周润额上冒汁,师侄领来的这个小丫头,他原来挺看好啊!

    “前面我还用灵力探过她的灵力,是普通三灵根,它……它是怎么骗过我的啊?”

    灵界已经连着六位元婴修士,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死在天蝠手中。

    他是走了狗屎运,人家的目标不是他,要不然……

    周润抹汗,这要是不弄清楚,简直寝食难安了,万一将来天蝠用这种方法,在各宗收人的时候,潜进宗,那可就天下大乱了啊!

    “……不知道。”卢悦耸耸肩,“联盟刑堂的人来了,让他们查吧!”

    周润:“……”

    这么重要的事,她就不能关心关心?

    “嗨!小子,你的涵妹妹虽然变丑了,可如果……真是真爱的话,等刑堂检查完,你可以把它抱回家。”

    “……呃……呃唔……”

    少年急奔一边,大吐特吐。

    “呵呵,这位周道友,你家这个师侄,以后一定不会再为表相所迷了。”

    “……”

    魔星笑迷迷的样子,让万剑门一群小辈背后冒汗,转眼间,美女成画皮,他们也吓死了呀!

    好些人在偷偷地擦手,他们可是跟地上的虫,都有肢体上的接触呢。

    “道……道友说笑了。”

    周润当然看到门下弟子的惨样子,拱手的时候,心有戚戚,“主要是……实在是……”

    总之是他们倒霉,要不是这人在坊市转过来转过去,天蝠虫杀手,也许不会派出美女蛇,惑他和他家的弟子们。

    这一次,可算把脸丢大发了。

    “道友是受我所累!”

    卢悦给他台阶下,当年确实是万剑门第一个出手相助,不管她最后有没有进泯溪火山,人家做了他们该做的,总是一份人情,“这次的虫尸材料,就当……给诸位压惊的吧!”

    “不敢不敢!”

    周润汗一个,八阶的天蝠,变幻能力太强,他带了一帮子小辈,可怕一齐折在这里呢。

    “真不要?”

    卢悦眼睛一转间,就已经知道他为何害怕了,倒也不再勉强,“那你们刑堂收吗?如果收的话,就给我折五十万灵石吧!”

    五十万?

    这么便宜?

    这可是八阶天蝠虫呢。

    周围人眼看着刑堂的四个人,笑咪咪地出灵石,真是恨不得那是自己出的。

    不管是皮,还是内丹,还是口器,任何一样,都不止五十万灵石呢。

    “这无本生意做得不错!”卢悦收下灵石,环视四周时,面上虽然还是笑着,可眼中却一片冰冷,“本人欢迎赞助!”人群中的数道杀气隐得太快,她根本没办法捕捉,只能再激,“提醒一句哈,想杀我?这种被人用滥了的手段可不行。而且,你们派出的杀手虫也太少了,这样真的是在给我送财,建议下次再来的时候,三个四个或者五个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