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613章 你笑什么

时间:2018-10-1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百里怀下意识的摇头,不可能的。

    好端端的,母亲不会那么做的,他肯定是想多了。

    伊秋头也不回的转身要走,身后的简悦却突然出声,“妈,我能和您聊聊吗?”

    难得的,伊秋顿住步伐,扭头问她,“聊什么?”

    简悦有些意外,随即认真的说道:“母女间的话,可以吗?”

    伊秋犹豫了会,在简悦紧张局促,以为她要拒绝时,却听她说:“好。”

    未等简悦朝她伸出手,她跨步往前,对着凌司夜说:“我来吧。”

    这样的伊秋,和上次捅他刀子的伊秋,像是一个人,又像是两个人。

    凌司夜迟疑了数秒,还是朝她点头,把简悦的手放到她手上,提醒道:“劳烦妈,多照顾她点。”

    即便伊秋知道简悦眼睛看不见,他也要多嘴一句。

    简悦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小叔,你说的是哪里话?她是我母亲,自然是会照顾我的。”

    见状,百里怀走过来,手拍着凌司夜的肩膀,“妹夫,我们去喝杯茶,等她们聊完了,自然会来找我们。”

    百里宗道:“我们去喝茶,聊几句。”

    简悦跟着伊秋的步伐,亦步亦趋,伊秋不说话,她只好自己找话说:“妈,您不用担心,就算我现在看不见,像您所说的,我有一天一定会看得见的。”

    小叔说过,她眼睛是暂时性失明的事不能说,需要保密。

    伊秋面无表情,脚步不停,“我没担心。”

    “哦。”简悦略有所失落,伊秋语气平淡,平缓不见起伏,她不知道这话的真实性。

    伊秋突然问,“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简悦咬了咬牙,心一横,直接道:“您是不是被人控制了?”

    这话凌司夜在受伤住院后,他说的,还要自己一定要小心。

    简悦越想越不对劲,难道当时小叔受伤和母亲有什么关系?不然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

    这两者肯定有关联,简悦仔细回想,往深层的方面想,总觉得凌司夜受伤,有可能是她母亲所为。

    当时,他没说出来,没准是不想让自己难过。

    毕竟,一边是她的母亲,一边是他,小叔这是不想让她为难。

    这才隐瞒了,这个伤害他的人是谁。

    她当时就应该想到的,怎么会忽略这样的细节呢?

    而且,小叔那时是来百里家的路上,母亲就算在来时的路上出现,那很正常,不是吗?

    可母亲为什么要对小叔下手?那个人是想要把小叔除掉,还是想给他警告。

    只是母亲被药物控制,这是不是意味着,有时候母亲并不是母亲。

    伊秋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停了下来,盯着简悦的脸看了许久,“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简悦神色自然的说:“上次,我记得您来找过我,您的态度和之前的大有不同,我就是觉得奇怪,到底哪个你才是真的?”

    伊秋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要说的就这些话吗?如果是的话,我们就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

    简悦紧紧抓住她的手,“妈,我只想知道,您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么事?”

    从百里怀口中,母亲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她的转变,一定是经历了,从未经历过的事。

    伊秋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抽回来,但看她两眼空洞,终究还是忍住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最好都别插手。”

    “可我是您的女儿,更是百里家的人,您要我如何能置身事外?”简悦凝声反问。  伊秋冷笑出声,厉声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一点醒悟都没有吗?接二连三的事故,你以为都是巧合的吗?这次车祸你命大,只赔上了双眼睛,以后呢?没准连你这条小

    命都得搭上,这样你才甘心吗?”

    她的这一番说教,本以为可以唬住简悦,但出于意料的,她失败了。

    此话一出,简悦突然就笑了,傻傻的笑了。

    伊秋怔忡,一对柳叶眉拧起,不解的道:“你笑什么?”

    “我笑您终于肯说关心我的话了,打从见到您第一面开始,您给我的印象并不好,就算是回到了这里,您依旧是摆着冰冷冷的面孔。”

    简悦笑盈盈的接着往下说:“但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不想要我卷入这件事中,但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一时之间,伊秋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气?

    她硬邦邦的说:“你是仗着凌司夜那小子能护着你,但你别忘了,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跟在你身边,就像这次的车祸一样。”

    简悦道:“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以身犯险的。”

    “一旦你想要参与这件事,即便你不想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你。”伊秋毫不犹豫的道出事情,她不想简悦再留下来,实在是太危险了。

    听她语气激动,简悦适时的岔开话题,“我们先不谈这件事,我想问您一件事,关于我们百里家的,这里方便说吗?”

    “到屋里再说。”伊秋拉着简悦继续往前走,在上下阶梯时,不忘提醒她注意脚下。

    进了房间,关了门,伊秋拉着简悦进了里面,并拉着她坐下,然后说:“问吧。”

    简悦手摸着桌面,“妈,您知道父亲送给大哥的怀表吗?”

    “怀表?”伊秋低喃,尔后沉思。

    简悦听言,跟着点头,“对,怀表,您知道这个怀表里面藏有什么秘密吗?还是父亲从来都没跟您提过。”

    伊秋拈出两个杯子,分别给她们倒了茶,推送到简悦手边。

    生怕简悦碰倒杯子,伊秋握住她的手,干脆直接把茶杯放到她手心里,脑子里也在想这个关于怀表的问题。  简悦感觉得到,那只带着温度的手心脱离,许久都没听到伊秋回答,她有些琢磨不透,再度出声,“妈,您还记得吗?我听哥说,这个怀表是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而且里面还有我和他的合照。”  简悦也只是猜测,之前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按理说父亲定然是会告诉她的,问她兴许能知道些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