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战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傍晚的霞光照在光秃秃的那片山脊上,把山脊染成了一片绯色!

    天空中有归巢的鸟儿,荒野上有游荡的野狼,山崖上有灵活的岩羊,被太阳炙烤了整整一个白天的大地,到了这个时候,开始进入到降温模式,山谷之中鸦雀无声,一片安静,只有不时飞过山天空的鸟儿,才会发出一两声清脆的鸣叫。

    就在那一片绯色之中,不到300人的队伍隐藏在山谷北面的山坡上,其中的大多数人,都兴奋又忐忑的准备着。

    “再检查一遍弓箭,这个时候不要把战弓捏在手上,捏久了会出汗,到时候容易滑……”

    “箭矢先可以拿出一些来,就插在自己面前的地上顺手的地方,到时候方便拿……”

    “不要保持这个匍匐的姿势太久,不然身子会发麻,在地上趴了一阵之后,就换一个姿势……”

    “如果感觉紧张,就慢慢的大口呼吸……”

    严礼强巡视着这支年轻的队伍,不断的纠正和提醒着队伍里的那些年轻的战士们在这个时候要注意的事情,遇到紧张的,严礼强还拍拍那个人的肩膀,安慰两句,到了这个时候,严礼强才发现,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巡检衙门的兵马,不怎么紧张,反而是对自己带来的这200多人,有些紧张起来,这样的阵仗,这两百多人,许多人还是第一次经历,所以没有那些久经沙场的老手那么镇定。

    只有真正处在这个位置,严礼强才感觉到了作为一个统帅和一个独行侠之间的区别,独行侠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可以,而作为一个带领着几百个人走到战场上的统帅,他却需要对这两百多人负责,战场上的死伤是难免的,但是严礼强心中却又一个奢望,想尽最大的可能把他带来的这些人,每一个都完整的带回去。

    看着那一张张年轻鲜活的面孔,严礼强越发的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他终于知道历史上那些统帅们在两军交战时的镇定是怎么来的了——大多数人前几次绝对都是被逼的,在装b,因为他们知道,无数人在看着他们,只要他们有丝毫的慌张,盯着他们的那些战士,心中就会打鼓,就会把慌张放大十倍和百倍,士气就会受影响,战斗的胜负就有可能逆转,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要让自己表现得镇定,从容,360度无死角,就像历史上那个谁谁谁来着,前线在打战,他在后方故作镇定的在下着棋,真到战斗结束传来消息,他激动得鞋子都跑掉了,这就是在装,男人一定要会装!

    而这个时候,最会装的不是严礼强,而是严礼强从制造局中带来的那些军士,那些军士手上拿着的不是战弓,而是强弩,严礼强把他们和那200人混编在一起,那些制造局的军士,这个时候不少人也很紧张,但在一堆跟着严礼强的“新人”面前,却一个个表现得像“老鸟”一样,一个个故作轻松。

    “这点阵仗算什么,我告诉你们,前些日子在制造局,督护大人带着我们,把来制造局捣乱的转运副使都给拿下了,那个什么转运副使,可是比郡守还大的官儿,他们刚来咱们制造局的时候,你们没有看见,那种嚣张跋扈,就像他是皇帝老子来巡视一样,等到后来,哈哈哈,他妈的,督护大人一出手,那个人直接吓得屁滚尿流,真的,都尿了裤子,这些转运衙门的混蛋,都是些挨刀的,只会欺负老百姓,现在居然敢抢咱们的东西,咱们就和他们干到底,你们猜后来那个转运副使怎么了,大人带着咱们,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个杂碎在制造局的饭堂给剐了……”

    就在距离严礼强不远的地方,一个制造局的军士趴在地上,“轻描淡写”的和旁边的几个人说着前几日在制造局中发生的事情,旁边的几个人听了,一个个都热血沸腾,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思,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下来——既然连转运副使这样的大官都尿了裤子,被剐了,那转运衙门其他的人,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另外一边……

    另外一个制造局的“老鸟”神秘兮兮的对着旁边的几个“新人”小声说道,“你们几个猜猜,

    我马车里拉着的东西是什么?”

    “不是补给么?”

    “嘿嘿,这就不知道了吧,我马车里拉着的,可是督护大人的兵器,督护大人的兵器那可是一杆大枪……“

    “一杆大枪就要一辆马车来拉?”

    “你看,这就没有见识了吧,你以为督护大人用的大枪和咱们用的一样吗,我告诉你,督护大人用的大枪可有400多斤重,拿给你扶都扶不住,一般的犀龙马都驼着都吃力,只能用车拉,我估摸着,天底下恐怕都找不出比督护大人的长枪更重的长枪,被那样的长枪碰到,绝对是非死即伤,我现在都有些等不及,要看看督护大人拿着长枪杀敌的样子了……”

    旁边的几个年轻人听得心驰神往……

    看到自己身边的这些制造局的老兵们如此镇定,那些第一次真正来到战场上的年轻人,也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在巡视了一遍之后,严礼强回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一块山坡上的巨石的旁边。

    石达丰在摩拳擦掌,沈腾则在闭目养神,皇帝陛下赐给严礼强的那把超强的角蟒弓,就放在地上,而在那把角蟒弓的旁边,则是密密麻麻的放着三十多个箭壶,旁边的地上,也插满了箭矢,严礼强让两个制造局的老兵留在这里,待会儿打起来,专门负责为自己提供箭矢。

    “礼强,待会儿咱们能不能冲一下?”看到严礼强回来,石达丰腆着脸凑了过来,舔了舔嘴唇,小声的和严礼强说道。

    严礼强看了石达丰一眼,面无表情,只说了两个字,“不行!”

    “到最后也不行?”石达丰用希冀的目光看着严礼强。

    “到最后也不行!”严礼强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半点面子也不给,“你若不听号令,那我就只能让你退出这次战斗,把你打晕或者把你捆起来,你就在旁边干看着好了!”

    石达丰一下子变了脸色,连忙摆手“别,别,别,我听,我当然听,我只是说说而已,我觉得这种时候,咱们冲上去打才有意思……”

    沈腾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咱们这次是伏击,有那么多的弓弩,能远远的杀伤敌人,为什么要冲上去呢,以己之短,迎人之长,智者不为也!”

    “你敢说我蠢?”石达丰瞪着沈腾。

    “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石达丰眼睛一转,“嘿嘿,刚才我看到你的小指在不停的动,你是不是心里害怕?这样的场面,沈大公子一定是第一次经历吧!”

    这一下,轮到沈腾瞪着石达丰,沈腾刚想说什么,严礼强已经比划了一个手势,沈腾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让所有人准备,我们的猎物要来了!”

    远处的荒野上,已经可以看到一股飞起的烟尘,那更高的天空之中,一只银隼早就盘旋在那片的荒野之上,锐利的双目注视着下面的荒野……

    到了这个时候,转运衙门的那一千多的骑兵已经跑了差不多整整一个白天,人马都已经疲乏了,而让那些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居然会有人冲到银州境内,在这里吃饱喝足的等了几天,就为伏击他们……

    一切的结果,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果然,两刻钟之后,那一千多穿着鲜艳耀眼的暗红色军服的骑兵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山谷的入口处,延绵三四百米,拉成一条线,没有任何防备与犹豫的就朝着山谷里冲了进来。

    这段位于甘州于银州交界地带银州境内的山谷,在他们看来,和他们之前走过的无数的路,没有什么不同,在银州境内,难道还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转运衙门的人一根手指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