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回城中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严礼强再次站在平溪城西门的城门口的时候,已经是10月28日的早上!

    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进城,哪怕是一大早,平溪城的西门就已经热闹了起来,整个西门人来人往,进城的,出城的,熙熙攘攘,因为气温渐冷,城内用炭增加,卖炭的牛车一车车的挤在城门口,排成长队,犹如火车一样。

    看着眼前的来来往往的人群,严礼强有一种再次回到人世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他此刻的心情也和一个月前不同了。

    交了入城费,进入城中,严礼强朝着城门口那边的布告栏看了一眼,过山风的通缉画像还贴在哪里,不过一个多月的风吹日晒,那通缉的画像,早已经破损了许多,画像之前,也没有人在围观了,一阵冷风吹来,那破损的画像的边缘就抖动起来,就像发黄的落叶随时想要从树上掉下来一样。

    一个多月没有找到过山风,平溪城中的警戒早已经松懈了下来,无论是刑捕衙门里的捕快还是城中的那些城狐社鼠,都已经疲了,就连城门口的兵士,也放松了下来,百两黄金的诱惑虽然大,但想要找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时间一长,也会让人心灰意懒,失去动力。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过山风在做了一桩凶案之后,已经跑了。

    看着那抖动的通缉画像,严礼强笑了笑,直接朝着国术管方向走去。

    今天有一节史长风的剑术课,想到自己许久都没有来国术馆了,严礼强今日忍不住想来看看,上次史长风对他颇为照顾,而这一次,从开学到现在,差不多要两个月了,他却还没有和史长风照过面呢,想想有点不好意思,

    按照他“上次”的经验,许多新生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从最初的兴奋之中清醒过来了,知道国术馆中的一切并非大家来之前想象得那么美好,郡一级国术馆的最高目标是培养武士,在这里,并不能学习到太多高深的武技和秘法,老师们的授课都是根据这个来的,都是进阶武士的基础性的东西,在这个阶段,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苦练重要,国术馆最好的地方就是让人苦练的练功场,所以那些以为在国术馆中可以接触学习到高深华丽的武技的学生们恐怕要失望了。

    不仅这样,对许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来说,平溪城是一个繁华之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所谓的郡国术馆学生,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存在,没有了众人之前在老家,在乡邻面前的那种光环,周围的同学都是和你差不多的人,你的实力让你无法再自傲……

    更多的人会发现,在这样的地方,你的个人实力,远远没有别的同学的家庭背景和身上的银子更管用,大家的生活和圈子会慢慢显现出巨大的差距,有的人已经可以在平溪城中过上宝马香车美女相伴的日子,而你,却要还在计算着这个月的早餐要是每天都少吃一个馒头能给自己剩下多少钱,你在每日辛苦的蹲着马步,而有的同学,却已经在国术馆外拜了师,学习着其他更好的技巧,吃着高级的丹药,每天没有你辛苦,进步却比你还大,比你更有希望进阶武士……

    巨大的落差和失落会让不少人无所适从,甚至迷茫和怀疑起来,能冲过这关的,会更加努力的在国术馆的各个训练场中挥洒汗水和时间,冲不过这关的,则会慢慢沉浸在酒色之中,意志逐渐消沉颓废,最终泯然众人……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国术馆内每周一节的课,不少人都已经学会了选择,一些新生已经学会了翘课,至于翘课的原因,有的人是找准了目标,学会了选择,有的人则是迷失了方向,不知不觉已经放弃。

    再次进入国术馆,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再对严礼强行注目礼了。这两个月来,除了第一天开学之外,严礼强就没有在国术馆中露过面,更没有在国术馆的擂台上出过什么风头,没有多少人关注,也没有新的话题,青禾县国术县试大考三甲第一的光环也已经慢慢消散褪去,严礼强和光同尘,彻底成了国术馆诸多学生之中的路人甲。

    这也正是严礼强需要和刻意营造的,很多时候,平凡就是最好的保护。

    来到大教室,史长风还未来,石达丰和沈腾两个人都不见踪影,按严礼强之前的了解,史长风教的那些基本剑术,两个人之前在家中,早已经有人教过了,教沈腾基本剑术的就是他大伯,而石达丰的老子,则花钱给石达丰请了一个老师来传授,可惜石达丰对基本剑术根本不感兴趣,他喜欢的兵器,是刀,觉得用刀畅快。

    在教室里等了一会儿,史长风就来了。

    史长风的眼光扫过教室,在看到严礼强的时候,微微停留了了一瞬间,然后就开始上课。

    同样的课,严礼强已经上了第二遍,在这节课上,史长风只讲了基本剑术之中的一个基本动作中的崩字诀,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然后就下课了。

    刚刚走出教室,一个声音就在严礼强的耳边响了起来。

    “严礼强……”

    严礼强转头一看,只见史长风正在离教室门口不远的树下背着手站着,看着自己,严礼强连忙跑了过去。

    “见过史老师……”

    史长风认真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严礼强一遍,脸色有些严肃,没有笑容,“我记得你是今年青禾县的三甲第一吧,几个月前青禾县县试大考,还是我把你招来的……”

    “恩,没想到史老师还记得!”严礼强笑着说道。

    “从开学将近两个月,我还是第一次在国术馆中见到你,平日既不见你上课,也没有见你去训练场,也不知你在忙些什么,你须知道,从你进入郡国术馆的那一刻起,你过去的成绩已经不足为凭,你可切莫自满自傲,这国术馆中教的东西虽然不深,但却是进阶武士的基础,只有有了这个基础,进阶了武士,将来才能走到更远的地方,现在你一时放逸,将来恐怕要后悔莫及!”史长风语重心长的对着严礼强说道。

    严礼强还真没想到史长风对自己这么在意,上次是因为自己在城门口路见不平,让史长风刮目相看,有些欣赏,而这一次,自己什么都没做,却没想到让史长风还惦记着,知道自己差不多两个月没有来上课,看来这个史老师还真是关心自己,如果不是关心自己,谁管你是死是活。

    “多谢史老师告诫!”严礼强恭敬的说道。

    “你现在可住在三元街附近?”

    “我住在城外西边的一个村子里,那里吃住都便宜,修炼起来也没有人打扰……”

    听到严礼强这么说,史长风微微愣了一下,“我记得你家中也不算拮据,还有铁匠作坊的营生,怎么……”

    “嗯,这个,我觉得自己也不算小孩了,就算在郡国术馆中学习,也要慢慢学会自食其力,为家中父亲减轻一些负担,我这里少花一两银子,我父亲在家也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严礼强一副自强不息的好学生的模样。

    史长风的脸色缓和了不少,轻轻点了点头,“能自食其力是不错,但不要本末倒置,因小失大,只要你能早日进阶武士,衣禄自来,何须如此操心!”

    “是,我记住了!”

    在勉励了严礼强几句之后,史长风才离开,而严礼强,原本想去找石达丰,但转念一想,在自己的危机没有彻底解除之前,还是不要和石达丰走得太近,免得连累了他,这么想着,严礼强就直接朝着山下走去。

    刚刚走出国术馆的大门,一辆马车也刚好在国术馆的大门口停下,马车的车帘掀开,走下一个人来,严礼强和那个人一看,两个人都愣住了。

    “六爷!”

    “礼强!”

    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人,正是陆佩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