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一八九章 半颗造化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磐龙寺那天的动静太大,连从未出世的四大士都现身人前,独枯魔主分魂被人召唤下来。

    早在修仙界失传多少年的上古魔宝鬼面幡现世,不被底层修士知晓的功德念力……

    不过几天功夫,就被传遍修仙界!

    逍遥门天之娇子的卢悦,因为鬼面幡,不仅把自己的功德念力全全丢了,还因为那东西,差点把命丢了。

    “听说了吗?卢悦到现在都未醒!”

    “嗨!这能怪谁?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太作……!明明早就知道那东西是鬼面幡,她居然还敢一个人弄。”

    老者摇头,“她应该第一时间,把鬼面幡上交逍遥门,或是交到修真联盟。哪怕用功德念力毁幡时,请人护法,也不会落到那幅境地。唉!到底一路顺风顺水出来的,不知轻重啊!”

    相比于卢悦的生死,更多的人关注的是那杆鬼面幡。

    每次它一出世,都会在修仙界,引动风云,死伤无数!

    “难不成我说得不对?你看鬼一样看我是怎么回事?”

    对面的男子,脸上僵硬,他哪能知道,他们只是在背后说说话,居然也能遇到逍遥门人。

    ‘啪!’

    桌上一壶才倒一小半的灵茶,被苏淡水伸出来的纤纤玉指一点之下,破碎当场,里面还剩的灵茶,流得到处都是。

    “若是鬼面幡在你手中,你会这么做?”苏淡水站到桌边冷笑,“典籍记载,鬼面幡有三次献到修真联盟,然后……被道门大能拿着反投了魔门。”

    老者动了半天嘴,在她冷笑的逼视下,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连那些大能前辈都受不了诱惑,你让我家卢悦能请什么人,为她护法?”

    茶馆里原来还有的说话声,都一齐停了下来。望向这边。

    “……她拿珍贵无比的功德念力,毁幡毁错了?”

    老者忙摇头,他怎么敢说她毁错了。

    “她不想鬼面幡被魔门中人得去,抱着必死之心。带着鬼面幡逃,也错了?”

    老者拼命摇头,那孺偿可不是善人,能以魔门散修身份,修到元婴的。手上不知有多少人命,若是拿到鬼面幡,傻子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既然她什么都没做错,你有什么权力在背后中伤她?”

    他哪有中伤,他只是说她不知轻重。

    ‘啪!’

    一个大耳巴子,狠狠甩在他脸上,苏淡水看他不敢动,才往后退了一步,睥视全场。“以后让我听到任何人,在背后乱说我家卢悦,一个耳光,算是最轻的。”

    老者捂着自己的嘴巴,羞愤欲死!

    苏淡水朝老头再次冷哼一声,拎着从茶楼老板那换来的一套灵玉茶具,头也不回地离开。

    “唉!张老兄你也别生气了,”另一桌的老者摇头,“听说逍遥门为了卢悦,连传承好些年的半颗造化丹都舍了出来。现在人还在生死两边徘徊,人家早急得不行了,你那样说话,是个逍遥门的人听见。都得跟你急!”

    “啊!造化丹?就是那个生死人,肉白骨的造化丹?”

    边上的人,马上帮忙转移话题,不过也真是对造化丹好奇无比。

    “是啊,卢悦受伤太重,独枯魔主虽是分身下界。受这边的天道法则所限,那修为,一开始也是元后后期或大圆满之类的,帚木大师为了救卢悦,元婴都出窍了。可是真打斗起来,哪能没有一点波及。她还能留着一口气,在孺偿老魔的眼皮子底下,带着鬼面幡逃出去,已经非常有本事了。”

    言下之意是,那半颗造化丹再厉害,到底不是整的,能吊着卢悦的一口气,也是非常本事。

    “唉……!”

    茶馆中一时叹气的好多。

    再厉害又怎么样,现在不是快死大半了。

    “……若是她能醒过来,以后肯定更厉害!”远坐窗前的中年男子半天来一句。

    才筑基,就遇到这种修仙界最顶级的打斗,不管是对眼界,还是将来与人对仗,还是修为进阶方面,那收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就算醒过来,也是半个废人了。”刚刚说话的老者再次摇头,“据某些会诊的大丹师说,她全身筋脉在独枯魔主的高压之下,其实已然纠结受伤颇重。可后来为避免鬼面幡被孺偿老魔得到,废尽心力与力气抢了鬼面幡逃走,灵力运行之下,筋脉寸寸断裂……。就算以后慢慢修复,她的手,想要当个剑修握住剑,听说也非常……难!”

    那还救她干嘛?

    不少人想得不是卢悦已经废了,想的是,她都弄成那样了,逍遥门怎么还会舍下半颗造化丹?

    是因为舍不得须磨真人再伤心吗?

    大家觉得他们可能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时雨在卢悦房外徘徊,心里想得却是,如果须磨现在出来,她一定不掐死他。

    明明申生师兄都跟他说得那样清楚了,他怎么就还能在把卢悦找着之后,自己去闭关?

    功德念力这么重要的东西,他居然不管她……

    不能想,一想到须磨,她就好想杀人!

    全宗上下,她带卢悦带得最多,如果早知道须磨这样,她一定亲自来陪她!

    “师……师姐,怎么样了?”

    “急什么?”梅枝真人转身把卢悦房门轻轻关上,“放心吧,活着呢!”

    话虽然这样说,梅枝却也是诸多无奈,那半颗造化丹,对卢悦来说,虽然保命之物,却也是致命之物。

    若是苏淡水或是宗内任何一人,受此重伤,她做得一定不是救,而是一针下去,让人解脱……

    造化造化,夺天地之造化,原本是非常好的东西,可现在因为只剩半颗,续筋接脉,后绪药力跟不上。服者所受痛苦,不会比服下剔骨丹来得差。

    剔骨丹只有两个时辰的药力,可造化丹……

    不把门关上了,师妹看到被定住身形的卢悦。那般痛苦,肯定又要发疯!

    好在……卢悦自己的求生意志强烈。若不然,梅枝在心里叹口气,她都不敢在里面看着小丫头,忍受痛苦!

    “到……现在都没醒?”

    “醒来干什么?”梅枝没好气。“这样昏睡着,虽然也痛苦,到底等她真醒来时,可以以为那是一场梦。”

    时雨张张口,又紧紧闭上嘴巴!

    苏淡水跨进来,听到师父和师叔又这般说话,也算无语了,“师父,您看,我把这套茶具弄来了。”

    紫色灵玉。向来少见,更何况,被这般制成茶具的。梅枝真人拿出一个小杯,在眼前打量一下,晶莹剔透宛若透明,实实的好东西,真难为那茶楼的老板,“不错,好好收着,等你师妹醒来……哄她。”

    苏淡水抽抽嘴角。望一眼那个关着的门,清脆应了声是。

    身为丹师,她当然也知道,半颗造化丹的恐怖。若是伤轻点,还好说,可伤得这么重,等同于连续七天的剔骨酷刑,她自觉,如果卢悦醒过来。回想的话,只怕都是一身汗。

    跟着师父进去一次后,她就再也不要踏进去了。

    苏淡水偷偷抹了一把汗,只希望卢悦受了造化丹的刑后,真得能把身上的伤整得七七八八。

    后面的,她已经不敢想了!

    梅枝默算半个时辰,再次进去,用银针帮她把因为受不了痛苦,而鼓出来的筋脉,平复好。

    见她满头满身的汗,连续两个净尘术打下去,才帮卢悦拿下嘴上一直咬着的软布,朝放在边上的净玉瓶轻轻一点,召出一早配好的灵露,托着她下巴,连灌进好些后,把软布重新塞进去给她咬着。

    “卢悦,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再坚持坚持,师伯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师伯给你准备了好些东西,只要你睁开眼了,就能玩了!”

    “……到时,我们就回逍遥,逍遥挺大,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能欺得了你……你想报当日谨山打你之仇,师伯也能做主,回去,我们就把他吊起来打一顿。”

    和以前一般,没有半点回应的女孩,在定身术下,还能再次紧紧咬住软布,梅枝就知道,她现在过得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可是造化丹的药力……

    梅枝再次叹口气,从房里退出去。

    这般从阎王手里,抢回卢悦的命,不过是他们的自私,他们舍不得看到,悠关逍遥变数的卢悦,就那般陨落。

    筑基修士有两百年寿元,现加上一枚上品寿元丹,又两百年,四百年,哪怕以后她的修为,再不能寸进,这么长时间,也能给逍遥喘息的机会了。

    师父的脸色不好,苏淡水心下一顿间,已有所猜,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动静地打坐。

    管方游急步匆匆进来,“两位师叔,帚木大师过来了。”

    对帚木能在最后,元婴出窍救下卢悦,梅枝和时雨都是感激万分,两人相视一眼,迎了出去。

    “大师,您伤还未好,有什么事,该是我们拜会才是!”

    帚木不跟她们客气,直奔主题,“今天已是服下造化丹的第七天,卢悦回复的如何了?”

    梅枝真人滞了滞,“除了十二主脉回复外,其他细小筋脉,回复数……不到一半。”

    帚木的眉头只微皱了一下,很快就平复,拂手间,桌上出现一个玉盒,两个丹瓶,“卢悦心性坚定,她以后一定会主动剥筋续脉,这两瓶丹药,一瓶是大还丹,一瓶是回露丸,等她醒来,交给她。”

    这份礼……梅枝和时雨相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大了,正要客气两句的时候,帚木伸手止住。

    “这是我与卢悦的缘份,”帚木接着打开另一个玉盒,里面是三个似金似玉的手环,“当日,酒鬼师叔对我也算照顾良多,这东西是我的私藏,甚合卢悦灵根,也一并给了她罢!”

    先前他一直觉得,卢悦就是那个,最终反出道门的人。

    可那天,小丫头那般,用自己的功德念力,毁那鬼面幡。还有……她一步步拿命算计,没让鬼面幡当场叫孺偿抢去……

    帚木觉得,错……他得认,哪怕他还没做下那件错事,他也得认!

    “这是……法宝?”

    时雨神识微探,很快就发现,这东西的不凡之处,吃惊得很。

    “这东西,原本……应该就是她的。”

    青羽之所以在德化城行入世劫,实实因为她还有一个任务,她要看着逍遥观,不让卢悦的功德念力,被魔门中人破坏。

    哪想到,那孺偿居然当了三年的观主,几乎与她同一时间,进到德化城,她愣是一无所觉。

    若不是她太过大意,根本就不可能有半月前的事。

    “卢悦到德化城,已经有段时间了,她一直在太平湖找什么东西。”帚木微微叹气,“这三环,亦是当年,我无意在太平湖得到的。”

    时雨鼓眼,这是什么意思?

    小丫头手里藏着人人闻之色变的鬼面幡,已经够骇人听闻了,现在,居然还好死不死地,在太平湖找早被帚木拿到手的东西?

    对卢悦那般藏着鬼面幡,梅枝一开始听到的时候,也是满身的汗。

    魔宝魔宝,魔是什么?

    控制和影响人的思维,使人弃善从恶的邪灵……

    鬼面幡每次出世,都把道门这边,弄得人仰马翻。可是自家的小丫头呢,她一早知道这东西害人非浅,无处可诉,异想天开,偷着摸着,想一个人,把那东西毁了。

    所以此时,不管帚木想说什么,梅枝都不想为他所惑。

    “……大师的意思是?”

    帚木看她俩一眼,两人的反应高下立断,他真为逍遥可惜,她们两个应该互换一下才对的。

    炼丹师不需要出门。

    “卢悦当年从梦蜃口中应该很知道一些东西,”帚木叹口气,“好在这孩子心思正,从来没被外物所扰过。此环落在太平湖多年,既然是梦蜃告诉她的,那就给她吧!”

    这是他细想了多天后,得出的结论!

    时雨怀疑的表情太过明显,帚木想装看不见都不行,轻咳一声,“她在到逍遥观前,先去了当年的花街,花了一笔银钱,买下当年梦蜃化成的青铜灯。”

    时雨微微张口,被梅枝一眼瞪过后,慌忙闭上。

    “……那青铜灯,她给了青羽师妹!”(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