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两百三十一章 莫紫夜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不知不觉已经折腾了一夜,东方的天光,到了此刻,已经有些透亮,而头上的星月,却正慢慢的隐身到那藏青色的宏伟苍穹之中。

    在看到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出现的时候,严礼强才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剧烈的喘息着。

    刚才生死关头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而此刻一放松,他才感觉这一夜折腾下来,用前世的话来说,他的身体简直感觉被掏空了一样,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不酸,不疼,简直连抬起胳膊都感觉有些费力……

    先是在灰家集狙杀阿里古金,然后又奔行几十公里,干掉了那个阴测测的沙突老头,随后被人追杀,又是一路狂奔死战。

    严礼强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今晚到底跑了多少公里,杀了多少人,和黑风盗死磕了多少次。

    奶奶的,没想到自己还有能比兰博更牛的一天!

    严礼强忍不住有些自嘲的想着。

    黎明前的山风顺着远处的山谷吹了上来,让这片草地上的草如波浪一样的起伏着,被这山风一吹,严礼强才打了一个冷颤,一下子才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差不多再次湿透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草丛之中的露水。

    必须要找点吃的东西,在这种时候,只要迅速的补充体力和热量,才能让自己的身体再次恢复活力,不然的话,要是再有什么危险到来,那可就糟了。

    已经死过一次的严礼强更明白生的可贵,心里这么想着,严礼强咬了咬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但他刚刚站稳,却感觉脚下有点虚,就像踩在一堆棉花上一样,忍不住就想要摔倒。

    但一只手及时的出现,把严礼强扶住了。

    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身子一闪,就来到了严礼强的旁边,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严礼强。

    “别动……”看了严礼强身上的那些伤口一眼,那个女人就把手上的长剑一把插在了地上,自己从腰间拿出一个药囊,从药囊之中拿出了一个药瓶,然后一把扯掉自己的袖子,把嘴咬着袖子,把袖子撕成一条条的布条,开始给严礼强包扎身上的伤口。

    这个时候的严礼强,样子非常凄惨,身上的伤口,除了刚刚战斗时留下的那几道刀伤之外,之前在逃命的时候穿越那些灌木荆棘,衣服被划破了不少,身上的伤痕,大大小小也有二十多处。

    严礼强第一次和这个女人靠得那么近,这个女人身上那一股淡淡的幽香自然而然的就钻入到了严礼强的鼻中,在这个女人冰凉而又细腻的手指触碰到他伤口附近的皮肤上的时候,严礼强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身上的汗毛一下子都竖了起来。

    严礼强的身体僵硬的任由这个女人给自己包扎着伤口,不敢乱动,他悄悄的打量着这个女人的脸色,那眉毛,那眼睛,还有那鼻子,搭配在这个女人的脸上,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律,很好看,但又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还有一丝难以掩盖的倔强与悲伤……

    “过了今晚,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我叫严礼强,你叫什么名字!”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而这个女人似乎不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作为男人的严礼强主动开了口。

    女人没有抬起头,依旧专心的为严礼强包扎着伤口,只是隔了几秒钟之后,才平静的吐出三个字,“莫紫夜……”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沿途有你一路留下的痕迹……”莫紫夜的声音依旧没有太大的起伏。

    严礼强想了想,就笑了起来,要说痕迹,的确留下很多,他一路击杀的那些黑风盗就是最好的路标,这两个追杀着自己的黑风盗的高手,一路披荆斩棘,也会留下许多的线索,如果一个人心细的话,想要找到这里的确不难,只是严礼强没想到莫紫夜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而且知道自己被人追杀,还赶得及来救自己,看来这个女人外表虽然待人冰冷,但心里,却也是有情有义有温度的那种人,如果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这个女人在醒来之后,没有必要费那么大的功夫追过来。

    莫紫夜的动作熟练而又干脆,眨眼的功夫,严礼强身上最重的那几道刀伤,就已经被包扎好了。

    “你这只手怎么了?”包好了严礼强身上的几道伤口之后,莫紫夜也发现了严礼强的右手有些异常的肿胀,她轻轻捏了一下严礼强的胳膊,严礼强就“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和被你砍掉脑袋的这个家伙对砍,这个家伙已经要进阶武师,可以真气外放,刚才被他的一股真气钻了进来,结果就这样了……”

    听了严礼强的话,莫紫夜再次检查了一下严礼强肿胀的那只手,然后从自己的药囊之中拿出了一个药瓶,递给了严礼强,“这是我们明王宗的五消丹,你吃两粒就可以了……”

    严礼强接过药瓶,小心倒出两粒橙红色的丹药,想也不想聚一口吞下,然后把药瓶盖了起来,重新给莫紫夜递了过来。

    “这瓶药你留着吧,如果你手上的伤势明天还没有好,明天再吃两粒!”莫紫夜没有接过药瓶,而是摇摇头,把整瓶药都送给了严礼强。

    严礼强把药瓶贴身收好,“谢谢啊!”

    “不用谢,真要谢的话,应该我谢谢你!”莫紫夜看着严礼强的眼睛,眼神颤动了一下,声音里多了一点情绪,“多谢你在那种时候还把我师兄的遗体带了出来……”

    “我要是不把你师兄的遗体带出来,我怕你要找我拼命!”严礼强叹息了一声,“人死不能复生,反正害死你师兄的那个沙突老头已经死了,这仇也算是报了,你还是想开点吧!”

    一听严礼强这么说,莫紫夜的脸上又出现了悲戚之色,一圈莹莹的泪光又出现在他的眼帘之内,只是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而严礼强,则直接来到那个被砍掉脑袋的黑风盗的尸体旁边,蹲下来,就在尸体上翻找起来。

    “你在找什么?”莫紫夜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在找点吃的东西,我今晚折腾了一夜,要再不吃一点东西,我恐怕都坚持不下去了!”

    “我这里有一点……”

    “不,你留着吧,你也需要,这些黑风盗虽然该死,不过他们身上带着的补给和干粮却没有什么罪过,我在他们身上找点吃的就行,他们身上的东西,你肯定吃不下……”

    严礼强说着,已经在那个黑风盗尸体上的随身的一个小皮囊之中,找到了一大块的风干牛肉。

    这些黑风盗出来作案,武器和干粮是随身必带的东西,饿了就在马上吃,随吃随走,一点也不耽搁时间。

    如果是上辈子,严礼强肯定不会在一个死人身上找东西吃,但这一世,经过如此多的历练,严礼强的神经是越来越强韧了。

    严礼强狼吞虎咽,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一块一斤重的牛肉干全部吃得只剩大半。

    这种高热量的东西吃下去,严礼强那被掏空的身体,慢慢有感觉到了一丝活力。

    莫紫夜很有耐心,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严礼强狼吞虎咽,不说话,也不催促。

    在牛肉干还有一半的时候,严礼强才想起刚才立下“汗马功劳”的黄毛,他朝着草丛里的黄毛招了招手,挥舞了一下手上的牛肉干,“过来黄毛,吃点东西……”

    凶相全消的黄毛躺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严礼强,却没有过来,只是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严礼强感觉奇怪,走过去,扒开草丛仔细一看,才发现黄毛的后退,已经断了一只,这是黄毛刚才在那个黑风盗腿上咬上一口的代价,那个黑风盗刚才踢出的那一脚,把黄毛的腿给踢断了,只是黄毛太聪明,刚才明明腿断了,却还半趴在地上,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帮着严礼强撑场面……

    严礼强一下子感动得几乎要掉下眼泪,他摸着黄毛的头,把手上的牛肉干喂到了黄毛的嘴里,让黄毛吃着东西,看了莫紫夜一眼,“莫……莫姐……刚才你给我用的伤药,还有吗?”

    莫紫夜的年龄应该比严礼强大了五六岁,所以严礼强想了想,干脆就叫她莫姐。

    “这是你的狗?”莫紫夜走过来两步,看着地上的黄毛。

    “嗯,不错,这条狗很聪明,刚才为了救我,受了伤,你那个药对狗应该管用吧!”

    “你拿去用吧,只要把药撒在受伤的地方,再包扎一下就行,这药会慢慢渗透进去!”莫紫夜把刚才的那瓶药拿了出来,递给了严礼强。

    严礼强拿着药,自己把自己的衣袖扯下来一截,给黄毛腿断的地方洒了一些药,然后又用布把黄毛的短腿裹了起来。

    黄毛的断腿虽然包扎了一下,但走路还是不行,三条腿一瘸一点的。

    看到这里,严礼强干脆跑到草地之中,把他刚才用来做陷阱和诱饵的那间外套找了过来,做了一个布担架,把黄毛兜了起来,挂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收起自己的黑鳞,再把那个黑风盗的那把可以和黑鳞对砍的弯刀收了起来,才和莫紫夜一起离开了这里……

    天色渐渐发亮,这一路上,再也没有看到过半个黑风盗。

    “莫姐你路上还遇到黑风盗了吗?”

    “遇到十多个,但都被我杀了……”莫紫夜虽然依旧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但似乎也接受了严礼强的这个称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