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619章 为什么要骗我?

时间:2018-10-1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百里怀这么一说,简悦也觉得凌司夜的猜测是错的,她从来到百里家开始,同样也没发现百里宗有什么异常之处。

    之前,她也怀疑书房里的那个紫檀木盒有可能是装着怀表的,但打开之后发现,那不过是别的东西。

    其实,此时此刻,简悦心里是矛盾的,因为凌司夜不会无缘无故怀疑一个人,定然是发现了他的不寻常之处。

    简悦低下头,“哦”了一声,“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下,我是不会相信的。”百里怀表明自己的决心。

    “先不谈这些了,哥,你今天公司没事吗?”简悦忙转移话题。

    百里怀走到书架前,开始翻找东西,“嗯,一点小事,我不用去,他们也可以自行处理。”

    简悦听到他翻东西的细微声,“你在找什么东西?”

    “昨天母亲突然要我找那个怀表,没准是我记错了,有可能放在书房了呢?”百里怀还奇怪呢?原来这怀表里面藏有的秘密,竟然是和石墓有关。

    “可你不是说记得是放在房间的那个抽屉的吗?怎么有可能在书房呢?”

    “不清楚,母亲要我找,我只能碰碰运气。”

    百里怀记得清楚,他的确是把那个紫檀盒子放在房间里的,没记错才是。

    翻了一层又一层的书架,在百里怀觉得没希望,准备放弃时,却在最角落的那个小格子里看到了盒子。

    百里怀又惊又喜,他把盒子拿出来,“这里倒是有个类似的盒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父亲送给我的那个。”

    简悦有些意外,惊喜之余,忙催促他,“你打开看看。”

    百里怀将盒盖打开,里面果然躺着一枚做工精致,手艺精湛的金色怀表,他大喜过望,“还真是,可我并没有放在书房。”

    他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这个怀表从父亲手里接过来时,父亲还叮嘱过,对于父亲说的话,他一向牢牢记住,不可能过耳就忘的。

    百里怀把怀表拈了出来,并打开表盖,表盖的壁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人,一男一女,女的正是小时候的简悦,而男的是他。

    “你先打开,看看怀表里面有没有那把小钥匙。”简悦也不敢肯定,百里怀有没有记错?

    百里怀把盒子放在桌面上,在抽屉里找来了工具,寻着怀表的构造,将怀表打开来。

    简悦在一旁紧张的问,“怎么样?里面有没有那把小钥匙?”

    百里怀捏着那把小钥匙,愣愣点头,“有,一把很小的金色钥匙。”

    别说简悦困惑,连百里怀都困惑不已,他可没记得自己有把东西放在书房里。

    凭空出现,变得莫名其妙。

    还没撬开这个怀表时,他一度怀疑,怀表里面定然是什么都没有。

    奈何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还真的有。

    未等简悦开口问,百里怀率先道:“我也解释不清,但我的确一点印象也没有,按理说,这个盒子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是。”  “你有没有想过,对方可能知道我们在找,所以把怀表还了回来,为的就是不想让我们起疑心。”简悦觉得很巧合,一连两天她问了伊秋和百里宗,他们都知道怀表丢

    失的事,今天怀表又回来了。

    这也太巧合了,巧合得令人怀疑其中是否另有玄机。

    百里怀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有这个可能,他们知道了秘密,配了一样的钥匙,再还回来,这把钥匙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不管他们猜测对不对,如今只有先把这把钥匙藏起来。

    百里家的内贼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言行举止,这个幕后黑手真的离他们很近。

    一天的时间,不过是跑几趟厕所的事。

    晚上,简悦坐在桌前,等着凌司夜回来,她急切的想要知道,那个鉴定结果是什么样的?

    房门刚一被推开,简悦转过身来,不确定的道:“小叔。”

    凌司夜看到她坐在那,而不是像平常那样躺在床上,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他把门关上,并朝她走去。

    “结果出来了。”他突然来了句。

    简悦如坐针毡,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追问,“怎么样?结果是什么?”

    凌司夜握住她的手,语气平和,“两个结果都一样,是亲属关系。”

    “这是不是意味爸不是假的?”

    “目前来说,的确是这样。”

    简悦不放心,还是把今天怀表突然出现的事,以及百里怀的不确定,还有她问伊秋,还有试探百里宗的事,均一五一十的和凌司夜说了。

    闻言,凌司夜脸色沉了沉,这倒是和他料想的有几分相似。

    “那把小钥匙有可能是假的。”凌司夜道:“你身上有梅花血印,这把钥匙如果是真的,他不可能不防范我们抢先一步,把那古墓里的东西转移地方。”

    这个怀表出现,看似百里怀记错了,但实际上是那个幕后黑手掉包了,目的就是给他们打镇定剂。

    没有了小钥匙,那些人就算知道了梅花血印的图案,那也打不开最后一层,同样也是没用的。

    这样一来,他们就会粗忽,甚至是放松戒备,打的一手好牌。

    现在亲子鉴定出来了,百里宗没问题,那意识被药物控制的伊秋会不会是帮凶?

    连书房里有怀表的事,也是她说的,盒子该不会就是她掉包的吧?

    毕竟,她的意识时不时的被控制,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小叔,眼下嫌疑最大的,岂不是妈?”简悦也见过被药物控制的伊秋,她的态度很温和,不像平时对她冰冷冷的模样。

    简悦咬了咬牙,“上次,你受伤住院,下手的人就是妈吧?你为什么要骗我?”

    还说什么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的屁话。

    凌司夜摸着她的脸,“告诉你有什么用?你是打算去骂她,还是打她?”

    简悦顿时哑口无言,咬着牙不说话。

    早上,有佣人过来找简悦,说是伊秋找她,具体是什么?等她去了才知道。  简悦带着满腹疑问,去了伊秋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