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516章 我听她的

时间:2018-07-28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凌司夜点头,接过话,“我也看到了,新伤旧伤,有的有些年头了,有的却还是比较新的。”

    百里怀面不改色,陈述道:“母亲还是原来的模样,但她的言行举止和妹妹出事之前的相差很多,”

    “等等。”凌司夜神色凛然,突然打断他的话,紧跟着问道:“知道你小姨病发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吗?”

    “假的。”百里怀几乎毫不犹豫,直接回他。

    话音未落,百里怀顿时错愕,面露困惑之余,凝声道:“你的意思是,我母亲有可能是假的?”  凌司夜不敢肯定,即便是一个人的性子变了,那也不能代表这个人就是假的,他轻摇头,“不,这只是我的怀疑。按你说的,我倒不觉得你母亲是假的,如果真的是假的,她突然变得很陌生,反而会引

    起别人的怀疑。”

    凡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故意做出引人怀疑的事来。

    这话说得在理,百里怀无从反驳,“我也不知道小姨嘴里的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假的,到底人是假的,还是东西是假的?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你仔细想想,你身边有什么人有什么异常之处吗?”凌司夜沉声提醒,人也好,东西也罢,只要涉及到简悦,他就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可疑。

    “没有,我身边的人,除了我母亲,没有谁是异常的。”百里怀仔细回想,蓦然想起一个人,“我父亲身边跟着一人,他的文秘。每次我父亲出去,他都会跟着,车祸发生的那天,他却不在。”

    但他却有不在的证据,百里宗坐车回来时,他正和有关人员交涉,他没有嫌疑。

    说到这,百里怀想到他母亲说的话,那就是不要告诉他父亲,百里玉还没死的消息。

    难道母亲是知道了什么?为了不让在父亲身边的人听了去,可父亲并不是那种糊涂的人,怎么可能任由心怀不轨的人留在身边,而不做任何的防范呢?

    说不通,一点也说不通。

    凌司夜又道:“为什么不暗中偷偷治好你小姨?这样一来,这个假的人,或者假的东西,岂不是就得出结果了。”

    提及此,百里怀阳刚的脸上,顿时覆上阴寒之色,“我也想到这一点,但我母亲不允许,她说了。想要保住小姨的命,那就必须得让她继续疯下去,我也想把小姨转移地方,但我母亲拒绝了。”

    “看来,你母亲知道这个人是谁的,只不过她不能说出来。”凌司夜沉吟半响,徐徐道:“你母亲可能有把柄在那个人身上,不然也不会一直退缩。”

    唯有这一点才能说得通,如果伊秋不是有把柄在那人手上,那百里怀大可以偷偷把伊宣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对症下药。

    一两年治不好,治四五年总该有好转了吧?

    如今被这么一耽搁,中间距离的时间长了,那这好转的可能性便意味着越来越小。

    百里怀极力否认,“怎么可能?我母亲怎么会有把柄在那人手上呢?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除非百里家里有内奸。”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凌司夜肯定了他最后一点推测。

    “百里家里的人那么多,想要查出这个内奸,恐怕不容易,他都藏身了十几年了,我都一点察觉到没有。”百里怀也是苦恼不已,这个内奸到底存不存在?现在不过是他们设想出来的。

    百里怀思路往回倒,“如果人不是假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妹妹身上的梅花血印是假的,这东西根本就不能打开百里家族石墓的门。”

    话音未落,百里怀又接着说:“但那本书上的确是这么写的,难不成是上一辈的人胡编乱造出来的?”

    凌司夜静静听着,瞬间又想到另一层因素,“当初,那场车祸,为什么你们都以为百里玉死了呢?”

    百里怀道:“当时车爆炸,任何的物事被这场大火烧成了灰烬,父亲又晕倒在路边不省人事,妹妹连身影都没瞧见,我们自然而然的以为她死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既然这么疼爱你妹妹,那时候他不可能只顾着逃命,而不管你妹妹。”

    可想而知,百里宗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百里玉被困车中,甚至是死去的。

    上次,他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百里宗把百里玉救了出来,为了护住她,甚至还受了重伤。

    那时,百里怀没想那么多,后来才意识到这场车祸存在猫腻,不简单。

    凌司夜又继续揣测,“或许你小姨口中那两个字,不过是想说,百里玉没死,那都是假象,所以,她病发就记得两个字,假的。”

    层层递进,又绕出几个相关的问题,迷雾重重,恐怕这迷雾散了,那也未必能解开得了。

    这个假设,有可能存在。

    “人可能是假的,东西可能是假的,还有车祸里妹妹的死可能是假的,这三个的可能性,全部都存在,但最后一个被证实了。”百里怀脸色沉重,狐疑道:“前面这两个问题,至今还等着我们去解开。”

    凌司夜瞟了他一眼,“东西是假的可能性很小,但这人,倒是······”

    他没再往下说,但百里怀还是听出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母亲正是因为知道,百里家里有内奸,她若真的回了百里家,那她的危险可就大了,这就是你母亲死活不同意她回家的原因之一。”

    “没准这个内奸还是在我父亲身边,我母亲说妹妹没死的事,一定不能和父亲透露,即便她要我查探的事情,那也不能说半句。”

    如果不是内奸在父亲身边,母亲又怎会这样叮嘱他,他得从父亲身边的人开始着手。

    凌司夜道:“你父亲什么时候回来?”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母亲才会急匆匆的想逼妹妹离开。”百里怀知道,现在来不及了,这纸保不住火,他父亲早晚都会知道。  百里怀看向凌司夜,后者轻笑一声,“我听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