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九十一章 影响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西北转运衙门麾下的巡检马步营的一千骑兵居然在银州与甘州交界的山区之中被人全歼,这样的消息,足以震动整个西北诸州的官场。

    西北多边事,但是这样的事情,近百年内,也没有发生过,特别这件事还是发生在银州境内,那被人全歼的还是隶属于转运衙门的一千全副武装的骑兵,而不是一千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和老百姓,这可是能够捅破天的大事,而整个西北,有能力做成这件事的人和势力,寥寥无几。

    一时之间,银州的各级官府,西北转运衙门,还有西北各州豪门大族,各方侦骑尽出,派出探子,暗哨,全部涌到了甘州与银州边境的那片战场上,想要探查出一点蛛丝马迹,那片荒凉的山丘,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其中最着急上火的,自然是西北转运使江天华。

    刚刚听到消息的江天华先是完全不相信,他不相信整个西北,有人敢动他转运衙门的人,而且一次能把他手下的一千骑兵给全歼了,整个西北有这样能力的人和势力屈指可数,除了几个州的刺史和少数的几个豪门大族之外,几乎无人能做到这一点,当然,那些刺史和豪门大族,即使能做到,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和转运衙门作对。袭击朝廷的兵马,那可是差不多要等于造反了,不到一定的时候,谁敢这么做?

    一直等到曲鸣成的尸体放在江天华面前之后,他才终于确信,他麾下的那一千马步营的骑兵,真的被人干掉了,一个不剩。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天,江天华在转运衙门里惊怒交加,咆哮如雷,一天时间,转运衙门里的花瓶桌子被他砸了无数,只是当天,他就去了银州刺史府,拜见银州刺史,然后第二天,转运衙门就悬赏十万两白银缉凶,整个银州的刑捕衙门里的人马,就都动了起来,到处寻找线索,银州督军府麾下的两个营的骑兵,也离开了军营,奔赴银州与甘州交界的那片山区,动静闹得很大,但可惜的是,没有什么鸟用,因为那个时候,严礼强一行人,早已经波澜不惊一人不少的返回到了平溪郡,而且沿途还做了一些扫尾的工作,各方的侦骑,刑捕,除了知道伏击转运衙门的人是骑着马来,骑着马去,使用弓箭,队伍之中还有马车之外,其他的信息,半点都不知道。

    当然,对江天华来说,他心知肚明他派出的那些人马是要去干什么,所以,在那些人马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怀疑是甘州刺史雷司同出手了,这让江天华咬牙切齿,发誓只要找到一点证据就要弹劾雷司同,要雷司同好看,给雷司同扣上一个要造反的帽子。

    但是,在他发动自己的所有关系想要搜集雷司同出手的线索,最终,却是一无所获。因为案发的那两天,雷司同和他手下的几个大将,都在甘州城,而且雷司同手下的兵马,特别是骑兵,根本就没有100人以上规模的调动,甘州各郡的骑兵营也无人员折损的消息,所以,综合各方面的消息来说,雷司同根本没有出手。

    既然不是雷司同,那是谁呢?

    严礼强的名字从江天华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转眼之间,就被江天华自己给否定了,因为就算严礼强有这样的动机,他也根本不相信

    严礼强有那样的能力,他派出去的那可是一千骑兵,而不是一千只兔子或者一千头猪,想要不着痕迹的把这一千人全部灭了,在江天华的心中,那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到的,严礼强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会一点格物之术,有一点本事,武道修为听说也还可以,但是自己派出的,那可是一千多的骑兵啊,而且连曲鸣成都被干掉了,曲鸣成那可是早已经进阶武霸的高手啊,要是严礼强有这样的本事,他又何必被宰相大人从帝京城赶回甘州呢……

    江天华对自己的这个判断确信不疑,一直到几天之后,他听到了一个消息——就在他的麾下兵马出事之前,严礼强曾带着新招募的两百家丁骑着马离开了平溪郡,而在事后,严礼强又带着两百家丁返回到了平溪郡,他带走的家丁,目测没有什么人员折损。

    从时间和动机上看,严礼强的嫌疑很大,但是,又一个问题冒了出来,严礼强怎么可能只带着两百多新招募的家丁就把他麾下的一千骑兵全部干掉而自己一点人手都不折损呢?这根本说不通啊,要是随随便便招募几个家丁都能那么厉害,那朝廷还养个屁的军队,除非,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厉害人物与势力在帮着严礼强,还有人,想要让自己好看,有可能出手的不止一个人或者是一方势力,而是很多人出的手!

    这样的推断,让江天华心中更加的惊疑起来,想想自己这些年在转运使这个位置上得罪的那些人,除了惊疑之外,江天华更多的还有恐惧和害怕,既然那些想要他好看的人连这么多的人都敢杀,那么,他这个转运使的那袋在别人眼中,恐怕也不会比那一千兵马贵重多少,一支暗箭,一杯毒酒,或者是一个不要命的刺客高手,都能要了自己的命……

    曲鸣成是武霸一级的高手,江天华可不是。

    转运衙门和银州刺史府这边的调查越是没有什么结果,江天华的心中也就越来越没底,越来越虚,看谁都像是对他不怀好意一样。

    这件震动整个西北的大案,开始是轰轰烈烈,没过几天,在毫无线索之下,竟然成了一件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的无头悬案,倒是有不少人眼馋转运衙门悬赏的十万两白银,给转运衙门提供了不少五花八门的线索,有的人说是在甘州与银州交界处见过大批黑风盗,还有的口口声声说看到不少白莲教的人在那片山区出没,更有甚者,连沙突人,黑羯人都跑出来了……

    而掀起这场风波源头的平溪郡和制造局,在严礼强重新带着人回来之后,却似是置身事外般的风平浪静。

    严德昌的那点伤势已经基本痊愈,制造局依然在造着四轮马车,每天日进斗金,柳河镇的堡墙也越累越高,慢慢显出轮廓,那弓道社,也一切如常,每日进行着各种训练,一切都充满朝气……

    10月17日,平溪郡守王建北突然莅临弓道社视察,倒有些出乎严礼强的预料。

    在王建北来弓道社的时候,严礼强还正在弓道社的演武场上,看着弓道社的一干学员操练方队,然后一个弓道社值日守门的学员跑来报告,说有几个生面孔的人来到弓道社门外,其中一个自称是平溪郡守王建北,严礼强才知道王建北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