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两百零七章 活着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o。“为何我们从黑羯人手上收复那些牧场草地要比从沙突七部手上收复那些牧场草地要容易?”孙冰臣似乎来了兴致,在严礼强说完之后,接着问道。

    “因为祁云山把那些牧场草地和黑羯人的地盘给隔离开来了,特别是到了冬天,那片地方对黑羯人来说就是块飞地,粮草兵员都无法运送进来,完全无法补给,短时间内,黑羯人又无法在他们占据的原本属于沙突七部的地方迁移大量的人口,就算能部署点军队也不会太多,对黑羯人来说,沙突七部现在占据的地方因为隔着祁云山,他们是易守难攻,而对我们来说,却没有这个障碍,而且与沙突七部底盘接壤的几个重要关卡要隘都在我们手上,攻守之势迥异,主动权也在我们这边,在这种情况下,要把黑羯人再次赶回到祁云山以西,自然要更加的简单!”

    “如此来,我们对沙突七部和黑羯人岂不是背信弃义?”

    “这次和叶家勾结的,哪怕是大人没有说,我也知道其定有沙突七部的手脚,沙突七部早就有不轨之心,蠢蠢欲动,他们早忘记了当年被沙突联盟追杀,如丧家之犬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他们,给了他们条生路,给了让他们栖息落脚的土地,现在他们实力稍微恢复,却又和沙突联盟暗地里勾结在起,这才是真正的背信弃义,至于黑羯人,原本就对我们虎视眈眈,只要他们能占据了沙突七部的那些底盘,野心膨胀之下,只要我们稍微示弱点,他们定会得寸进尺,侵犯我们的边关要隘,我们可以以静制动,让黑羯人先动手,先背上背信弃义的这口黑锅,然后再出兵将黑羯人赶回祁云山以西,如此来,谁还能说什么!”

    听完严礼强的这些话,孙冰臣默然不语,只是看严礼强的目光却越发的让严礼强心莫名有些发毛。

    孙冰臣突然叹息了声,“如果朝衮衮诸公都有礼强你这样的见识,这天下,或许就要安定许多!”

    严礼强干笑了两声,“这个,上面那些都是我大着胆子瞎说的,纸上谈兵,我见识浅陋,许多意外情况都没有考虑到,事实或许未必会如我想的那样,请大人不要见怪!”

    “听刚才的那些话,莫非礼强你觉得帝国未来会生乱?”

    严礼强回想了下后面几年大汉帝国国内国外要发生的那些事情,从那些事情来看,说大汉帝国会大乱他暂时还没有看出来,不过发生的那些事情感觉却不是什么好事,不说大汉帝国在边境上与刹满人发生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摩擦,就说白莲教在大汉帝国南方弄出来的那些事情和几个大汉帝国的藩属国相继与大汉帝国脱离了关系,转身投入新月王朝怀抱这些事情上看来,大汉帝国的不稳定因素正在迅速增加,而大汉帝国枢对帝国内外的控制力正在迅速削弱,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然,孙冰臣问起,严礼强可不敢把未来几年要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真要那样的话,他恐怕要被人抓去切片了,所以他只能含糊的说道,“乱不乱我不知道,大人这么问真是难为我了,我只是在平溪郡和甘州看到沙突七部的人似乎越来越嚣张,越来越肆无忌惮,所谓此消彼长,沙突七部敢如此,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听严礼强说完这些之后,孙冰臣面有忧色的朝着远处的茫茫群山眺望了片刻,然后长长的吁了口气,和严礼强说了句话,“礼强你记住,这路上如果不小心发生什么意外和危险,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你自己的安全,不要逞强,其他的事情,甚至包括我的安危,你都不用管,我现在给你下个命令,从现在开始,你最大的任务,就是活着返回帝京,前两日我已经把你的资料用驿馆的快马,让人送到帝京报备,只要你活着到帝京,身份就能确定下来,就是正式的从品的带刀曲部校尉……”

    说到后面,孙冰臣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的严肃,甚至有那么点声色俱厉,这还是严礼强第次从孙冰臣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如果严礼强记得不错,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听到这样的提醒了,上次这样提醒自己的,是梁义节,这样的提醒,如果只是次,那可以理解成是关切,而如果是两次,特别是用孙冰臣此刻的表情与语气说出来,在加上个活着返回帝京的命令,这顿时让严礼强心下子咯噔下,想到了个可能性——难道孙冰臣已经知道前路会发生什么事情,知道要遇到什么样的凶险,所以才这么刻意提醒自己?

    听过孙冰臣这么说,严礼强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

    所谓望山跑死马,这句话,当你真正在山间赶路的时候就明白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座看起来就在几里外的山头,看起来似乎触手可及,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达,而在真正走起来之后,你才能感觉到,那羊肠样曲折的道路,可以下子把你与眼前那座山的距离眨眼拉开十几倍,有时候你在路上悠悠转转的兜了半天,走了七里路,其实,只是绕过了道几十米的山间,或者是块横亘在路上的巨石。

    队伍里有车,所以行人选择的道路,既是马道,又是车道,车道对道路的情况更加的挑剔,这赶起路来,也就更慢,更绕,看着那咯吱咯吱走在地上的笨重马车,严礼强原本已经熄下来的要弄四轮马车的心思,在这个时候,又忍不住活泛了起来,在这种长途的旅行与赶路之,四轮马车的灵活性,承载力,还有速度,完全不是这种老旧的固定的两个轮子的马车可以比拟的,两者的差距,真要比的话,简直就像普通火车和高铁样大。

    好在队伍里大家都带着足够的干粮和水,不至于忍饥挨饿,大家骑在马上就行,也不用自己下来走路,但就算这样,严礼强行人走了差不多大半天,在接近傍晚的时候,论直线距离,也没有走出百里。

    然后,严礼强就在个岔路口,再次见到了梁义节他们几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