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六十七章阿木知道真相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因为生气,在说话的时候,闫千翊的眼睛已经怒红。

    白雪何其狠心,居然让自己的孩子管别人叫爹地,还让他一直以为蓝于泽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而蓝于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明明知道阿木是自己的儿子,却偏偏要这么强占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看到闫千翊这样,蓝于泽不闪不避,反而直视着闫千翊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反问道:“我过分?闫千翊,这些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现在你又凭什么来怪我?”

    “你胡说什么?!”闫千翊怒极,伸手一把抓住蓝于泽的衣领。

    明明他像一个小偷一样窃取了自己的一切,现在还反过来怪他?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蓝于泽也不甘示弱,他一把挣开闫千翊的束缚,反瞪着他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小雪这几年会受那么多苦也是因为你!怎么,闫千翊,当年你对小雪如何无情的,难道你都忘了吗?很可惜,我没有忘,小雪更没有忘!在她最痛苦,最无助的那段时间是我陪在她的身边,她嫁给我又有何不可?”

    “嫁给你?呵呵!”闫千翊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拿出白雪填写的那份登记表扔到蓝于泽面前,说道:“白雪的资料上写的明明就是未婚,而且是她亲手填写的,她什么时候嫁给你了?”

    蓝于泽拿起那份资料一看,显然也有些意外,正想反驳什么,闫千翊却又道:“还是你想说,你们是在巴黎的时候登记结的婚?这份资料是白雪回国以后填的,而自从今年三月她回国以后就再也没有过出境记录,蓝于泽,你还想说谎?!”

    终于,蓝于泽无言以对了。

    原本以为,他已经能够骗过闫千翊了,却没想到,白雪会在这份个人资料上露出马脚!

    不过,既然闫千翊已经知道了,蓝于泽倒也轻松了不少,他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又道:“就算我跟白雪确实没有结婚,那又怎么样?当年白雪被人冤枉勾引你,被记者水泄不通堵在酒店的时候,你在哪儿?她在巴黎被逼到绝境,怀着身孕还要同时打好几份工的时候你在哪儿?她临产之前,害怕得脸色苍白的时候你又在哪儿?还有前几天,她被别人污蔑是小三,那个时候你又在哪里?”

    闫千翊错愕,语塞。

    是,这些时候,他确实没有陪在白雪身边。

    甚至于,很多事他都不知道。

    当初白雪到底是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境地,才会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去打两份工?

    当初她一个人在巴黎的时候,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把阿木生下来?

    这些,闫千翊都没有想过。

    见到闫千翊的表情,蓝于泽的心里没有一丝畅快,反而,他在心里感到心寒,同时也为白雪感到不值。

    “闫千翊,当年是你对不起白雪,你因为别人的一面之词就厌恶她,摒弃她,从来没有试着相信她!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怪我?不错,阿木确实是你的儿子,但是这几年,你陪过他一天吗?他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你知道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阿木的父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一连串的疑问砸向闫千翊,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呢?即使阿木的身上流着他一半的血,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尽到过一丁点做父亲的责任,反而是蓝于泽这个跟阿木没有半点亲缘关系的人一直照顾了他三年多,他又有什么资格怪蓝于泽呢?

    “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闫千翊苦笑一声,垂着双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管是对白雪还是阿木,他一直都是亏欠的!当初如果不是只听沈梦涵的一面之词而不肯相信白雪,白雪也不会远走国外,不会那么辛苦,更不会让蓝于泽有机可趁。

    此时的闫千翊已经丝毫没有了平时在商场上的杀伐决断,相反的,他显得十分消极,就像受到了人生最大的打击。

    就连当初白雪离他而去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过!

    看着闫千翊走出门,蓝于泽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一回头,却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阿木站在卧室门口,抬着头看着面前身材高大的蓝于泽,一双眼睛眼泪汪汪。

    原本以为那个叔叔说的是假的,可是没想到,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爹地跟妈咪真的没有结婚,他也不是爹地的孩子,甚至,他们之间根本就连一点亲缘关系都没有!

    “阿木……”一开口,蓝于泽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

    虽然阿木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这几年,他却一直把阿木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只要阿木一有哪里不舒服他就会特别难受,更舍不得伤害他。

    可是,终究还是伤害了。

    原本蓝于泽是想等阿木再长大一些,他再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可是看他这副样子,他明显是已经知道了。

    怎么办,这样的事实,对这个还不到四岁的孩子来说,是不是太古残忍了?

    “阿木,你不是睡着了吗?什么时候出来的?”蓝于泽清了清嗓子,尽量做出一副平常的语调。

    谁知,阿木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尽是冷漠,这样的他,再加上相似的五官,更是像极了闫千翊。

    “刚刚你们说的话,我已经全都听到了。”阿木举起手,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又看向蓝于泽道:“我一直以为他是骗子,原来你和妈咪才是骗子,大骗子!”

    此时,阿木看蓝于泽的眼神跟平时已经完全不一样,没有一点温暖,而全然都是陌生。

    “阿木,你听我说……”

    “骗子,骗子!我不听!”

    阿木大叫着,一边用双手捂住耳朵,一边快步跑出了屋子。

    他的身体很小,蓝于泽一时没抓住,等转过身的时候才看到阿木已经跑出了家门。

    他还生着病呢,这可怎么办?

    蓝于泽赶紧追了出去,看到电梯已经到了一楼,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又按了电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