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八十五章 转运衙门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紫铜色的鹤嘴香炉之中,一股氤氲清幽的轻烟不断的从香炉的鹤嘴之中飘出来,带着一股轻灵的香味,经过这股轻烟的渲染,周围那些原本平平无奇的空气在沾染了檀香的香味之后,也变得昂贵起来。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那鹤嘴香炉之中烧着的,是价格堪比黄金的百年凤檀香,这间书房坐落在西北诸州银州境内的州城的东边,更准确的说,就是在银州城的西北转运衙门之中,这间书房的主人,就是权威赫赫的西北转运使江天华。

    此刻的西北转运使大人,正穿着一身绯色的官服,坐在书房的一张书桌旁边,伸出两根保养得像青葱一样的肥嘟嘟的手指,从书桌中间的瓷盘里轻轻撮起了一小撮如白雪一样晶莹剔透的东西,那道自己的鼻子面前,在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着。

    江天华50多岁的年纪,方面大耳,体型有些肥胖,因为脸上肉太多,乍一看,还以为他的脸被马蜂蜇过肿起来一样,他的眼睛,已经被团转的肉遮盖住了,只露出两条细长的缝隙,缝隙里看不到眼球,也看不要眼白,只有偶尔在那缝隙之中闪过两道让人有些心颤的寒光,同样因为太过肥胖,昂江天华的那张脸,随时看起来就像在笑着一样。

    在西北官场,西北转运使江天华的外号就是“笑面虎”,笑面虎江天华心狠手辣,又贪得无厌,他手上有监察西北官场的权力,背后又有宰相做靠山,就算各州刺史,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不敢轻易得罪,时日一久,这江天华在西北就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江天华很认真的在盯着手上那一撮小小的白色的东西,足足盯了半分钟之后,才把那一小撮东西放入到自己的口中,然后闭起了眼睛。

    过了半晌,江天华才睁开眼睛,点了点头,旁边一个美丽的侍女就把一杯温好的极品雪峰茶端了过来,还有一个美丽的侍女则跪在他的面前,举起了手上的一个纯金的痰盂。

    “咕噜咕噜……”江天华仰着脖子,喝了一口茶,用茶漱了漱口,把口中的茶水吐到了纯金的痰盂之中,又接过第三个美丽侍女递上来的毛巾,擦了擦嘴角和手,然后才挥了挥手,让几个侍女全部下去。

    “这就是平溪郡新出的雪盐?”江天华盯着他面前的一个同样一脸谄笑大腹便便的商人问道。

    “回大人话,这就是雪盐,大人可知道这雪盐现在价格卖多少钱一斤?”

    “多少?”

    “这雪盐现在完全供不应求,一斤雪盐,现在在市场上,一斤要四两五分银子,比最好的青盐还要贵两倍,那可是两倍啊!”说到雪盐价格的时候,那个商人眼冒金光,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贪婪的表情完全写在脸上。

    “对得起这个价!”江天华点了点头,嘿嘿一笑,“这样的盐,整个大汉帝国也没有几个地方能产得出来,就算比起贡盐来,也不遑多让!”

    “谁说不是呢?”那个同样大腹便便的商人也在笑着,“听说这雪盐的盐场完全在甘州刺史雷司同的手上,我们家大人从帝京城里来信,就想请大人帮个忙,能不能和雷大人说说,以后那盐场出场的雪盐,由我们家的人代销五成!”

    “哈哈哈,以顾大人的身份,直接写信给雷司同就好,又何必来找我呢,我想那雷司同,一定会给顾大人面子的!”江天华大笑着说道。

    那个大腹便便的商人也笑了起来,“我们家大人说他和雷司同隔着一层,不太方便,而且雷司同软硬不吃,他在帝京城,不太好插手这西北地方上的事物,这盐也是随军转运之物,大人出手,名正言顺,如果江大人能把这件事办妥,那么江大人上次和我家大人说的那件事,我家大人一定能把它办成!”

    江天华眼中精光一闪,然后就笑了起来,“嗯,你告诉你家大人,我想想办法,过些日子我就要去甘州,我先和雷司同聊聊再说!”

    “那我就静候大人佳音!”那个大腹便便的商人极有眼色,看到江天华再次端起了茶杯,就已经客气的站了起来,乖乖的告辞离开。

    看着那个商人已经离开之后,江天华那笑意盈盈的脸上,才慢慢有了一丝冷意,不屑的轻轻的哼了一声,“你们顾家的手也伸得太长了,这样的生意,哪里轮得到你们,真当帝京城里的侍郎官儿能手眼通天么,等你们家的侍郎老爷做了尚书再说吧!”

    书房里的屏风后面人影一闪,一个面容清瘦,满头银发,穿着一件飘逸的蓝裳,手上拿着一把扇子,下巴上留着一把漂亮长须的老头已经悄然走了出来。

    “顾家的确太贪了,大人以后还是要离顾家远一点,免得被殃及池鱼!”那个老头来到江天华的旁边,轻轻的说道。

    “嗯,不错,这顾家的确越来越过分了,现在顾家在西北一年至少赚四十多万两的银子,他们还不满足,居然想要怂恿我从雷司同的碗里抢食,那雷司同时好惹的么,真把我当傻子了!”

    那个老头轻摇折扇,微微一笑,“雷司同如何想倒不重要,重要的是宰相大人如何想,宰相大人胸有大志,所图非小,顾家如果不知收敛,弄得天怒人怨,将来必不为宰相大人所容,灭了顾家,顾家这几十年里积攒的家财就是宰相大人的,而且宰相大人还能落下一个好名声,被天下百姓称赞,这样的美事,大人觉得宰相大人会不会去做呢?”

    江天华悚然一惊,连忙站起来,对着那个老头拱了拱手,“多谢先生提醒,看来以后还真是不能和顾家多往来了!”

    “嗯,只要大人拿下制造局,那平溪郡的盐场,迟早也会落入大人的手中!”

    “啊,先生莫不是在安慰我,那盐场现在是雷司同的命根子,如何会落入到我的手中?”

    “大人不觉得奇怪么,平溪郡的盐场就在云涛县内,云涛县的几个盐矿以前一直只产土盐,为了现在又产了这么好的精盐!”

    “平溪郡那边的消息不是说雷司同走了狗屎运在云涛县的盐场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天下少有的极品的精盐矿么?”

    “大人难道也相信这种说法?”

    江天华眉头微微一皱,“先生的意思是……”

    “在那个严礼强回来之前,云涛县的几个盐矿生产土盐生产了这么多年,为何没有发现什么极品精盐矿,为何那严礼强一回来,这极品的精盐矿就被人发现了呢,大人不觉得这事实在是太巧了么?”

    “难道先生的意思是那个严礼强能有办法把低劣的土盐变成雪盐?”江天华一脸震惊,这样的消息听在他耳中,就像听到有人会点石成金的法术一样,实在不可思议。

    “大人莫忘了,那个严礼强在帝京城,可是格物之道闻名天下,还能和天下第一机关大师张佑荣坐而论道,而且现在整个西北的人都在说那个严礼强可以在梦中得神人点化,他传下来的那个救治溺水之人的法子,就是他在梦中得神人所授,现在已经流传天下,对这样的人,大人又怎可以常理推断!”

    江天华愣了愣,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冒出了一层油光,激动的搓着手,“要是严礼强又这样的本事,那我之前的确小瞧他了……”

    “只要这次大人能把制造局收入囊中,在平溪郡站稳脚跟,咱们可以慢慢图之,只要有了严礼强的办法,大人就能把土盐变成雪盐,到了那个时候,大人想要多少钱自然就有多少钱,要是把这个办法献给宰相大人,大人在宰相大人的心目中,分量一定更重,将来前程,不可限量啊……”

    “哈哈哈,不错,先生说得不错,只要我在平溪郡站稳脚跟,拿下制造局,那个严礼强,还不是任我揉捏,只是钟显奎不知怎么回事,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

    就在两个人在书房里聊着的时候,转运衙门的一个官吏拿着一扎公文急匆匆的跑到了书房外面,求见江天华,江天华让那个官吏进来,打开那封公文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就在前几日,因为迟迟没有钟显奎的消息,以为钟显奎一行在甘州受到雷司同刁难的江天华还让转运衙门发了一封正式的公文给甘州刺史府,准备走官场的渠道给刺史府一些压力,没想到刺史府拖了几天,今天返回公文,却是告诉江天华完全不知道转运衙门的人去了甘州公干,平溪郡那边也没有钟显奎一行人的任何消息……

    “马上把曲鸣成给我叫来……”江天华在书房里怒吼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一个穿着一身盔甲,脸色阴冷的男人脚步匆匆的来到了江天华的书房……

    ……

    就在这天晚上,驻扎在银州城外的转运衙门的两个巡检马步营彻底喧闹沸腾了起来,无数巡检马步营的军官开始在军营之中大声吆喝起来,让马步营中的人集合……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西北转运衙门的总巡检曲鸣成就带着两个巡检和一千多的骑兵,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冲出了银州大营,真奔甘州而去……

    这一天,已经是9月26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