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九十九章 可怜的慕天颜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老地方。

    看着还未散去的蜘蛛,慕天颜抹抹头上的汗。

    他确实不适合来此啊,在外面杀什么,他都没憷过,可到这里,他怎么觉得两腿抖得厉害。

    还有——还有眼晕,那密密麻麻的东西,他看着眼晕头晕,哪都晕。

    “看看……,吴道友,慕道友又不行了。前面我带他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很怕这些东西,所以,你们两颗莲子,我真是看在你会破阵的面上。没算到他头上。”

    慕天颜脸色更苍白了,不过这下是气的。

    吴露露也被卢悦的毒嘴给噎了一下,他们是散修,出门的那一刻,爹爹就千叮万嘱,不要跟那些大宗门的弟子比。若是不幸跟他们组队了,那事事能拿一半,就算是幸运的。

    千万不能相信他们的平摊之话,如果他们说了那样的话,一定是打着灭口的主意。

    她一直以为,那两颗莲子,是她与师兄一人一颗,结果卢悦这般一解释,她师兄是个玻璃心,万一从此一蹶不振怎么办?

    “你在那边布个阵吧,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让他在里面看着,我们随时可以撤回去。”

    卢悦好心指点,“慕道友,你说呢?”

    慕天颜怒目,可他却拿卢悦没办法,他是真的害怕,他可以跟卢悦拼了,可是拼过之后,师妹的两颗七彩莲子,也会飞了。

    “师兄,你去那边吧。”

    吴露露知道再呆下去,师兄只会更难受,忙忙拉上到前面的实地布阵。

    “……你从哪找这么一个奇葩的?”叶晨阳非常鄙视某个仙人样的大爷,看着人五人六的,原来是草包一个。

    卢悦撇了他一眼,“他不行,可不代表他师妹也不行。那处的五行八卦,我们只能指着她破了。”

    “还有。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修士。”

    “不错!”明石接口,“我小的时候差点被水淹死,后来看到稍大的一点的水塘。就晕,感觉自己要掉下去。后来当了修士,还是那样。”

    “那你现在呢?”

    叶晨阳好奇了一下。

    明石摸摸鼻子,“有一次丁师兄捉弄我,在一个水塘里布了幻阵。我以为那里是实地,结果掉到里面,他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按到水里。……当时我害怕极了,我以为我肯定得死,结果一次又一次,每当呼吸不了,感觉要窒息而死的时候,我发现,不用口鼻,我还有内呼吸。原来我是个修士。修士比凡人多了很多优势。”

    “噢……!就因为这样,所以你很忍丁岐山?”卢悦有些恍然,上辈子的经历来看,明石面对别人的时候,其实也挺硬气的。唯有在面对丁岐山时,他一次又一次的退让。

    明石点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卢悦平时都很正常,每次一提丁师兄,就像要炸毛的样。她好像对丁师兄深恶痛绝。

    “丁师兄为人是讨厌了点,不过他那人就那样,有时他从师父那里弄灵石花,也会露一两块给我。”

    卢悦瞬间冷脸。她要杀丁岐山,或许这明石会是头一个畔脚石。想到这里,如风一般冲进蛛群,拿这堆东西撒气。

    眼见她剑气纵横,叶晨阳白了明石一眼,“我们分开打。”

    等到吴露露安顿好自家师兄。他们三个,已经杀了好一片蜘蛛了。

    面对这些大宗修士的厉害,吴露露终于把自己的小骄傲往下按了按。

    也幸好,她从来没想过,和他们这些人并驾齐驱。能得两颗七彩莲子,其实她已经非常满意了。

    让三人没想到是,吴露露的八卦盘,还能当攻击性武器,凡是被八卦盘罩上的毒蛛,一个个的,全都晕了,人家只要随便拎一把下品灵器,就能把里面的蜘蛛全都敲碎脑袋。

    总算还有一个能干的,叶晨阳瞟了一眼。

    卢悦和明石心善,他可不,若是没点本事,就想得两颗莲子,也要问问他同不同意。

    吴露露自然看到明石和叶晨阳瞅她的目光,心中气苦,师兄的性子再不改改,以后可怎么得了,自己总不能老跟他屁股后面,帮他扫尾吧?

    四人身上灵气,几乎同时用尽,一齐回吴露露的阵中休息。

    “这些蜘蛛不像那天那么有序攻击了。”

    慕天颜现在努力涮存在感,把目光直直盯到卢悦那。

    对于这一点,卢悦亦有所感,她怀疑那人死了,这些蜘蛛无人指挥,灵智又跟不上,所以才会如此。

    如果那样,那这趟就容易很多了。望望慕天颜眼巴巴的样,卢悦微笑道:“慕师兄如果可以克服怕蜘蛛的毛病,那一颗莲子,给你也未偿不可,师兄可以吗?”

    慕天颜要被她气死,气愤扭头。

    吴露露抚额,她头一次发现,自家师兄在卢悦面前,居然使起了小性,这东西,不是应该只对她使吗?

    “真生气了?”卢悦也觉慕天颜搞笑,“你怕蜘蛛是种病,今天你还可以呆在这阵中,将来,万一你跟别人正打架的时候,人家拿出一只蜘蛛灵宠,你可怎么办?也跑吗?”

    慕天颜愣住。

    “一会我们出去杀的时候,你就靠近一点看着吧!”卢悦根本不给他反悔的时间,“既然生在了修仙界,除了杀出一条血路,从来就没其他路走。”

    看着依然淡笑的卢悦,慕天颜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来。

    “师兄,就这么说定了,我用八卦盘,你到里面杀。”吴露露此时也顾不得自家师兄难看的脸色,“杀着杀着,飞惯了就好。”

    慕天颜张张口,可看三个大宗之人,已经闭目炼化体内补气丹药力,终于在吴露露严重威胁的眼神下,败下阵来。

    搞定师兄,吴露露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卢悦,爹爹评论各宗时说,逍遥残剑峰。是逍遥门最为特殊的存在,那里的人都是真性情,若是有幸得他们示好,那就沉下心与之相交。漫漫修仙路,总要有一二好友。

    逍遥残剑峰从来没出现过,背弃朋友之人。

    反之,若是他们一开始就百般看你不顺眼,那就离远些。因为得罪不起。

    师兄虽然不争气,可卢悦……

    倒是可交之人。

    一个时辰后,看到卢悦拿出灵酒来回复灵力,叶晨阳和明石不无羡慕,手上的补灵丹,勉强吃下去。

    同是大宗弟子,他们的日子跟人家过得,可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我们残剑峰有很多灵果植,除了上交宗门一半外。其他的,都被我酿成了灵酒,若你们想要,拿五百年以上灵草来换。”

    卢悦笑咪咪拿出四个小葫芦,“都是二百斤装的,灵气温和无需炼化,可比补气丹好多了。”

    “真有你的,这生意也太赚了吧,一株五百多年灵草,换五百斤灵酒差不多。”明石常在外面行走。当场跟她砍价。

    卢悦摆摆手,收回灵酒,“那是外面的价格,当初你们在外面的时候。有那么多灵石买灵酒吗?一株灵草,在一线天内算什么?还有四个月,特别是最后一个月,那些筑基修士跟我们杂处一个空间,啧啧……!”

    未尽之言让大家无语。

    叶晨阳拿出一个玉盒,“你狠!”

    “哈哈哈……”

    看他们四人都拿出一个玉盒来。卢悦乐得不行,“再过两个月,你们恐怕就得拿二株灵草,才能换我一百斤灵酒了。”

    明石郁闷,“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有当奸商的潜质。”

    “有吗?”卢悦惊喜,“我的目标是赚好多好多的钱,有一间用上品灵石盖出来的大房子,然后我在里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慕天颜‘噗!’的一声,喷笑出来。

    原来这人的毒舌,不只是针对他一个,真是太好了。

    “很好笑吗?”卢悦脸现认真,“你花钱没节制,心里没成算,若不跟我学学,以后可不知要祸害什么人呢。”

    看到吴露露对他的关切之情,卢悦深深觉得她不应该救这妖孽男,一代阵法大师,可能就因为她这一救,而变没了。

    现在的吴露露,就是个不停给她师兄扫尾的小女人……

    吴露露被她的眼神看得一机灵,满腹的话,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卢悦,我的玉笛不是你想得那般不堪,”慕天颜声音悠悠,“我就是怕一下子那么多的蜘蛛。”

    “所以你才要锻炼啊。”

    卢悦无辜眨眼,“吴道友的八卦盘很厉害,你杀着杀着,难受难受就过去了。噢……还有,不能像那天一样,一边撒符纸,一边还想给自己丢净尘术。”

    慕天颜瞪她。

    卢悦寸步不让,“难道我说错了?这样一边杀妖兽,一边给自己丢净尘术,不仅浪费时间,还浪费灵力。”

    还有更难听的话,她看在吴露露份上,都没说了,像他这样的男人,正常是当男优的。长成这样,若是被天欲宗葵姬看到,凭吴露露现在的本事,是保不住他的。

    叶晨阳和明石对望一眼,同时郁闷,男人长得帅就是占便宜。

    “……行了,我们出去做事吧!”

    吴露露踢了一慕天颜一下,拉他起身先出阵。

    “卢师妹……,只要再过两天,我身上的余毒清了,我也很帅的。”叶晨阳扬扬头,用手拔拉一下掉下来的一缕头发,佯装伤心欲绝的样子,也出了大阵。

    卢悦莫名其妙,看向明石。

    明石脸上抽抽,他知道自己长得不帅,没有女人缘,宗门师姐师妹们,都爱往丁岐山那里凑。

    “帅不能当饭吃,卢师妹,那位吴道友跟人家应该是青梅竹马。”

    看着一脸深沉状的明石也要出阵,卢悦终于反应过来,狠狠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什么都不知道,乱放什么屁?”

    她也懒得管明石五体投地状,狠狠瞪了一眼慕天颜,拎着金游剑,就冲到蛛群之中。

    慕天颜缩缩脖子,跟着八卦盘在里面杀妖兽,这次吴露露可能真得下了狠心,没给他一点打理自己形象的时间,这边妖兽刚刚罩晕,那边,又移了方向,若是慕天颜慢一丁点,蜘蛛醒过神来,他会更倒霉。

    ……

    几番大战之后,众蜘蛛也反应过来,日夜围住他们的大阵,往里面狂吐蛛网。

    一层又一层,直把他们呆的几百平米实地,变成厚厚的蛛茧。

    阵法上部蓝汪汪的蛛丝,看得人渗得慌,几乎每隔十个时辰,他们便要服一粒解毒丹。

    “卢悦,你确定那些蜘蛛确实是少了?”

    慕天颜那天被逼得出去一次,回来差点吐死,这几天脸色始终未复。现在唯一安全的地,又被这般围着,他心中慌慌。

    明明莲子没他的份,他还在这里凑什么热闹。

    卢悦打个哈气,躺至飞毧上,“嗯!”

    “多说一个字,你会死啊,再这么下去,我们这里,都要被那些死蛛尸给淹了。师妹,明天我们再寻个远一点的地方布阵吧。”

    卢悦吸吸鼻子,确实有股甩不开的腥臭味。

    不过,她倒也没在意,拿出一块点心,放进嘴巴里,慢慢嚼着。

    吴露露看了他们一眼,“再忍几天就好,现在若是换地方,这些蜘蛛一定会跟着我们的,那七彩莲便没人看守了。”

    若只是因为某一人的洁癖,让七彩莲与他们失之交臂的话,那可就太亏了。

    “卢道友,明日我们把蛛群引到七彩莲那吧,我想看看那阵。”

    “好!”卢悦咕噜一声,又拿了块点心塞嘴里。

    对于她的好胃口,不要说慕天颜了,就是明石都自愧不如。

    “你不能吃辟谷丹吗?”

    慕天颜吐得浑身脱力,现在已经连黄胆都吐没了。

    “我从来没吃过辟谷丹,”卢悦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知道要进一线天,我领了半年的灵面馒头,还拿了宗门四份甲餐。你们吃不下,是因为你们还不太饿,生命没受到威胁,还有时间矫情。”

    当鬼的时候,她什么没见过,若是这点臭味都受不了,早死八百回了。

    阵内只有卢悦努力咀嚼食物的声音,过了一会,她又拿了一个酒葫芦来,往口中灌了两口,没一会,脸上微红,“呵,真是好日子!”

    慕天颜已经摊在阵边上,再无力气跟她说话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150120194738856和水_shuishui两位书友的粉红票,谢谢支持!!!!昨天的算数弄错了,希望这一章能补救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