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二章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我该走了。”白雪说着,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就进了浴室。

    闫千翊在床上,显得有些懊恼。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想着她外面那个野男人吧?

    很快白雪就穿戴整齐从浴室里出来,却一点也没有停留的意思,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就想走,闫千翊见状,快速下床,伸手逮住了白雪的胳膊,一把把她扯到了自己怀里。

    “你放开我!”

    “那么着急,是要回去找你的野男人?”闫千翊想起昨天晚上那几通电话,一股怒意油然而生,双臂将白雪死死的禁锢在自己怀里。

    闫千翊身上没有穿着任何衣物,白雪被他抱在怀里,正好面对着他结实的胸膛。

    “野男人?”白雪抬起头,却见闫千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居然尽是蔑视。

    闫千翊唇角轻扯,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昨天晚上有个男人一直打电话找你,我真该把电话接通,让他听听当时你的声音!”

    这样的话,摆明了就是在羞辱白雪,在提醒她,昨天晚上她在他的身下有多淫荡。

    “你……”白雪羞愤,扬起手就朝着闫千翊的脸打去,可是手还在半空中就被闫千翊抓住。

    “想打我?”闫千翊冷笑,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动手。

    白雪脸上全是怒意,想把手从闫千翊手里抽出来,可闫千翊不仅不让她如愿,反而低头咬住了她的薄唇。

    “你这个女人,真是薄情!”几乎把白雪的嘴唇都吸肿了,闫千翊这才把白雪放开。

    白雪忽略掉嘴唇上的疼痛感,抽出手猛地把闫千翊一推,闫千翊的身体撞在墙壁上,一双眼睛升起怒火看向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我薄情?闫千翊,你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白雪眼里含着泪珠,这句话几乎是大吼出来的。

    闫千翊一怔,沉默了下来。

    对啊,他当初对她所做的一切确实很过分。

    如果不是当时听信了沈梦涵的一面之词,他也不会对白雪做出那样的事。

    那天早上,他把白雪一个人丢在酒店的房间,让她一个人面对那么多记者,最后他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脱身的;

    后来她去公司找他,希望他能站出来帮自己澄清,自己对她的请求不闻不问;

    她来自己的公司上班,自己用言语侮辱她,第一天就让人事部把她开除。

    这些事,她应该是恨他的吧!

    “我当时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的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把我踩在脚底下吗?闫千翊,你以为我是有多傻?我会相信你?”白雪冷笑。

    在闫千翊的眼里,她就是那样的蠢货吗?就那么好骗吗?

    见到白雪快哭出来的表情,闫千翊的心里也是一阵绞痛,他抓住白雪柔弱的双肩,说道:“我跟沈梦涵已经离婚了,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从来没有碰过她……白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原谅我,我们结婚。”

    “你以为我会信?”白雪再笑。

    闫千翊能这么年轻就在商场立足,智商不言而喻,所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傻瓜吧?可惜,白雪不是。

    “我是说真的……”

    “我不会跟你结婚的!闫千翊,你当初对我那么无情,现在兴趣来了,就想重温旧梦?是不是准备哪天玩腻了就再次把我一脚踢开?”白雪大吼着,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

    “我不会……”闫千翊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又想起昨天晚上打电话给白雪的那个人,脸上立刻变得冷酷起来,声音也冷了不少,问道:“你不肯跟我结婚,是因为那个男人是吧?”

    白雪没有说话。

    虽然没有看手机,但是光猜白雪就已经猜到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她的人是蓝于泽。自己一个晚上没有回去,蓝于泽和阿木应该急坏了。

    “我要走了!闫千翊,昨天晚上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跟当年一样吧!”白雪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闫千翊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当年,当年!白雪还是在怨他,在恨他!

    白雪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那一大一小正坐在沙发上垮着肩膀,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回头,看到是白雪,两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喜的表情。

    “小雪!”

    “妈咪!”

    蓝于泽有一种想抱住白雪的冲动,但是阿木却已经抢先一步跑到了白雪的怀里,蓝于泽只好站在一旁。

    昨天晚上白雪迟迟未归,他晚上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白雪都没有接,后来更是直接关机,蓝于泽急坏了,在外面找了整整一夜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见到白雪平安无事的回来,他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妈咪,你到哪里去了?爹地昨天晚上找了你整整一夜,都快找疯了!”阿木瞪着白雪,一脸的控诉。

    昨天晚上爹地为了找妈咪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他担心妈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一夜都没有睡觉,也难怪会是这幅表情。

    居然夜不归宿,害得他和爹地担心,真是太过分了。

    “对不起啊,妈咪昨晚……”话还没说完,白雪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一些片段,她隐约记得自己和闫千翊缠绵的片段,男人似乎很生气,一直在发泄,一夜未曾停歇。

    见白雪的脸色有些不对,蓝于泽立刻走了过来,关切的问道:“小雪,你没事吧?”

    “没事。”白雪摇了摇头,勉强的笑着回答。

    蓝于泽伸手,把阿木从白雪怀里接过来,又说:“我看你好像很累,你先去睡会儿吧。”

    然后蓝于泽又转向小阿木说:“阿木,我们先让妈咪好好休息,好不好?”

    阿木虽然很关心昨天晚上妈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既然爹地都这么说了,而且妈咪看起来也确实很累,也只好同意。

    白雪离开之后,闫千翊在房间里坐了很久,一直在抽烟,想着白雪对自己说话时那副绝情和憎恨的模样,总觉得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搅动着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