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五禽戏之威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再看这招……”石达丰大喝一声,一拳向沈腾打去,通臂拳的拳劲通经灌体,让石达丰的这一拳打出之后,空气里发出啪的一声剧烈的炸响,极有声势,威力比起之前在国术馆时,已经强出太多。

    反观沈腾,整个人的身形更加的飘逸了,在石达丰一拳打过来的时候,他一双手掌,就在身前展开,掌影密密叠叠,在自己的身前舞得让人眼花缭乱,犹如一堵肉墙般,整个人的身形一边后退,卸下石达丰拳法的冲劲,而一双手掌,却也见招拆招,把石达丰刚猛的通臂拳的拳劲拦截了下来。

    进阶了武士的沈腾,身手比起之前,也更加的矫健了。

    两个人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就在严礼强住的院子里,整整打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兔起鹘落,却是越打越过瘾。

    严礼强和史长风就在旁边看着两个人的这场比斗,严礼强心中的惊讶,实在非语言所能形容,而史长风看着两个人的这场比武,也双目异彩连连,不时闪过一道精光。

    当然,以严礼强今天的实力,两个武士的比斗在他眼中到处都是破绽和漏洞,完全不堪一击,让严礼强心中惊讶的,也不是石达丰和沈腾两个人比试,而是严礼强没想到他传授给两个人的五禽戏让两个人这么快就进阶了武士。

    之前严礼强已经感觉到五禽戏能对普通人进阶武士有很大帮助,所以才把五禽戏传授給了石达丰和沈腾,严礼强原本以为两个人在五禽戏的加持之下,以两个人的资质,或许明年就有进阶武士的可能,但让严礼强没想到的是,石达丰和沈腾只是修炼了五禽戏不到半年,两个人,就已经连过伸筋拔骨和开辟丹田两关,直接进阶了武士。

    用石达丰的话来说,自从修炼了五禽戏之后,他的感觉就是两个字,过瘾,特别是过伸筋拔骨这一关,每天几遍五禽戏下来,全身的关节筋骨基本就拉开了,得到了非常好的锻炼,再去练相应的基本功,简直有如神助,和以前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顺利得不得了,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在今年年内就能进阶武士,这一切,都是拜严礼强传授给他的五禽戏所赐。

    沈腾也说,自从他练了这五禽戏之后,五禽戏中的每一戏,都有独到之处,虎戏能提高他的爆发力,鹤戏能让他的步伐得到加成,提高他的灵活性,熊戏则提高了他的身体力量,鹿戏让他耳目聪明警觉,猿戏则让他气血充足,精力旺盛……自从修炼了五禽戏之后,他都感觉给自己的身体各方面的素质有了巨大的提高,在这样的提高之下,伸筋拔骨和开辟丹田这两关,在五禽戏的积累之下,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过来了,他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哈哈哈,过瘾过瘾,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哪次能打得这么过瘾的……”在较量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已经脸色通红气喘吁吁的石达丰在一招逼退沈腾,又接了沈腾一脚之后,主动停了下来,哈哈大笑着,高兴之极。

    看到石达丰停了手,沈腾自然也停了下来,就算沈腾一向矜持稳重,这个时候,脸上也不由露出兴奋之色,他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掌,咧着嘴笑了一笑,“这进阶武士之后,动起手来的确和之前不同了,突然就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以前感觉做不到的,现在感觉都很容易!”

    “那当然,要不然进阶武士怎么能牛掰呢……”石达丰对着沈腾挤眉弄眼。

    “这就是礼强你所说的五禽戏的效果?”史长风转过头,目露精光的看着严礼强,“他们两个好像才练了不到半年,原本我判断他们两个要进阶武士的话,也是两年之后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们也差不多要离开郡国术馆了!”

    “这个……我也没想到五禽戏对他们有这么大的作用?”严礼强揉了揉脸,稍微有些保守的说道,“他们两个原本就是青禾县的国术县试三甲,资质比普通人要强,再加上他们在国术馆又刻苦用功,两人进阶武士,原本就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次或许有些碰巧,让他们两人提前了几日进阶武士!”

    “你们两个感觉这五禽戏如何?”史长风又问石达丰和沈腾。

    石达丰和沈腾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沈腾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候,一脸认真的先开了口,“我感觉这五禽戏对进阶武士的作用特别大,之前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就进阶武士,说实话,在之前我家里为了让我进阶武士,也给我找了不少的路子和方法,花了不少钱,其中学了好几种桩法,还有吃过不少丹药,但我感觉那些办法没有一个有五禽戏管用,这五禽戏只要一练,不出半个月,效果几乎就是立竿见影,马上可以在身上体会得到,这五禽戏对没有进阶武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秘法之中的秘法,万金难遇,简直太珍贵了!”

    “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石达丰也点着头,“我自从练习了这五禽戏之后,就觉得这修炼什么都顺了,一切就死水到渠成,之前我老爹也给我折腾了不少办法,还去外地拜访过什么名师,但都比不上礼强教我们的五禽戏,我和沈腾的感觉也一样,就感觉这五禽戏这套功法好像就是为没有进阶武士的人准备的,效果太强大了,嘿嘿嘿,礼强让我们别问这套功法的来历,大汉帝国以前也没有听说过五禽戏的功法,我和沈腾都猜,这套功法说不定是礼强做梦的时候梦里的神人教给他的,要不然怎么能这么厉害……”

    听了两个人的话,史长风转过头来,也是用严礼强从未见过的认真神色看着严礼强,“除了达丰和沈腾之外,礼强你还把五禽戏传过给谁?”

    “就只有胡海河一个人了!”

    “胡海河的底子只是比普通人稍好,如果这套五禽戏在胡海河身上也能发挥作用,这可就了不得了!”

    “这个,五禽戏能够达到的等级不高,应该……不算是太厉害的功法吧!”

    “礼强你知道能让普通人进阶武士的功法有多珍贵么,这样的功法,整个大汉帝国我就没有听说过有谁有,就算是四大宗门,同样也没有这样的功法,这套功法如果真的对资质一般的普通人也有用的话,那这套功法的价值,简直难以估量,一套能让人进阶武士的功法,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史长风已经把两只手重重的按在了严礼强的肩上,严礼强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双手因为激动在轻轻的抖动着,“这意味着一切,一切,懂吗,绝顶的功法可以造就绝顶的高手,但武士的数量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根基!”

    严礼强还想说什么,突然之间,不远处的一个营房里,突然亮起了一道红光……

    严礼强对那道红光实在太熟悉了,那是过了马步关后产生的功法异象,果然,那红光刚刚升起,一匹骏马的光影就在红光之中显现了出来,外面也隐隐传来喧哗之声……

    几分钟后,消息传来,胡海河过了马步关……

    听到这个消息,院子里的几个人呆呆站了片刻,然后史长风几个人就同时吞咽了一口口水,把目光看向严礼强。

    严礼强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胡海河过马步关的时间会这么巧,他们刚刚在这里说着五禽戏,胡海河在那边就把马步关给过了……

    “从此刻起,达丰和沈腾你们两个人要绝对保守五禽戏的秘密,不得在外人面前施展,你们进阶武士的消息,也暂时不要让家里人知道!”史长风立刻就对着石达丰和沈腾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