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二十九章我恨你,越来越恨……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闫千翊的话透着一丝幽怨,气息喷洒在白雪的耳垂上,让白雪忍不住浑身一抖,闫千翊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体的动静,低头一看,发现白雪连耳朵尖儿都已经红了,他唇角勾了勾,张嘴,动作迅速的含住了白雪的耳垂。

    “啊……”

    白雪没有丝毫防备就这样被侵犯,忍不住低吟了一声,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闫千翊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很快就放开了白雪,拉着她的手神色自若的说道:“不逗你了,跳舞。”

    一边说着话,闫千翊一边拉着白雪到了舞池。

    舞池里人很多,为了避免上次的事重演,白雪一直保持自己处在灯光之下。

    没办法,闫千翊这个人既无耻又狡猾,要是像上次一样到了黑暗的地方,还指不定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

    然而,出乎白雪意料的是,今天晚上的闫千翊居然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直盯着白雪看,眼神十分深邃,等把白雪看得不好意思了,他又用目光在宴会厅里四处搜索,看到小阿木跟张华在一起玩儿得很开心,他又笑了。

    一曲舞毕,白雪想走,闫千翊抓着她的手却突然用力。

    “干什么?”

    “跳舞。”

    “已经跳过了。”

    “再跳一首曲子。”

    “闫千翊,你说话不算话。”

    对于白雪的评价,闫千翊欣然接受,还说道:“我承认,顺便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不想失去这份工作的话,最好陪我继续跳!”

    “你……”白雪看着面前这个面带微笑的英俊的男人,咬牙切齿道:“卑鄙!”

    “谢谢。”闫千翊跟白雪道谢,然后再次揽住了她的腰,仿佛白雪刚才说的话不是在骂他,反而是在表扬他。

    白雪有些无奈了:以前怎么没发现闫千翊这么无耻?

    随着闫千翊一起迈动舞步,白雪总觉得不舒服,几年前闫千翊说过的话也再次回响在她的耳边:如果有谁敢骗我,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话是闫千翊自己说的,所以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报复自己吗?

    “闫千翊。”白雪轻启朱唇。

    “嗯?”闫千翊看着白雪,唇角微勾,一个发出,显得慵懒又随意。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雪十分郑重的问。

    如果是想报复她,那他现在已经是欧卡漫画的老板了,直接把她从公司开除不就行了吗?这样留着她,是为了方便慢慢折磨她吗?

    从白雪的脸上,闫千翊看不到一丝友善,看到的仅仅是防备,以及厌恶。

    “当年的事,你恨我?”闫千翊没有回答白雪的问题,而是轻声发问。

    白雪把脸扭开,不再看闫千翊,语气却十分坚定的回答道:“恨!”

    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的时候,闫千翊也背弃了她,只有蓝于泽在自己身边一直陪着自己,照顾自己。自己流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国外这些年,也是蓝于泽在自己身边,那些时候闫千翊又在哪儿?这些事,她怎么可能不恨?

    “我不是说那件事,我说的是,你的第一次。”闫千翊腾出一只手捏住白雪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跟白雪做的时候,那种紧致,那种感觉,虽然当时被下了药,但是捅破那层膜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白雪的疼痛;起初他以为身下这个人是沈梦涵,想着反正她也不过是卖给了自己,对她从未怜惜过,可是有一次,在自己强制和她发生关系后,闫千翊清楚听见她呢喃着那句话:我恨你,我好恨你。

    得知所有事情经过之后,这句话经常回响在闫千翊的耳边。当时她该是有多痛苦,有多绝望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白雪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闫千翊会问出这个问题,她震惊的看着闫千翊,却半天没有做出回答。

    她是恨他的吧,刚开始的时候恨过。那天晚上,他明明说过放她走,结果却又出尔反尔强迫她;在别墅里,他把她当成下人,当成玩偶,只要他想,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配合,那个时候,她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后来,知道了他和霍宁的事,他也谅解了她和南浩,之后好像就不恨了,然而就在他们的感情最好的时候,偏偏又发生了后来的事。

    白雪的脚步停住,闫千翊也是。

    “不说话?”

    闫千翊轻语,一句话把白雪唤醒。

    抬头,白雪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不行,不能说心里话,只要她说不恨他,那他一定会让回去,甚至有可能把阿木从她的身边抢走。不行,不可以,阿木是他的全部。

    “恨,从第一次,到之后的每一次我都恨你,越来越恨!”白雪红着眼眶,违心回答。

    闫千翊的手一僵,脸上却不露声色的浅笑着:“你说谎,你如果真的恨我,又怎么会每天给我做饭?我在洛杉矶做手术的时候,你天天去餐馆做我喜欢的菜,你……”

    “我那么做,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少受点罪罢了。”白雪冷笑,看着闫千翊说道:“你的脾气有多暴躁你不是不知道,我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你嫌弃,被你骂,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谨小慎微,只能卑躬屈膝的讨好你。”

    讨好?闫千翊的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原来,那些他以为是爱的表现,在她的眼里都只是讨好?这个女人,那都是在讨好自己?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用再瞒着你。当初是沈梦涵用四百万逼我代替她嫁给你,我没办法才会进了你们家的门,可是在你的心里,你的妻子不一直都是沈梦涵吗?她的家世跟你才足够相配,而我,不过是一个乡下丫头罢了,我的出身远远配不上你,不是吗?”白雪嘴唇颤动,说出这番话,心里难受至极。

    这些话都是当时沈梦涵告诉她的,本来她还不信,可是后来闫千翊看她的眼神没有一次不是异样。

    “我跟沈梦涵已经离婚了,而且……”

    “我知道,可是谁知道你们为什么离婚?”白雪冷笑一声,突然又道:“听说你这几年一直在找我是吗?你知道我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庆幸吗?庆幸自己没有被你找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