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十一章 悲喜交加

时间:2018-04-25作者:醉虎

    周宏达夫妻两人最先带着买好的菜食回到了严家,两个人一回到严家,也不用严礼强说什么,就开始动手做起饭菜来。

    随后是周勇与刘强买着纱布和酒精回来了,严礼强也开始忙碌起来,亲自动手把两个人买来的纱布拿到严家铁匠作坊里的大锅里煮上一遍消消毒,然后挂在院子里开始晾起来备用,随后又给严德昌的床上换上新的干净的床垫被褥。

    最后,在中午之前,则是赵奇峰带着青禾县城东街的济仁堂医馆的洪大夫回来了。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严礼强钱花到位了,来到严家的洪大夫也尽心尽力的开始治疗起严德昌来。

    洪大夫治疗刀剑创伤的杀手锏就是他私自配置的两种药,那两种药,一种是半透明的液体膏药,涂抹在伤口上,据说可以让伤口加速愈合和减轻患处的疼痛,还有一种则是暗红色的药丸,洪大夫说那药丸合着水吃下去之后可以补充人体流失的气血。

    双管齐下,再为严德昌换了一遍药和喂药之后,严礼强发现严德昌那煞白的双唇,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呼吸也平稳了一些,心中不由安定了不少。

    就像前辈子一样,乡镇医院治不好的病,区县一级的医院就未必不能治好,区县一级的医院治不好的,三甲医院或许就有办法,大家的能力水平不一样,对就医者的判断也就不一样,最早来的镇上的医生没有办法,不代表其他医生也没有办法。

    到了中午,所有人刚刚吃过饭,严家外面的院子里,就又传来一阵车马喧嚣的声音,严礼强和周勇他们走出院子,就看到钱肃,陆佩恩,周铁柱,还有陆文斌与陆家的七八个护院家丁一起骑着犀龙马来到了严家。

    “钱叔,六爷……”严礼强连忙迎了上去。

    钱肃会来严礼强并不意外,在自己到匠械营中的那一刻,他和自己父亲的恩怨,早就和解了,让严礼强没有想到的是,陆家居然也派了人来,而且来的人还是陆家的这位六爷,带着管事和家丁护院,声势不小,在陆家带来的那几个人中,严礼强看了一下,发现其中至少有两个人气势沉稳,目光锐利,似乎是高手。

    在这些人骑着犀龙马来到柳河镇的时候,早就把柳河镇上的许多人惊动了,此刻,就在严家的外面,就有不少人在探头探脑的往院子里面看。

    “德昌怎么样?”一脸风尘仆仆有些疲惫的钱肃一跳下马,就抓着严礼强的手臂问道。

    “刚刚找县城的大夫给我父亲换过一次药,我父亲的情况,要比早上好了一些……”

    “走,到房间里面看看,希望我们还来得及……”陆佩恩沉声说道。

    严礼强看了钱肃一眼,发现钱肃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严礼强也就点了点头,带着二人来到严德昌的房中,至于其他的人,都知趣的留在了外面,没有跟着进来。

    看到躺在床上的严德昌,钱肃的眼睛也红了,陆佩恩则摸了摸严德昌的鼻息脉搏,又看了看严德昌包扎起来的伤口,然后一下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放松的神色,对着严礼强点了点头,“还好,还来得及,多亏钱兄及时来告知陆家严公子家中出事,我们一路赶来,总算没来晚!”

    “六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佩恩微微一笑,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布包,然后又把布包解开,露出里面的一个完全用蜡封住的半个拳头大的东西,他把那层封蜡捏碎,下面是一个白玉制成的玉盒,打开玉盒,里面有一颗龙眼大小的火红丹药,同时一股奇异的香味就在房间之中飘散开来。

    那香味轻灵,飘逸,让人嗅上一口,就感觉神清气爽。

    严礼强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个时候,哪怕是白痴,他也知道这颗丹药绝对不一般,“六爷,这……这是什么丹药?”

    “这是陆家收藏的返生丹,这返生丹可是天下最负盛名的疗伤圣药,传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心跳不绝,吃了这返生丹,就能起死回生,这颗返生丹,还是老爷子当年六十大寿,老爷子的一个相识多年的故友所赠,老爷子的那个故友是天下四大宗门之一灵山派的内门弟子,曾经为灵山派立下功劳,由此才获得这灵山派的圣药!”陆佩恩大有深意的看着严礼强,“今天老爷子一听说陆公子家里出了事,就让我把这颗返生丹带来了……”

    “天地为证,我严礼强今日在此发誓,陆家和陆老爷子的大恩大德,严礼强今生没齿难忘,将来必有所报!”严礼强郑重的对着陆佩恩抱拳说道,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

    不在这种至亲之人陷入绝望的境地之中,实在体会不到在这种时候被人雪中送炭的滋味,这个时候,只要能救活严德昌,不要说报恩,要让严礼强给陆家卖身为奴,他恐怕也会同意。

    看着严礼强激动的样子,陆佩恩一脸正色,“严公子当日救严家一条人命,今日严家有难,陆家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礼强你别客气了,要感谢也等后面,现在先让你爸爸服下这返生丹,早点恢复过来才是道理!”钱肃在一旁开口说道。

    “对,对,对,钱叔说得对!”严礼强抹了一把眼泪,问陆佩恩,“不知这返生丹应该怎么服用,需不需要我去弄一点水来?”

    “不需要水,只要严公子把令尊扶起,让令尊仰着头,张开嘴就可以!”

    听着陆佩恩的话,严礼强也就小心翼翼的把严德昌扶了半坐起来,靠在自己怀中,然后轻轻的把严德昌的口捏开。

    陆佩恩拿起玉盒内的那颗返生丹,放到严德昌的嘴面前,然后又从那个玉盒之中拿出一根小小的玉针,轻轻在那颗返生丹上一刺,霎时间,一缕如头发丝一样粗细的苍翠欲滴的液体就从那颗返生丹中流淌了出来,落到严德昌的口中,在那一缕液体流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里的香味,又瞬间增加了几倍。

    随着液体的流失,那颗返生丹越来越小,越小越小,最后就像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留下一层薄如蝉翼的红色的丹皮,被陆佩恩轻轻的放到玉盒之中。

    严礼强小心翼翼的把严德昌重新放在床上躺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严德昌的情况。

    说来也神奇,只是服下了那颗返生丹中的液体后不到两分钟,严德昌那惨白的面容,慢慢就有了一丝红润的气息,呼吸也更加的平顺和稳定了。

    严礼强一直悬着的心,到了这个时候,终于落在了肚子里。

    “吃下这返生丹后,令尊最短一个时辰,最长两个时辰就会醒来,身体也会慢慢恢复,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这个玉盒之中的丹皮,也不是普通之物,等到令尊完全醒来,就可以用热水把这层丹皮化开,让令尊服下,令尊就能更快痊愈!”陆佩恩说着,就把手上的玉盒递给了严礼强。

    严礼强什么也不说,只是重重的对着陆佩恩长揖到地。

    ……

    三个人走出房间,房间外的人在知道严德昌吃了灵药无事之后,一个个都高兴起来,严家那压抑的气氛,瞬间一松。

    “师傅人这么好,我就说师傅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周铁柱一边笑,一边抹着眼泪,同样激动无比。

    “铁柱哥,我们到客厅里,我问你一点事!”

    在让两个人守在严德昌的房间门口,关注着房间里的动静之后,严礼强把周铁柱叫到了旁边的客厅之中,细细询问起昨日发生的事情经过,特别是那个动手砍伤严德昌和周铁柱之人的长相。

    事情的经过周铁柱可以娓娓道来,说得一清二楚,一个细节都不遗漏,而至于那个人的长相,光靠嘴的话,那就很难描述清楚了,周铁柱也只记得那个人最明显的相貌特征是长着一双三角眼,左边的脸上还有一颗黑痣,其他的,哪怕周铁柱能说出来,别人也未必能想象得出是什么样子。

    说不清那个人的长相,这让周铁柱急得抓耳挠腮,满头大汗。

    要靠着一双三角眼和脸上的一颗黑痣这点信息去找一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看到周铁柱实在说不清那个人的长相,严礼强让几个人在客厅里稍等一下,自己去了一趟厨房,几分钟后,严礼强回来,手上拿着一块一尺见方的木板,拿着一根削好的炭芯,还拿着一把小小的刮刀。

    就在周铁柱的述说中,就在那块木板上,严礼强一边用炭芯画着,一边用小刀刮着,不断的修改,终于,一张清晰的人脸,慢慢就在那个木板上成型。

    当严礼强手上的最后一笔成型,看着木板上最终呈现出来的那张带着阴狠气息的面孔,周铁柱的眼睛一下子就像斗牛一样的红了,指着严礼强画出来的人像,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他,是他,就是这个人昨天砍伤了师傅……”

    至于旁边的钱肃和陆佩恩,看着严礼强就在木板上画出来的那张生动无比的写实面孔,早已经目瞪口呆,看严礼强的眼神,简直惊为天人……

    不说陆佩恩,就说钱肃,这个时候严礼强在他眼中,甚至比他前些日子看到严礼强马步功成的瑞相更加震撼。

    这样的“绝技画艺”,又何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