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三百一十二章 消息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啪……”的一声巨响……

    严礼强手上的白蜡木的长枪的枪杆终于再次折断,而被他用枪杆抽中的那个骑兵,整个胸口的胸骨全部粉碎,在狂喷的鲜血之中,被严礼强一枪从马上抽了飞出十米外,落在一片杂草之中,转眼就没有了声息。

    严礼强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煞气腾腾看向周围。

    不远处十多个个骑在普通马匹上,戴着黑色头巾的骑兵,看到严礼强看过来,脸色发白,想都不想就调转马头四散奔逃,而在严礼强的周围几十米范围的地面上,则已经留下了二三十具的尸体。

    看着手上再次断裂的白蜡木的枪杆,严礼强直接把枪杆丢在了地上。

    枪头之前就断了,严礼强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严礼强一身恐怖的力量之下,那原本强劲的白蜡木的枪杆的枪头,硬生生被严礼强用断了,枪头断了的大枪,依然是大枪,在严礼强手上,同样恐怖,严礼强把枪杆当做长棍用,无论是抽,是砸,是扫,同样没有一合之敌,现在枪杆也断了。

    白蜡木的枪杆在严礼强的手上,随意一动就有撕破空气的恶风和爆裂之声传来,如泰山压顶一样,只是听声音就足以让一干小兵们丧胆,那些胆敢冲上来的,都已经成了养老器爱你过的枪下之鬼。

    在别人手上或许还算承手的这杆长枪,拿在严礼强手上,总感觉轻,太轻,就像一根鸡毛一样,用起来总感觉不得劲。这个时候的严礼强,开始怀念起现实世界之中的那根龙脊钢的大枪来……

    看到那些人在逃跑,丢下枪杆的严礼强犹自觉得不过瘾,想也没想就又把马上的战弓拿了出来。

    “咻……”

    “咻……”

    “咻……”

    ……

    眨眼之间七箭射出,又是七个戴着黑色头巾逃跑的骑兵坠下马来,剩下的那些戴着黑头巾的骑兵,一个个宛如惊弓之鸟一样,更没有人敢靠近严礼强。

    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严礼强持弓转身,就王辉和黄盛两个人已经冲到了不远处,王辉对着他大叫,指着远处,“礼强快走,山那边已经有大队人马过来了……”

    严礼强朝着王辉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见那片山坡后面,隐隐约约有大股的烟尘腾起,这正是大批骑兵行进的标志,看那烟尘到这里的距离,估计也就只有十多里了,那些骑兵,应该就是从石渡县方向过来的。这些白莲教的骑兵刚才就是从那个方向过来,所以,现在从那个方向来的骑兵,也一定是白莲教的大队人马。

    再看看眼前的这片荒野之中,之前漫山遍野逃窜的民众早就跑得差不多了,现在留在这片山坡和荒野上的,就只有一具具的尸体,戴着黑色头巾的那些尸体,都是被严礼强干掉的,而那些民众的尸体,则都是被那些骑兵围堵的时候砍杀的……

    “走……”严礼强当机立断,半分钟也不耽搁,直接就调转马头,和王辉与黄盛两个人,骑着马冲上官道,朝着北面的路退去。

    那些白莲教的骑兵有几个想要追,但是严礼强几箭射出,又把三个想要追过来的人射下了马来,剩下的人胆寒,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礼强与黄盛三个人骑着马离开。

    ……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和王辉三人就来到与镖局其他人汇合的地方,而那个地方,除了镖局的一行人之外,居然还有几个刚才抢到犀龙马侥幸逃过来的民众也和镖局的人在一起。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严礼强招呼了一声,随后所有人就一起朝着北面快速撤退。

    严礼强他们这一退,就一直退到了天黑。

    所幸的是,那从石渡县方向过来的大队骑兵的目标似乎不是直接北上,而是在官道上的一个岔路口分开了,朝着西面而去,在严礼强他们骑着犀龙马奔行了一个多小时后,身后就再也看不到大队骑兵带来的烟尘。

    原本众人打算先退回早上大家经过的渠谷县的县城,但等到众人退到渠谷县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渠谷县都已经乱了起来,到处都是逃难的人群,渠谷县县城的城门紧闭,已经不允许人进出,而城外的村镇的百姓,都开始举家逃亡,关于白莲教乱军即将到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不得已,严礼强一行人,就只有改变了方向,也不敢在渠谷县的县城里落脚,而是马不停蹄,走小路,绕开了渠谷县的县城,一直到晚上,众人才在渠谷县的县城北面七十多里外一个小山村附近的一处破庙中落下脚来。

    ……

    “胡成安一家老小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从外面找来的柴火在破庙之中变成了燃烧的火堆,跑了大半天的马匹正在外面休息,吃着草料,有几个镖局的人在照顾着,一群人刚刚安定下来,那跟着镖局众人跑了半天的几个人,就了过来,对着严礼强重重拜倒在地。

    “请起,请起……”严礼强连忙把那个胡成安扶了起来。

    胡成安30多岁,身体微胖,一脸精干,激动的看着严礼强,他所谓的一家子,还有他的一个妻子和两个儿子,他那两个儿子年纪还不大,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那些白莲教的人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刚过中午,我们还在家中,就有不少人从县城那边跑到了村里,说有一股人从铜岭那边过来,差不多有上万人,乱哄哄的直接冲到县城,没怎么费力就把县城给占了,杀了县令,还把县令的脑袋都挂在了城墙上,那些人在到处抓人,逼着人入伙,不听话就要砍脑袋,还派出骑兵封住了各处路口,村里的人知道消息,都慌了,我们一家人刚刚收拾了一点东西,想要逃跑,那些人的骑兵已经冲到了村里,没有办法,我们就只有和村里的相亲门从村子的后山逃了出来,没想到刚刚翻过后山,就又遇到了一股骑兵,剩下的,就是遇到恩公你了…”

    “从铜岭那边跑出来的?”严礼强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那就是说铜岭南边也可能出事了,就是不知道这次闹得有多凶,回去的路上能不能避开……”王辉一脸凝重。

    “明天我们先打听一下确切的消息再说,这个时候,消息第一,一定要谋定而后动,要不然我们撞大搜贼窝里都不知道……”严礼强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次返回剑身宗的路上如此艰难,只是想到方北斗和他说的那些天灾过后就是刀兵人祸的话,严礼强的心中,隐隐约约有着不好的预感,此刻的大汉帝国,因为帝京的那一场天劫,正是最虚弱最混乱的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