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两百五十九章 缘由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严礼强回到库房的时候,早上的活已经差不多完了,黄执事已经离开,只有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还在库房那里等着严礼强回来。

    “老大,邱总馆找你有什么事!”顾泽轩第一个开了口,对着严礼强眨了眨眼睛,“怎么我感觉刚才黄执事看我和慧鹏两个人的眼神有些奇怪,临走前还叹息了一声,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又欲言又止……”

    严礼强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其他人,于是声音低沉的开了口,“刚才邱总馆找我,是给我,还有你和慧鹏三个人安排了一件差事,我们明天要随着四海院的人,押送着天巧峰上的一批货物,去北面,交给风云军,来回可能要很长时间……”

    听到严礼强的话,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都愣住了,顾泽轩第一个叫了起来,“有没有搞错,我们三个都是剑神宗的小人物,押送货物这种事哪里能轮得到我们,不是应该派高手去么,这万里迢迢的,我们跟着去干什么?这沿途赶路的辛苦不说,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咱们不是要把小命交代了么,这剑神宗内每年可都有一些弟子在执行宗门任务的时候牺牲啊……”

    “邱总馆说让我们跟着去看看那边接收了这匹货物的反馈和意见……”

    “这么简单的消息让四海院交货的人带回来就行了啊,哪里需要我们跑一趟,而且还同时需要三个人……”

    严礼强有些歉意的对着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笑了笑,“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次把你们两个也牵扯进来……”

    “那个邱总馆故意整你……”顾泽轩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严礼强点了点头。

    “但是老大,这些日子你都没有和邱总馆照过面,根本没有得罪过他,他为什么要整你呢?”顾泽轩更是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邱总馆哪里看我不顺眼,在今日之前,我也不过只和他见过一次而已,就是上次去找苏堂主批准去藏经堂挑选秘籍的时候见过他一面,说了两句话,也没有对他不敬……”严礼强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投缘,不需要理由,而一个人讨厌另外一个人,同样也不需要理由,刚才我原本还想和邱总馆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让你们留下,但邱总馆根本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就让我出来了!”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姓邱的嫉妒老大你长得比他英俊,哈哈哈,那个姓邱的已经是发霉的老腊肉,而老大你可还是一朵鲜花啊……”顾泽轩大笑了起来,“这些日子在剑神宗呆得也腻了,我还正想找个机会出去走走透透气呢,这次能跟着老大一起出去见识一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算是一件乐事,对吧,慧鹏!”

    “不错,我也想出去见见世面,就当游学……”赵慧鹏闷闷的说道,还对着严礼强憨憨一笑。

    严礼强心中有些感动,只是重重的在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的肩膀上拍了拍,“既然没有办法逃避,那咱们下午就准备一下,明天就随着四海院的人一起离开,就当散散心吧,每天在剑神宗里窝着,也没意思!”

    “好!”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都点了点头。

    “原来你们三个在这里啊……”这边的话刚说完,那边就有一个声音传来过来,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一个年龄十八九岁,一脸笑呵呵的光头小胖子跑了过来,“礼强,我还正要找你呢,你订做的东西,已经做好了,就是那东西太重,刚刚我可是用推车把那个东西从下面给推上来的,累得一身的汗,晚上你可得到飞星楼请我吃顿好的……”

    那个跑过来的小胖子叫孙玮震,也是剑神宗的弟子,不过与普通弟子不同的是,孙玮震是剑神宗的匠人学徒,其职责,就是在天巧峰的作坊之内跟着苏堂主他们学手艺,孙玮震够聪明,够机灵,很有锻造天赋,是苏堂主天巧峰上终点培养的几个年轻人,除了爱偷懒和嘴馋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毛病,严礼强之前也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在天巧峰上的时间一长,见面的机会一多,也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而这孙玮震的年纪和严礼强,顾泽轩和赵慧鹏三个人差不多,在一起也有共同话题,一来二去,严礼强在天巧峰上,就又多了这么一个朋友。

    自顾自的说完,孙玮震才发现这里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太对,他偏着脑袋在严礼强三个人的脸上溜达一圈,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顾泽轩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啊,有没有搞错……”孙玮震也叫了起来,“礼强你怎么得罪邱总馆的?”

    严礼强摊开手,“你看我的样子会蠢到去得罪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么?”

    “那奇怪了……”孙玮震皱着眉头想着,然后突然一下子叫了一声,拍了一下手掌,“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顾泽轩奇怪的问道。

    “这样一来,礼强你就没有办法在年底举行的宗门大比上露脸了……”孙玮震目光灼灼的看着严礼强,“以往每年剑神宗年底的宗门大比,我们天巧堂都是垫底的,没有人能出头,而礼强你这个年纪就进阶武士,连苏堂主都夸过,再加上你这一张脸长得又帅得不像话,简直让人无地自容,如果你能参加今年宗门之中外门弟子的大比,只要能有登台的机会,就凭你这形象,只要再能拿到一个名次,马上就能在剑神宗出名了,不知道剑神宗内的多少长老堂主会记住你,而你这次接了这活,来回往返最少五个月,那就会错过十二月的宗门大比,没有露脸的机会了……”

    “我草,一定是这样,那个狗东西……”顾泽轩骂了一声个,然后看着孙玮震,“那你能不能和苏堂主说说,这次如果实在要去,就我和慧鹏两个人去,让我们老大留下参加今年年底的宗门大比,就凭我们老大这形象,这实力,要在外门弟子之中脱颖而出,简直轻而易举……”

    孙玮震为难的看着顾泽轩,“苏堂主两天前外出公干,这几天都不在剑神宗,听说要十天半月才会回来,我也没有办法……”

    “算了,这个时候,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严礼强摇了摇头,“我在剑神宗的前程,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得了的,他今年可以不让我宗门大比,我就不相信他明年还能如此,天巧峰上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还是礼强你想得开!”

    严礼强笑了笑,“走吧,一起去看看你给我做的东西!”

    “啊,老大,你让他给你做了什么东西?”顾泽轩奇怪的问了一句。

    “你们看到就知道了……”孙玮震嘿嘿笑了笑。

    四个人离开仓库这边,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天巧峰上的另外一个院子里。

    严礼强让孙玮震做的东西,就放在一辆用来拉货的三轮推车上面,那四根粗重的铁棍,和严礼强在鹿苑让人做的东西一模一样,只是他在鹿苑让人打造这个东西不要钱,而在剑神宗里,作为剑神宗的弟子在天巧堂中订制东西是要花钱的,那几根东西,用的是粗铁,花了严礼强八十两银子,还算是优惠价。

    “啊,老大,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锻炼力气用的!”

    听严礼强说推车上的那几根东西是锻炼力气用的,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严礼强。

    顾泽轩上去想要拿起一根试了试,发现他用尽力气,也只是勉勉强强能把其中的一根从推车上抬起来而已,最后不得已只能放下,赵慧鹏试了试,也是如此,毕竟那每根350斤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实在太沉了一些。

    “这每一根东西,都有350斤重,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拿得起来的,我也不知道礼强用这个锻炼力气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孙玮震在旁边嘿嘿一笑。

    看到顾泽轩和赵慧鹏两个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严礼强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只手一根,一用力,就把推车上的两根铁柱拿了起来,然后又放下了。

    只是这么一个动作,旁边三个人就一下子瞠目结舌……

    “走吧,先把这几根东西搬回去再说吧……”

    严礼强说着,轻轻摇了摇头,这个东西是打造出来了,可惜,他暂时却用不上了,只能等着回来再说了,他总不能随时把这上千斤重的东西带在身上。

    天巧峰上人多眼杂,在这种时候,自己真被邱总馆惦记着,所以严礼强也没有显摆,而是四个人一起推着车,直接把那四根东西送到了严礼强住的地方的院子里。

    整个下午,严礼强三个人都在准备着远行要用的东西,衣服行囊,武器丹药,都是必备,而到了晚上,严礼强则在飞星楼要了一个包间,摆了一桌酒席,请孙玮震,还有霍彬,马良,胡天德还有李开和几个人吃饭钱行。

    在跟着严礼强在地醋上合作了一把,大赚一笔之后,初步建立了信任关系的霍彬等人和严礼强几个人,已经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平日没事就在飞星楼聚会。

    听说严礼强三人被邱总馆算计的事情,霍并三人在包间里一个个都为严礼强大感不忿。

    “礼强老弟,这个邱总馆的事情不搞定,以后你在天巧峰上的日子可不好过啊……”胡天德就坐在严礼强的旁边,喝了两杯酒的胡天德眯着眼睛,凑过头和严礼强小声的说道。

    “邱总管是天巧峰上的总管,我是他手下,邱总馆要吩咐我干什么,我自然只能照办了……”严礼强平静的说道。

    胡天德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礼强老弟知道我的意思,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这剑神宗虽是宗门,但人情人心,和外面也没有什么不同!”

    “那就多谢胡兄了!”严礼强笑了笑,和胡天德碰了一杯。

    “这地醋果然只能赚一把快钱,这第三批的地醋,价格是直线下跌,已经没有多少赚头了,就是一点辛苦钱,剑神宗内许多人都已经会做,卖不上价了,还好我听了礼强兄弟你的建议,早早的把第三批的地醋出手了,还稍微多赚了一点,现在我们几个人手上都有一点银子,原本还正想和礼强兄弟你商量一下,看看要不要一起合作再弄点赚钱的买卖,礼强你这一去,那至少半年都见不到你了……”霍彬感慨的说了一句。

    “等我们回来,一定还有机会,这世间的钱,哪里能赚得完……”

    “好,那大家干一杯,祝礼强,泽轩,还有慧鹏三人一路顺风……”

    “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