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七十九章最珍惜的人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看着蓝于泽那副模样,阿木突然觉得很安心,他点了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阿木,阿木,乖,别睡!”

    蓝于泽正大声叫喊着,警察拿着绳子过来,蓝于泽把绳子的一头扔下去,正想把闫千翊和阿木拉上来的时候,闫千翊的手却再也抓不住水管,和阿木一起掉了下去。

    白雪刚刚醒转过来,就听见蓝于泽趴在天台边缘上面大叫,赶紧冲了过去,可是下面没有人。

    “阿木呢?闫千翊呢?”白雪抓住蓝于泽的袖子大声问道。

    “他们……掉下去了!”蓝于泽回答,声音有些哽咽。

    白雪怔住。

    怎么可以……他们……怎么可以……

    警察看见他们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赶紧提醒道:“我们来之前下面已经布置好了安全气垫,应该没什么事,你们放心。”

    一听警察的话,白雪整个人就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匆忙的又往楼下跑去,蓝于泽和翟峰自然是紧随其后。

    刚到楼下,白雪正想朝着安全气垫跑过去,却冷不丁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小雪,小雪,你怎么样?没事吧?阿木呢?”

    白雪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个人居然是苏绾。

    “阿木……阿木……”白雪念叨着阿木的名字,又往安全气垫的方向跑过去,可是跑到那儿一看,却一个人都没有。

    白雪彻底慌了,正想说什么,旁边一个人说道:“听说那孩子在发烧,所以给送到医院去了,跟他一起掉下来那个人倒是没什么事,不过也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听到那人的话,白雪长舒了一口气,却觉得双腿一软,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还好,他们都没事,都没事!

    看到白雪这个样子,苏绾有些担心,扶着她的肩膀问道:“小雪,你怎么了?别哭啊,没事了,都没事了!”

    “嗯!没事了!”白雪站起身,又想起那人说阿木在发烧,这才赶紧上了蓝于泽的车,一行人往医院赶去。

    手机前,廖菲和沈梦涵都有些失望。

    “怎么会这样?本来还想着把白雪给整死的,怎么……”廖菲越说越是觉得不解气。

    沈梦涵虽然也跟廖菲想得差不多,但是她却很快整理好了情绪,看着廖菲说道:“担心什么?你别忘了,刚才闫千翊可是亲口承认了,那个孩子是他的儿子!堂堂闫氏集团的总裁在外面居然有个私生子,只要这件事被闹大,别说是白雪,恐怕就连闫氏集团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这几年,闫千翊一直用闫氏集团的名头压着她和沈氏集团,现在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沈梦涵又怎么会不开心?

    而听到沈梦涵这么说,廖菲心里的石头也放了下来。

    毕竟,护着白雪的事闫千翊,如果闫千翊都自身难保了,那白雪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白雪等人赶到医院的时候,阿木已经打上了吊针睡着了,闫千翊坐在他的病床边,就这么守着他。

    听到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闫千翊抬头,看见白雪等人过来,赶紧站起来说道:“放心吧,只是有点发烧,又受了惊吓,没什么大碍。”

    看到闫千翊也是一脸疲惫,白雪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心里一阵心疼,最后,她甚至连想也来不及想,冲过去就一把搂住了闫千翊的脖子。

    闫千翊愣住。

    多久了,他一直憧憬的一刻终于发生了,可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害怕,怕这跟以前一样,只不过是一场梦,等自己醒了,又什么都没有了。

    “白雪……”闫千翊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想伸出手去抱住白雪,却一动也不敢动。

    白雪用力的搂着闫千翊的脖子,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嘴里还念叨着:“太好了,你没事……你们都没事……太好了!”

    听着白雪的呢喃,闫千翊的心里狠狠一动。

    他听得出来,白雪的语气里有担心,有欣慰,而这种担心和欣慰绝对不仅仅是因为阿木,还因为他。

    他原以为,白雪恨他,恨到根本不想再见到他,却没有想到,原来她也在这么关心他。

    想到这些,闫千翊的眼眶居然也有些湿润,许久之后,他才伸出手,把白雪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而此时,蓝于泽在病房里却显得极为难堪,于是他选择了退出,苏绾也跟着他一起走出了病房。

    到了走廊上面,苏绾一把拉住蓝于泽的胳膊,皱着眉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视频上看到闫千翊说阿木是他的儿子,可是阿木不是……”

    “他说得没错,阿木确实是他的儿子。”蓝于泽打断苏绾的话,冷笑一声问道:“难道你没发现,阿木跟他长得很像吗?”

    苏绾一怔,仔细回想起来,这才发现蓝于泽说得不错,阿木确实和闫千翊长得很像,可是……

    “可是你跟小雪不是在巴黎的时候就已经注册结婚了吗?现在小雪却……”

    “假的,都是假的!”蓝于泽抓着头发,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垂着头答道:“我到巴黎的时候,怕小雪被人欺负,所以就冒充她的男朋友,后来发现她怀了闫千翊的孩子,我故意骗她,说这样可能没办法毕业,但是如果说我是她的丈夫,那学校的老师就会对她多加照顾;回国以后,小雪被人恶意攻击,我为了帮她,说我们在巴黎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但是其实并没有!我以为我这么做就能真的帮到小雪,我以为她总有一天会发现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我,根本不是闫千翊,可是没有用,通通都没有用!”

    直到刚才看到白雪紧紧抱着闫千翊不撒手的时候蓝于泽才明白,原来他做什么都没有用,不是因为他不够好,只是因为他是蓝于泽,不是闫千翊!

    听着蓝于泽伤心欲绝的话,苏绾也有些错愕,但是她站在一旁,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蓝于泽。

    而两人的对话,都一字不差的听到了翟峰的耳朵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