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雨天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大汉帝国元平13年7月4日下午,场突如其来的夏季的暴雨侵袭了整个帝京城。

    今日,是《大汉帝国时报》面世后的第三天,严礼强在今日下午,也迎来了自己三天次的短暂的休息时间。

    昨日下午时候帝京城上空还晴空万里,白云朵朵,而今日下午暴雨来,整个帝京城的天空下子就暗了下来,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天地之间,片雨雾,那视线之的能见度,也就几十米,偶有道闪电撕破天空,就照得天地片煞白……

    就在这暴雨之,帝京城内外那些在忙碌的人依然在忙碌着,比如说方北斗。

    就在外面那隆隆的雷声之,在帝京城的个叫做醉仙居的酒楼之内,方北斗却包下了酒楼的整整层,然后整个帝京城差不多三分之的说书先生都被方北斗在今日请到了醉仙居。

    这些说书先生都是个时辰几十个铜板上下的大忙人,平日要请这些说书先生那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而方北斗的请这些说书先生到来的办法却很有意思,他只是在请帖里注明了时间地点,然后把西游记的前两回写在纸上,然后夹在请帖之,收到请帖的这些说书先生,个个全部准时准点的来了。

    来到醉仙居的那些说书先生们看到自己这么多的同行出现在醉仙居,正在个个面面相觑,互相打听着请他们到来的那个神秘之人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方北斗粉墨登场了。

    登场的方北斗句话不说,只是拍了拍手,在他身边的胡海河就把准备好的几十份只写到第十五回的《西游记》的给个个说书先生发了下去,刚刚还熙熙攘攘的酒楼,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等到那个个说书先生意犹未尽又兴奋无比的把目光从各自手上的抄本上抬起头来的时候,方北斗清了清嗓子,“各位先生手上的《西游记》只写到第十回,只是占到了完整《西游记》的不到六分之,完整的《西游记》有百回,后面的内容还更加的精彩,只要各位先生同意和我约法三章,以后这《西游记》的完整版本各位先生就可以免费拿去用……”

    “我想请问下,不知这《西游记》是哪位先生所著?”个上了年纪,穿着身灰袍,在众位说书先生之算得上是老资格的说书先生站了起来,恭敬的问道,“不知道可否让我等见上那位先生面,当面零听教诲!”

    “《西游记》是我们掌柜所著,各位先生以后若想见我们掌柜,自然有机会,不过现在么,却有些不方便!”

    “你们掌柜不知是姓柳,姓王,还是姓黄?”

    “这位老先生何出此言?”方北斗微笑着问道。

    “当今大汉帝国,除了淅城柳氏,贵川王氏,还有柏山黄氏三大宗,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用字创造出这样的故事,能让天下的说书人再多个饭碗!”

    那个老先生说着,其他的说书先生,居然都个个的点着头,似乎非常认同那个老先生的说法。

    “哈哈,我们掌柜既不姓柳,也不姓王,更不姓黄,而是姓严!”

    “啊……”所有的说书先生都愣住了……

    “以后各位先生如果有机会,自然能有机会见到我们掌柜!现在么,各位先生还是先考虑下我刚才说的话,愿不愿意和我约法三章……”

    “不知如何约法三章?”

    当方北斗把和众位说书先生约法三章的内容说完之后,整个醉仙居,下子沸腾了,甚至外面那突然炸响的雷声,也没有能掩盖住醉仙居的干说书先生们迸发出来的热情……

    ……

    轰隆隆……

    雷声从外面的天空传来,响彻天地,小院窗外,挂满了从屋檐上流下的道道水帘……

    就在这轰隆隆的雷声之,严礼强的房间之内,却片静谧,他身上的功法进阶异像也正在缓缓消散,那片片的云朵,正没入到严礼强的体内,严礼强也缓缓的睁开眼睛,结束了易经洗髓经功法的恢复和强化过程。

    这样的进阶已经不是第次,所以严礼强没有丝毫的惊讶,甚至已经有些习以为常,哪怕他刚刚完成的是《云龙十变》最后层功法的进阶。这样的修炼速度,哪怕是叶天成再生,估计也会被再次吓死过去。

    “没想到今天还下雨了!”看着窗外的道道水帘和那烟雨蒙蒙的景色,感觉着自己那似乎再次轻了几斤的身体,严礼强微微笑。

    就在严礼强看着窗外的时候,距离严礼强院子二十多米外的几颗桦树的树枝正在狂风暴雨之摇摆着,就在这样的摇摆之,突然,个小鸟的的鸟窝被狂风从树上吹了下来,朝着地上掉了下去……

    站在窗边的严礼强的身形,就在那鸟窝从树上掉下来的刻,如鬼魅样的消失了,在眨眼的功夫,严礼强的身形又回到了屋子的窗边,身上的衣服上只是微微有几点水渍,同时手上已经托着个小小的鸟窝,三只还没有睁开眼睛,全身光秃秃的雏鸟正在鸟窝之伸着脖子,喳喳的叫着,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刚刚它们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圈。

    两只小鸟穿过雨幕,飞到了严礼强的窗外,看着严礼强手上的鸟窝,想要靠近似乎又有些害怕,正在嘶声力竭的叫着。

    “算了,我好人做到底,就给你们家子重新找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安家的地方……”看着那两只小鸟,严礼强轻轻跳,就跃上了窗台,严礼强扫了扫瓦檐下的那片椽子,最后终于找到根靠近屋子大梁的地方,有个适合的空隙,就像个小小的洞口,他伸手,就把手上的那个鸟窝小心的放到了那片瓦檐下面的那个空隙之,稳固住之后,才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严礼强刚刚放好鸟窝,那两只小鸟就飞了过去,钻入到那个鸟窝里,下子叽叽喳喳,似乎是在感谢严礼强样。

    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严礼强就回到了卧室,换了身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和靴子,然后,把他藏在行囊夹层之的过山风的面具重新翻了出来,再找了块面巾,把面巾和面具在身上收好,想了想,又翻出几根针尖呈现出诡异蓝色的飞针,把飞针插入到自己的腰带里,外表既看不出来,也摸不出来,随后才穿上雨披,拿着把雨伞,就出了门……

    “严校尉,这下大雨的,还要出去啊?”鹿苑门口的守卫们用比之前更热情的笑容和严礼强打着招呼。

    “个大哥今晚请客吃饭,不去就是不给面子了!”

    “鹿苑这边每天都有马车往返帝京,严校尉你稍等下,我们去给你叫辆马车送你去帝京城……”

    “哈哈哈,雨漫步,别有番情趣,说不定还能和美女相遇,起躲雨呢,就不麻烦各位了!”严礼强哈哈笑着,和鹿苑门口的守卫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潇洒的走入到雨……

    今天去帝京,严礼强既是赴宴,也是去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