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峨眉祖师 第七百零二章 黄河九曲帝君现,当世太上斩太上

时间:2019-02-15作者:油炸咸鱼

    “黄天当立,黄天出世了!”

    欺天子把断裂的木签拼凑起来,然而无论如何也无法弄得完整,他愣愣的看了一会,面上容颜神情变化,时而兴奋时而愤怒,时而又满是叹息。

    黄天还没有显露踪影,然而刚刚说完没有多久,对方就显化出来了!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在九玄大阵之中出现!

    这不就说明对方已经死了吗!

    而且死了还留着黄天的传承,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留着“神巫”,那是因为托了某个人的福,幽冥拿不住他,三山的名册上也没有他的尊讳,蓬莱的恶鬼没法来到人间,除非有天仙亦或是大圣下界,否则谁也擒不住他。

    然而他一直能算到,但却不知道具体位置的“黄天”出现了,可更让他吃惊的是,黄天同样也并非活着的人,他....不对,她应该也是死人,神巫是不会算错的。

    那对方依托三界,所以自己知道它存在,但却不明白它的踪影,八十一位太上,说是太上,事实上算的也只是太上的法而已,有一半他都算不清楚,那亦或是被干涉了,亦或是已经超越了他太多,譬如天根与无名,若不是李辟尘勾连帝乡,他欺天子也是无法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哪里的。

    “黄天”与“混元”对上了,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事情,兴奋正是因为又能看见一片精彩,而愤怒则是因为这超出了他的计算。

    黄天是预料之外的人,而混元是计算之内的人。

    当然,愤怒仅仅是如此罢了,心情很快就平复下来,欺天子待在某处阵中,那双眼睛似乎能看见很远的尽头。

    他把手指在石头上刻画,然而就在此时,他身为神巫,并且已经是死去的神巫,却猛地心中一跳。

    就好像是有什么不妙的东西出现了,他慌忙推算起来,那过不多久,眼中升起云雾,显化出一个人来。

    面容模糊,只看到他骑着一头羊,但这已经足够了。

    嗡——!

    灵智还没有归去,欺天子的眼中,对方忽然抬起手来,手中显化出的是一副算盘,他把那些算盘上的珠子丢下,忽然对着他欺天子的眉心一点。

    砰砰砰砰砰!

    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欺天子瞬间从那种状态中退出去,随后猛地晃了晃脑袋,低声喝吗一声,再想要去窥视那个人,却怎么看不到了。

    “再偷看,贫道就一刀剁了你!”

    渺渺的声音刺入耳中,欺天子顿时又笑又怒:

    “青羊!”

    又一位太上显化了,同样是欺天子一直在寻找的人,此时他看见了那个家伙,虽然并不知道他在哪个位置,但是对于神巫来说,只要看见一次,迟早还能见到第二次。

    那些算盘珠子化作了阻挡天机测算的网,欺天子知道暂时是见不得这家伙了,但是如果就凭这种小手段就像阻挡他,那还是太天真了。

    神巫的强大并不仅仅是对于天机的推衍,相天相地相人相万物,不问苍生问鬼神,仅仅一副算盘是挡不住自己的。

    “不要把我看的太弱了好吗?”

    欺天子叹息着:“青羊并不是以推衍见长的,虽然数术很强,但是和我比,仍旧逊色许多。”

    “你终究不过是个神仙,怎么和我比较呢?”

    .........

    .........

    九曲黄河阵内!

    太华诸圣被割裂,与九位黄泥巨人对峙,而李辟尘的足下只有一丈方圆的黄泥高台,前面是九条遮天蔽日的黄龙,中央的龙首上站着那位黄河神女。

    她的气息显露出来了,李辟尘只是微微一感,顿时双眉倒竖。

    “你是......”

    气息很微弱,但那确实是太上的气息!

    这黄河神女,同样是一位太上!

    “第.....一次。”

    神女开口,声音仍旧如亘古的风般苍凉。

    “在我死.....后,第一次......以太上之身显化。”

    她意有所指,即在九玄论道之中,在九曲黄河大阵之内,在过去的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前,她都并非以这般模样显化出来,更不曾露出太上的气息。

    她似乎在说,自己一直在藏匿。

    李辟尘默默静听,此时神女抬手,只是对着李辟尘虚天一指,顿时于李辟尘头顶上,那一朵道花显化了出来。

    东皇钟镇压而下,把道花护住,神女手中有黄雷萦绕,李辟尘看向她:“我同样不曾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一位同道,那么,你是哪一位呢?”

    “黄....天。”

    黄河神女端坐龙头,不知何时,她头顶的天穹上开始垂下瀑布,那水中夹带着泥沙,同样是土黄之色,咆哮中带着滔天白浪,自千古的高天上飞坠而下。

    这种如古老帝君的气势让人心中生畏,神女居高临下,此时乾坤似乎颠倒过来,李辟尘的眼中阴阳之光陡显,却发现自己正倒对着那位神女。

    即自己的天地与对方的天地完全颠倒了,自己立在黄泥高台,本是在地上,此时却是在天上倒悬。

    “黄天.....真灵魂魄统辖之天,青天之下,苍天之上.....你以东皇钟庇佑自身....然....却不明白,是你自身之神....在与你斗争。”

    “我摄你之神....故你顶上花落.....花开花谢,千年云烟......于黄天来言.....眨眼片刻光景罢了......”

    她的声音传入李辟尘耳中,此时李辟尘倒站于天,事实上仍旧在九曲黄河阵中。

    “诸阵主言,你需要多加注意......你也是太上.....你是混元。”

    “但现在......你无路可逃了。”

    黄河神女盯着李辟尘,身下的黄龙咆哮,她对着李辟尘的眉心便点下一指,只是刹那,当中风火雷光萦绕,黄河神女微微蹙眉,收回手去,却感到指尖上传来阵阵剧痛。

    “你....”

    神女似乎有话要说,李辟尘则是看着她:“三灾厄难天劫之气,此乃大圣所赠玩物,太上可得小心些去。”

    李辟尘话说着,身子陡然动作,然而刚刚腾起,黄河之中便升起无数黄泥巨手,那风雷乱动,当中并非天时之气,李辟尘陡然感到八卦之法隐隐有被镇压的气势,立刻化出混元一气来。

    大印镇天,那神女抬起手来,头颅之上千万丈高天忽然汇在一点,只看一道黄光照破乾坤,陡然砸在东皇钟上!

    当——!

    音震乾坤,李辟尘落回高台,此时抬起头看,只觉得四面八方气息有些不对,而正是此是,黄河神女端坐龙霄,对李辟尘道:“混元.....凌与乾坤之外.....然.....此是大阵,阵中乃是黄天.....”

    “黄天之下......苍茫不存....六气失位,你的卦,同样施展不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