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三百一十七章 赌一场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在没有什么出版管制的世界,要出分报纸,真的不比严礼强上辈子在学校里老师刻印分试卷更难。

    顺义书坊既有卖书的门店,也有印书的作坊,而且作坊里已经有了铅活字的印刷能力,技术不算落后,油墨纸张之类的生产资料也不缺,十多个作坊里的印刷工匠都在,那些作坊里的工匠师父们都担心新东家会换人,让他们没有了工作,在知道新东家不会换人,依然可以给他们活干和发薪水的时候,也稳定了下来,个个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开干。

    这基本的硬件条件具备了,所欠缺的,也就是点软件了,这软件,说到底,也就是人,要有人来写报纸上的东西,虽然严礼强的脑袋里有完整的思路,知道报纸上应该刊登什么内容,但他是东家,还要在鹿苑修炼,不可能个人把报纸上的所有内容都包了,而方北斗主要负责管理工作,相当于掌柜样,也不可能去写东西,所以这写东西的,还得交给别人,找专门的人来做。

    好在帝京城也不缺这样的人。

    白银大陆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人在这个世界的地位不高,在很多人的眼,人就是匠,而所谓的匠,地位和普通的那些木匠铁匠皮匠样,算是这个世界工匠职业的种,按照之前严礼强看过的书所记载,“言匠者,雕琢字,记录时事,并作诗词章故事,卖弄笔墨为生,其出众老练之辈,可为官佐之使刀笔之吏,泯然于众者,亦在坊市之代不识者写信或官司诉状,游戏风尘者,则与伎乐优伶说书之辈为伍,填词弄戏,以博众赏,间或有大匠,则著书立说,成家之言以遗世,亦能成名当代,名利双收,不逊其他大匠!”

    整整下午的时间,严礼强带着胡海河与方北斗在帝京城里城外的跑了圈,把顺义书坊的门店,作坊和庄子看了遍,在给方北斗交代了下报纸分版的思路,让他在帝京城找几个擅长舞弄墨的匠来写章,再把他雇佣徐恩达他们的事情交代了遍,让方北斗看着安排,剩下的,严礼强再让胡海河居联络,注意下郭四那个杂碎的行踪,这事情也就安排得差不多了。

    只是要在和胡海河分开的时候,严礼强才下子想起件事。

    “对了,海河,你从小就在帝京城长大,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帝京城也算熟悉了吧?”

    “当然,这帝京城我闭着眼睛都能从城南摸到城北,除了皇宫没有进去过,其他的地方,城里城外,各行各当,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胡海河看着严礼强,“不知掌柜的有什么事要让我做么?”

    在和严礼强呆了下午之后,胡海河称呼严礼强掌柜称呼得越发的自然了。

    “除了郭四的事情之外,我倒还有件事要让你去做!”严礼强沉吟了下,“你找几个人,就是那种消息灵通,喜欢打听各种事情的,专门给咱们的报纸提供消息……”

    “这个……是要雇人吗?”

    “先别雇人,我们看看效果再说……”严礼强摇了摇头,虽说他要办报纸,可是这个世界上到现在还没有记者这种职业,所以就只能点点的来,慢慢培养,先从能提供报纸消息的人入手,看看能不能找几个靠谱的再说,“你找几个喜欢用消息换钱的,他们提供的消息若是真实可靠,上了咱们的报纸,你就给他钱,百个铜板起步!”

    胡海河下子来了精神,“这容易啊,那些茶馆之和衙门的刑捕里面,都很容易找到许多消息灵通的人,只是……”胡海河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严礼强,“只是……这提供个消息就百个铜板,这挣钱也太容易了,个消息就抵得上我堂兄他们做三天苦工,咱们给的钱是不是多了点……”

    “这钱看似多,但定得花,那些人提供的消息若是够劲爆的,价钱还可以更多,个消息换十两百两银子都没有问题!”严礼强看着目瞪口呆的胡海河,“你现在不懂没关系,等将来你就明白了,现在就先按我说的去做吧!”

    “好吧!”出于对严礼强的信服,胡海河郑重的点了点头。

    ……

    在天黑的时候,严礼强重新返回了鹿苑,这东跑西跑的忙活了下午,办报纸的事情终于有了点眉目根基,严礼强心情大好,整个人身轻松,那压在他心上的压力,彻底消失无踪,不管怎么说,他觉得自己只要尽力,只要问心无愧,就够了。

    在返回鹿苑的路上,严礼强边走边在琢磨着那份即将面世的报纸的名字,想来先去,他还是觉得大汉帝国时报这个名头不错。

    恍惚间,严礼强有种在创造历史的感觉。

    ……

    晚上,在继续完成晚课,修炼完眼功和易筋洗髓经之后,在入睡之前,严礼强还是进入到了天道神境,又在天道神境之过了天才出来。

    天道神境之的那个严礼强,差不多整天都在马背上,正在和镖局的干人,想方设法的绕过白莲教起事的区域,返回剑神宗,在帝京天劫之后,这大汉帝国的地方上,感觉却是越来越混乱了。

    第二天的日子依旧如常,严礼强还是到箭场的后山的瀑布下继续修炼,抖他的大枪,天弄得筋疲力尽,晚上回来之后则用易筋洗髓经恢复强化……

    第三天早上,严礼强却没有再到瀑布下修炼,而是直接来到了箭场后山的另外个地方,去见他的另外个师父。

    和李鸿途住的那间茅草屋比起来,那个姓纪的住的地方,完全就相当于五星级景区的豪华别墅样,那是个非常精美的院子,就坐落在片竹林之,门前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处处透着精致和讲究。

    严礼强到的时候,那个头发梳得丝不苟的姓纪的老头就穿着身骚气的白袍,在竹林的个亭子之,抚着琴,琴声淙淙,空灵悦耳,几只仙鹤在亭子周围漫步,别有番意境。

    严礼强来到那亭子面前,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那个姓纪的老头也像没看到严礼强到来样,直在专心的抚着琴。

    严礼强直静静的听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从晨曦除露呆到太阳爬高,那琴声才终于停了下来。

    “严礼强见过前辈!”严礼强上前躬身行了礼。

    “不错,能耐着性子在这里听我弹了个多时辰的琴,不言不动,呼吸始终细密延绵,没有半丝的急躁,性子如磐石样,果然是个练习弓道的材料,那个姓李的是断断教不出你这种性子的徒弟的!”那个姓纪的老头眼神终于转到了严礼强的脸上,带着丝微笑,“你虽然有礼,但叫我前辈不叫我师父,想必心对我的本事还有些疑惑,我还未能让你心服口服,你觉得我说的可对?”

    严礼强也没有不好意思,而是坦然的看着那个有些骚包的老头,点了点头,算是承认,“我现在已经弓道四重天境界,能开十石的强弓,千米之内,细弱萤虫,微若烛光,箭可灭,杀敌易如反掌,我这路走来,弓道修行全靠自悟,不知你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