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四八四章 立足之地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生死悠悠尔,一气聚散之。

    历经生死一线,虽得大机缘,卢悦却没多少开心。

    域外天魔劫,还是无相天魔,是天道对她的又一个示警还是它想抹杀她?

    她猜不透!

    或者……后者更多些!

    卢悦叹口气,使劲揉脸,振奋精神后才抬脚一步步往外走。

    “弟子卢悦,拜见师尊!”

    “起来!”画扇亲手把徒弟拉起来,“出来就好!”

    别人也许不知道域外天魔之事,在蜉蝣界与那些东西,周旋过几十年的她却知道,徒弟真的真的,刚经过生死。

    机缘再好,没命享也是无用。

    徒弟的身家不错,只要踏踏实实,有功德相助,进阶化神,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可事实上呢?

    外面一堆魔修,想要她的命。

    里面……

    正常的元婴天劫,也能降下域外天魔。

    很多事,过犹不及!

    活到她这把年纪,其实更明白,越是璀璨的烟花,寿命越是短暂……

    被世人记住又如何?

    这世上,谁也不会替谁活着。

    “这是我和你师公送你的,贴身放。”

    两枚金甲符在卢悦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画扇硬塞到她怀里了。“魔门来了不少人,最迟天亮,那些人应该全知道你结婴了,虽然不敢进天地门行刺杀事,可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猜,他们最后,还是会想办法,把你逼出去。”

    这是肯定的。

    卢悦早在堕魔海时,就想过魔门那边不会放过她。

    能把时间,往后推上五十年,让她体验元婴一把,已经不错了。

    “师尊,逍遥门有来人吗?”

    泡澡时,上官素说了很多事情,却对归藏界和逍遥门一字未提。

    卢悦因为要冲关,生生按下探询的想法,现在既然已经结婴,当然要问清楚了。

    “来人了。”画扇拉着徒弟慢慢往玄光峰去,“是飞渊,他的意思是要带你离开宗门,去妖族玩。”

    卢悦听出师尊在避重就轻,早好多年前,她就知道飞渊有这个意思。

    不过,他既然来了,还是亲自问他吧。

    “师公……还有师兄师弟呢?”

    她冲击元婴,别人可以不在场,可连原本陪她来此的人都不见了,就太奇怪了。

    画扇:“……”

    进阶元婴,又跟域外天魔玩了一场生死斗的徒弟,怎么就不能安安心心地为她自己高兴下?

    操心那么多有用吗?

    这一刻,她好想叹气。

    可是面对徒弟,她也只能咽下去,佯装平静。

    “老朋友来了,你师公带他们去见见。”画扇捏捏徒弟的手,“一会到玄光峰,你掌门师兄可能有事求你。”

    卢悦眨眨眼。

    “天地门立宗日久,你也可以跟他讲讲价钱,多弄几件保命之物。”

    画扇此时可不觉得自己做为宗门长老,在挖宗门的墙角。

    她的徒弟,好歹也是半个天地门人,又为宗门做过那么多事,不管怎样,若是暮生在卢悦开口后,敢讨价还价,她绝不会饶过他。

    “是!”

    卢悦嘴角上翘,“师尊,您说,我朝暮生师兄要什么好?”

    画扇怔愣片刻后,一本正经道,“要什么好?我想想啊,记得,当年进宗门宝库,那里有一件老祖宗传下的极品防御战甲,不过那东西,是男装,又比较耗费灵气,以你的修为,在化神修士手中,顶多能挡五下,没金甲符方便。”

    不让她要那个,那说出来干嘛?

    卢悦甚为疑惑。

    “……你虽然用不着,于飞渊应该非常好。”

    卢悦一呆!

    “你的五十年,还有飞渊在天地门坊市一直等的消息,有心之人该知道的,全都知道。”画扇的遁光又慢了些,“他虽是你师弟,却还是妖族,若是管道魔之事太过,原本认同的鲲鹏一族,却难保还能再认他。”

    卢悦神情凝重了起来,“是……妖族那边有什么传言了吗?”

    “魔门那边对你势在必得,妖族不可能插手我们两家之事。”画扇看着徒弟,语气郑重,“有些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平安即你平安。”

    妖兽的肉身是厉害,可那是变身之后。

    听说飞渊自化形以来,就甚少现出本体,一旦那边人,真的杀红了眼,难保他们不会弄两个替死鬼,直接断了徒弟的后路。

    卢悦心头一懔!

    她听懂了。

    “是!”

    “宗内像金甲这样的护身符,我记得还有前辈遗下的两张玄甲符。”画扇接着道,“还有能变幻身体,不被普通真颜镜识破的天留佩。”

    “……谢师尊!”

    她们师徒缘份来得比较迟,可卢悦却从这位星君身上,感受到不少师徒之爱,此时虽有千言,却也无从说起,只能干巴巴的用三个字代替。

    “谢什么?这本就是为师该你为做的。”画扇语甚寥落,“可惜为师到底不是一个人,不能为你豁出……。”

    “师尊!您已经为我做了很多,弟子都明白的。”卢悦忙打断她后面的话,若是没画扇在后面一路助着,她深切怀疑自己现在能不能结婴。

    就像她说的,她到底不是一个人,天地门家大业大,身为太上长老,她的责任相应的也更多些。

    玄光峰已经近在咫尺,画扇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转头,天地门坊市那里,火光冲天。

    “……你先找暮生,为师去去就来。”

    眼见师尊心急火燎地走人,卢悦哪能不知道,魔门那边因为她,可能提早动手了。

    “师兄!”

    身边有遁光声,转头正是暮生掌门。

    “进阶了就好。”暮生看着坊市那边,心有隐忧,“师妹应该猜到,是什么人作的吧?”

    卢悦点头。

    “你说我该怎么办?”

    卢悦呆住,这是问她?

    “身为一宗长掌,凡是我天地门弟子,我都有庇护之责!”暮生心情甚为沉重,“原来我也做好,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护在宗门的决心。”

    那……现在应该改变主意了吧?

    “那些人应该猜到你出关了,不过半日间,宗门外围的小坊市,被挑了三个。”

    暮生转头看向卢悦,“你一天不出去,他们一天就不会罢休。”

    这个?

    卢悦相信!

    “我会离开!”

    “归藏界你也不能回去。”

    面对哪也不能去的师妹,暮生的声音一下子变哑,“原本修真联盟那边能接收你,可最近十年,日照阁分部被人挑了四处。那边人员更杂,哪怕原先立意要护你之人,只怕也起了迟疑之心,所以……你也不能去。”

    卢悦:“……”

    她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吗?

    “飞渊打算带你去妖族,可……可我却认为,那里你更不能去。”

    卢悦抿嘴,这什么意思?

    天下这么大,她果真没有一丝立足之地了吗?

    “……那师兄你说,我应该到哪去?”

    暮生双唇抖动,“师妹相信……相信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吗?光之环需要收集光之灵气,小隐之时,又可徐徐途之。”

    面对满是期盼的师兄,卢悦眨眨眼,“你接着说。”

    “飞渊带你去妖族的事,天下人只怕都知道,所以,他们一定在那边伏好了人。”暮生话说的有些艰难,“我的意思是,让他带有你气息的傀儡人,你……你一个人走。”

    卢悦沉吟。

    “这个储物戒指里,有极品战甲、有玄甲符、有两道飞龙剑气、有不被普通真颜法镜识破的天留佩、有十六套各式法衣、有宗门为你准备的五百年供奉。”

    暮生语气诚恳,“你不是有第二丹田吗?我还为你准备了一把飞剑,虽然普通了些,可……可胜在安全。”

    有光之环这个通天灵宝,他相信,卢悦能用到其他法宝的机会不多。

    上品法宝,天地门有,可也容易被人注意。

    反而普通一些的,只要她在外面注意着些,做为元婴修士,能护得住她自己。

    卢悦没想到,师尊要她要的东西,这位掌门师兄,全为她准备好了。

    还加了五百年供奉。

    也就是说,丹药灵石,正常的,她都有了。

    卢悦慢慢伸出手,接过那枚储物戒指。

    “对不起,是……是我没用!”

    师妹接住储物戒指,暮生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深深的负疚感,“我……”

    “师兄,不要说了。”

    卢悦语气说平静,也挺平静的,“飞渊在哪?”

    暮生指了指不远处的偏殿。

    在卢悦走后,呆在那里。

    不管他有多少借口,做为宗主,没庇护她才是真的。

    师妹虽然没说一句怪他的话,可……可他的心里,反而更难受了些。

    堂堂天地门掌教,被魔崽子们的手段吓住,居然不敢保自家弟子!

    列祖列宗在上,如果……如果师妹哪一日在外面真的有事,哪怕死了,他也无颜面去见他们。

    偏殿的大门,没有关,卢悦早早就看见坐在那里发呆的师弟。

    她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连打禁制,“舍不得我?”

    飞渊的样子,不用说,她都知道,暮生掌门把跟她说的话,已经提前一步,先跟他说了。

    “舍不得!”

    飞渊抬头,直视自己的师姐,“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让我跟着你,又不被别人发现吗?”

    卢悦嘴角慢慢翘了起来,“我有办法。”

    飞渊眼睛一亮。

    “不过,前面的几年,你肯定得在妖族老实呆着。”

    飞渊忙忙点头,他们实力都不济,冲着今天魔门动手的架式,一时的在一起,哪有师姐的安全重要。

    卢悦拿出一枚空白玉简,把桃核小屋的事,给他记下来,塞过去。

    虽然她很想完全相信天地门的高层,可连逍遥门,都有被魔门收买的高层,这里……还是安全第一的好。

    飞渊没想到她身上有还有这宝贝,一时之间心头大松,就拿着那玉简,接着问她,他们将来在哪汇合?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道魔边境有个睥睨山知道吗?听说那里,还有一个从不被双方大战波及的睥睨坊市。”

    “我们要去那里汇合?”

    飞渊兴奋起来。

    “不!”卢悦接着在里面刻字,“那些混蛋找不着我,他们也会反想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在睥睨坊市万里远的瓦屋山相聚。”

    这个?

    飞渊朝师姐笑,“同意,不过我什么时候过去?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等我?”

    “十年至十五年。”

    卢悦把时间刻上,有这个时间缓冲,她应该已经玩过不少地方了。然后,不能示真面目下,又有了孤独感。

    到时有师弟过来,或许她们还能到魔门地盘,好生转一圈。

    “这么长?”

    飞渊眼巴巴地望着师姐,可怜那次她回去,他偏不在宗门,这一错过便到如今。

    “不长,你要好好妖族修炼,沉住气,让那群人急得跳脚才好呢。要是能多拍拍你家老头的马屁,帮我再要一枚那种远扬即千里的鸿毛就更好了。”

    “……好!回去我就朝他要。”

    飞渊算过来算过去,确实需要十年时间,麻痹那些混蛋的心神,“里面有大师兄,给你炼好的飞剑。”

    他递过一枚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的小鱼佩,“师兄说了,如果你要隐人耳目,可能还要当凡人,这是他特意为你做的三米空间纳物佩,装了几套要随身带的东西。”

    有鉴于那次卢悦被炼血老妖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秦天还是另外为她准备好后路。

    卢悦把小鱼佩塞到怀里,不再管就要被他们刻满的玉简,出声问了,“宗里是不是出事了?”

    飞渊张张口,不知该怎么说。

    “你还说吧,要不然,我到外面打听,才危险呢。”卢悦威胁他。

    “思源师伯的侄子王继贤,不是他侄子,是他与……与他嫂子的亲儿,因为那东西,背出宗门了。”

    背出宗门?

    居然……

    卢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背出宗门时,他差点杀了谨山师兄。”飞渊叹口气,“听说他与王继贤,一齐被魔门化神带离归藏界了。”

    师弟说得好婉转,不就是那父子俩,投了魔门了吗?

    投了也好,至少,事情明朗化,再不用怕他回来祸害逍遥门。

    “师父呢?”

    飞渊一下子面色古怪起来。

    “你还问我,应该是我问你吧?”

    卢悦一呆。

    “那个凤瑾是怎么回事?”飞渊似笑非笑,“当初你们在桃花坞的时候,我就觉得古古怪怪的。”

    “怎么啦?别吊我。”

    “师父入赘了。”飞渊甚为郁闷,“二十年前,他回归藏界,把峰主之位,传给大师兄,就入赘飞灵宗了。”

    卢悦张大了嘴巴。

    凤瑾真是……

    “这次没过来,听说是因为……因为他要当爹了。”

    飞渊也不知是笑好,还是为他们师兄妹掬一把同情泪好,“噢,小鱼佩里,还有师父给你的一个玉盒,回头你自己看。”(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