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二四一章 柳如媚的算计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任何一个宗门的发展,都少不了一代又一代弟子的努力!

    卢悦开始每日上午到渡仙峰两个时辰,随同谨山师兄他们处理宗门各处事宜,下午回自家修炼的日子。

    原本还怕她挑事的柳如媚,两个月观察下来,总算放心了。

    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那位师姐看到她时,那无视还有冷淡的样子,却让她忍不住的在心里暗暗愤恨!

    若不是她是柳家的后人,是祖爷爷的本家,卢悦就是这一辈元婴真人的最小弟子。

    小师妹这个名头,可以让诸位师兄师姐,为她做很多事,她不相信,废了的卢悦,会一点也不怪她。

    若当初在坊市时,她领了她的情……皆大欢喜。

    可恨——她明明代表了正义,明明当时,她确实是可怜谷正蕃……,就落到挨打,落到,差点憋屈死。

    一道传音符从外面飞到卢悦面前,伸手接住,贴到额间,里面是她找了好久的花晨传音。

    “卢悦,我和曾想刚刚回逍遥坊市,我们在南大门等你。”

    卢悦想了一下,合上手上没处理完的事务。

    “管师姐,帮我把的落葭山张家和李家争矿的事处理一下,我有个事。”

    管妮笑着接过来,“行,你去忙吧!”

    看到卢悦径直走远,柳如媚才撇撇嘴,“大师兄,卢师姐都没朝你请假!”

    谨山低着头忙事,装作没听见。

    “哼,她的事我处理了,需要请假吗?”

    管妮朝她冷哼一声,“某些人现在还什么都不是,管好你自己得了。”

    柳如媚脸上僵了僵,对管妮她可不能向对卢悦。

    这位师姐是凤凰火的主人,又是申生师叔的关门弟子,前程远大。

    可是卢悦呢,虽然名头大。却是个废人。

    其实到现在她都不明白,申生师叔到底是怎么想的,内事堂何等重要的地方,怎么能让一个永远也进阶不了的人。处理宗门重要事务呢。

    那样的人,签字发下的东西,有人信服吗?

    她这个有后台,前程又远大的人,都被下面的人。打了好几次嘴巴。签字同意的事,被外事堂打回来,说什么处理意见不成熟!

    狗屁!

    外事堂那群欺软怕硬的王八蛋,根本就是看出,那个当她祖爷爷又当她师父的人,没有维护她。

    低下头的柳如媚眼中显过一丝狰狞,她讨厌被那个废人师姐压在头上。

    已经到了坊市的卢悦可不知道,她念在弃疾师伯面上,没计较的师妹,反而计较起她了。

    远远的。看到两个有如叫花的人,若说不失望,那绝对是假的。

    曾想有寻宝的本事,这两个人,还能把日子过成这样,不得不说是奇葩。

    卢悦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叹着气,到两人跟前的。

    两个黑瘦,一脸风霜的大男人,看到她时一齐咧开的嘴巴。让她更是头疼,“我还以为你们看到我成废人了,永远离开逍遥了呢。”

    “怎么会!”曾想看样子是永远也长不大了,眼底深处还是那般澄明。“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

    卢悦点头,进到一边的酒楼要了个包厢。

    等到菜什么的都上齐,刚挥手关上禁制,就见花晨和曾想一齐笑着,从一堆破烂衣服里,掏啊掏的。掏出两个纳宝囊。

    卢悦脸上僵了僵,“你们不是又混成连个储物袋都被人抢了吧?”

    “嘿嘿!我们要是穿着光鲜,还带着储物袋,在外面的这些年,早不就是被人啃得骨头渣子都没了。”花晨满是笑意,卷起烂袖,“穿戴成这样,安全!”

    卢悦晕得慌,“行了,安全先生,吃饭吧!”

    纳宝囊能装多少东西,这两个人过成这样,她也不好意思打劫他们。

    “打开看看!”

    花晨一力相邀,满是自信的样子,好像真有好东西。

    卢悦无奈,只好放下筷子,精神力探进云,里面十来个玉盒,随意拿出一个稍小的,撕开禁制符,打开看到的是一团海碗大小的肉状物。

    “这是……肉灵芝?”

    “对!”花晨和曾想很淡定。

    果然是好东西,卢悦难掩惊喜,托着玉盒,仔细打量。肉灵芝生于土下三到五米处,能自动屏蔽修士的探查,内含大量灵气,为强身健体之宝。

    修为越是高的人,受伤之后,越是难养,这肉灵芝不管是直接服用,还是炼成溯元丹,都是秘不示人的。

    玉盒盖上时,卢悦脸上满是笑意,“我出十万灵石。”

    预想中,两人高兴的样子没有,曾想抓起酒壶,狂灌几口,“卢悦,这十几年,我们四处行走,这肉灵芝,我们一共找出四只。你先别说话,让我把话说完好吗?”

    卢悦点头,其实已经在心里计算,身上的灵石,到底够不够买下他们的东西。

    “说起来,我们也算朋友吧,你受伤,别的我们帮不了,这些东西,我们无本生利,难不成也要跟你算灵石?若是那样,那我们成什么人了?”

    看到花晨也是一幅赞同的样时,卢悦愕然,她一直知道曾想的天真,倒是没想到,花晨也跟着天真了。

    “两个纳宝囊,东西都不多,是我们送你的。”花晨把两个纳宝囊往她这边推了推。

    卢悦看着两个不起眼的纳宝囊,若说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管妮他们帮她弄能剥筋续脉的灵物,是因为他们能给得起,是因为她是他们的师妹。

    这两个人……他们相交的时间并不长,她那次救花晨用的安泽丹,后来曾想帮她找到的那根石靛根,其实早还清了。

    更何况,在唐演寻来的时候,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又是报信,又是逼着她先跑。

    “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卢悦笑着把两个纳宝囊收下,“既然是朋友,自然有通财之义。这个储物袋,你们也收下吧。”

    来的路上,她在袋里放了几万灵石,还有一些炼气修士能用上的丹药符箓。

    不过此时。随随便便的一颗肉灵芝,都比它贵重。

    看两人尴尬的样,卢悦干脆掷到花晨手上,打量他们的衣服,一脸嫌弃。“你们混成这样,不得换身好衣服,租个好房子啊?”

    时隔十五六年,他们的修为,还没修到炼气大圆满,显然为她找灵药,浪费了很多时间,“我现在在宗门,一切都还好,你们也得把修为往上提一提了吧?”

    花晨脸上有些烧得慌。不接的话,他们确实没钱,接的话……

    在卢悦的眼神威胁下,他只能把储物袋收起来,“我们是散修,能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次卢悦救他们一命,又送了不少好东西,他们才各自把修为,往上提了一个等级。

    这些年在外面混的艰难,若不是曾想立意帮卢悦寻灵物养伤。不再滥施好心,他们哪有脸到逍遥再来见她。

    “我现在虽然是没什么本事,可残剑峰还有我师父,大师兄二师兄。暂时当你们的靠山也还行。”卢悦给他们每个人都夹了菜,“租个房,好好修炼吧!”

    曾想眼中一亮,这辈子最快活的日子,就是那段时间,卢悦给他们租房。天天弄一堆好吃的。

    “嘿嘿!还像以前吗?”

    卢悦看他那傻样,笑着点头,“自然!”

    听到曾想抑制不住的乐,花晨在下面踢了他几脚也没用的时候,只能埋头扒饭。

    卢悦帮他们倒酒夹菜,“你们……没想过进到宗门吗?”

    曾想忙摇头,“不想,花晨也不想。”

    “我只是提一下,紧张什么?”卢悦知道曾想的顾忌,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被人发现端倪,一辈子就是个寻宝鼠了。

    “给,这是交寿元果时,修真联盟送的筑基丹。还剩三颗,你们好歹修到筑基,到时若我还……,我们一块出去寻机缘!”

    “拿着啊!”看到桌上的两个一幅呆滞状,卢悦很无语,“我可不想跟你们一样,当叫花子出去寻宝。”

    花晨正要说筑基丹这么宝贝的东西,他们不能收,听到她说叫花子三个字,无也话了。

    他们当叫花子,掩人耳目可以。

    但是卢悦,若是当叫花子,一旦被人发现,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而且他和曾想也无法想象,她穿一身破烂法衣的样。

    “拿着吧,不够我还可以帮你们弄,宗内配给的筑基丹,我还没去领呢。”卢悦给他们增加信心,“快点吃,吃完了,你们去买衣服,我去帮你们租房!”

    当然还要到仙客来,多订些营养餐,两个人这些年,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他们,一定吃了很多苦。

    花晨和曾想到逍遥来,一边为报恩,一边也有想在卢悦的庇护下,好好过段安生日子的意思。

    一听卢悦已经帮他们安排好要干的事,很快狼吞虎咽。

    卢悦被这两个土匪给吓了一跳后,忙把靠近的两道菜护到身前。

    桌上的另八盘菜,以眼见的速度少了下来,卢悦自觉可能抢不过他们,也加快了速度。

    “没吃饱?我再帮你们要点?”八道菜一大盆饭,全都光洁溜丢,他们俩就差没把盘子抹抹了

    “不是,嗝!不是,”曾想连连抚胸,想把快到嗓子眼的食物咽下去,“这不都是钱买的吗?不吃干净,不是太亏了。”

    “噗嗤!”卢悦忍不住喷笑出来,她突然想到,当年她帮他们定仙客来的营养餐,花晨每吃一口,那肉疼的样,“吃撑着了吧?若是因为舍不得那一点点钱,把胃撑破了,那乐子才大呢?亏我刚还以为,十几年没见,你们变饭桶了。”

    女孩喷笑的样,让花晨头一次感谢起自己现在的黑色肤质,若不然凭其发烫的程度,一定是暴红,不过输人不输阵。

    “咳咳,”他清清嗓子道,“我们变饭桶,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这盘水晶卷肉和清心百福汤,基本全进你肚子了。”

    “就是,嗝!你怎么还没改了口腹之欲啊?”

    卢悦朝他们翻个白眼,把最后一块肉吃到嘴巴里,“我干嘛要改口腹之欲?修士修仙,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可不是为了长生而长生。”

    这是歪理,不过花晨和曾想,都想赶快有个家,不想在这浪费时间,跟她争,“那你快点,我们还要买法衣。”

    一顿饭吃过,他们彼此发现,曾经的朋友基本还那样,再不客气了。

    卢悦慢条斯理的拿了一边的温毛巾,擦了嘴巴,再擦了手,“走吧!”

    下了班,在宗内呆得气闷,到坊市散心的柳如媚,远远的,看到卢悦带着两个叫花子,一路带他们买法衣,订大餐,租院子时,都不知有多惊讶!

    穿戴一新的花晨和曾想,虽然还是黑瘦,可因为卢悦送的那三颗筑基丹,两人对修仙有望,自信很多。一路彼此谈笑,倒是没一点以前的畏缩。

    看三人不自觉间流露出的那股熟络,柳如媚笑了。

    一块留影石被她悄悄放出来,因为角度的问题,卢悦与两人亲密说笑的样子,被她完完整整地收了进去。

    随谨山师兄在内事堂学着理事一段时间,她非常明白,如何让宗门利益最大化。

    当初温家盯上卢悦,想把她娶进家门,原本是没错的。错只错在那时残废师姐刚刚被废,凭她对祖爷爷还有各位师叔的了解,他们当时,应该也为自家少了个前途广大的弟子而心痛。

    一字山后,卢悦为避魔门追杀,连逍遥都不敢回,藏身冰雾山十四年,这十四年,诸位长辈所余的情份,应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柳如媚轻轻一笑,一个修仙无望的废人,对宗门来说,就是联姻的最好对象,她想自己出去找,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抛了抛手中的高级留影石,柳如媚再不看那个紧闭的院门。

    逍遥门几百个大大小小的世家,怎么可能,让卢悦出去找双|修道侣?她现在就是一块大肥肉,以前她不朝双|修方面想,大家顾忌着残剑峰也无法可想。

    可是现在嘛,只要她有一丁点动心。

    不……不不不,不管她有没有动心,这块留影石露出去,她想不嫁,那些世家也不会同意。

    宗门更不会同意的!

    纯粹水灵根,又接近满值的筑基女修元|阴,若是使用得当,可是能助伴侣突破屏障的好东西。

    谁不怕她在外面,把好东西送人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