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二章有些事儿逃不开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明明他以前对自己那么好的,现在却对自己视而不见,甚至没有缘由的就开始厌恶自己!

    这样的闫千翊,好讨厌,真的好讨厌!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自己今天要跟着来餐厅?自虐吗?

    白雪在厕所里哭了一场,因为怕别人听见,所以声音很低,很压抑。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她这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开始洗手。

    无意间抬头,看到自己的一双眼睛已经因为哭过而通红。

    真的好红,好丑啊!

    洗完手之后,烘干,白雪刚想出去,却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撞在了一堵很结实的人墙上。

    不用看白雪就知道,那是一个男人,自己正撞在他的胸口,他的体魄很强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让白雪觉得有些熟悉,陷入了迷离。

    餐厅的洗手间虽然分男女,但是却是在同一条路过去,在路的尽头分了方向而已。

    “没事吧?”

    冷沉的声音传入白雪的耳朵,猛地一惊,抬头一看,居然是他。

    闫千翊。

    怪不得气息那么熟悉,离开这个怀抱,似乎已经好久了呢!

    看到白雪双眼通红,闫千翊的心里倏然一紧,几乎下意识的就问:“你哭过了?”

    白雪赶紧低下头,不让闫千翊看自己的眼睛,因为,自己现在这样很丑。

    她也没有回答闫千翊的问题,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告诉他自己哭过了?如果他问为什么呢?难道要说是因为他跟沈梦涵要结婚了吗?

    要是让闫千翊听到这样的话,那他只会更加鄙视自己吧?

    自从他眼睛好了之后,从来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这样的日子,甚至比她刚刚嫁进闫家的时候每天承受闫千翊的谩骂还要难过。

    可是,没办法啊!这就是命吧!

    没有得到白雪的回答,莫名的,闫千翊觉得有些懊恼。

    “我在问你话。”闫千翊又问,声音之冷,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

    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他问话那对方就必然会回答,像这样低头不语的,白雪还是第一个。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心里才会不爽吧,闫千翊心想。

    毕竟以往他都是被奉承惯了、被仰视惯了的人,可是这个白雪,居然对他不闻不问?

    “没有。”白雪忍住心里的抽疼,低低的回答了一声。

    回答完以后,白雪就想走,但是手臂却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打手拉住。

    白雪有些惊讶,抬头,就看见闫千翊的双眼似乎闪烁着某种愤怒,正在盯着自己。

    那种眼神,就像鹰隼正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也不知道为什么,白雪有些心虚,想要挣扎,却无法挣脱,闫千翊的力气实在大她太多。

    “你放开我!”白雪一边挣扎着一边抗议。

    可是闫千翊却丝毫也没有松手的意思。

    “告诉我,你为什么哭?”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白雪哭,闫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翊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住一样,难受得不得了,那种感觉,就像当年自己脑部受伤,双目失明之后躺在病床上却听说霍宁离开了并且不知下落一样。

    难受,很难受!

    “跟你有关系吗?”白雪冷着声音,抬头看着闫千翊反问。

    这个男人什么意思?他都已经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都已经跟别的女人睡过了,现在又在这里拉着自己不让自己走!

    白雪在心里咒骂着,闫千翊是脑子有病吗?以前不是那么讨厌自己吗?不是连正眼看自己一眼也不愿意吗?

    “姐夫,姐姐在外面等着你呢!”

    说这话的时候,白雪的双眼已经满是泪水。

    这样的白雪看得闫千翊的心里一阵抽疼,还有她那句“姐夫”。姐夫,她叫自己姐夫。对啊,她是沈梦涵的妹妹,沈梦涵是自己的妻子,那他现在这样算什么?

    终于,闫千翊松手了,白雪如释重负,转身离开。

    可闫千翊的心里,却怎么都觉得不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白雪那双因为痛哭而红肿的眼睛,怎么甩都甩不掉。

    “该死!”闫千翊低低的咒骂了一声。

    他好像……很在意自己的小姨子!

    白雪回来的时候,沈梦涵跟父母在餐桌前闲聊,看见白雪的眼睛红肿,俨然是哭过的模样,沈梦涵就觉得心里爽得要命,却还假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问:“呀,白雪,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白雪低了低头,声音有些沙哑的回答。

    沈太太一直很喜欢白雪,看到她的眼睛,不禁有些心疼地问:“白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的眼睛……”

    “妈!既然她都说没事那就别问了,不然又让她想起伤心事了多不好!”沈梦涵有些嗔怪的打断母亲的话说。

    沈太太一想,觉得女儿的话说得也有道理,于是也就没有再问什么。

    没一会儿,闫千翊也从洗手间回来了,刚坐下,他的目光就落在了白雪身上,可白雪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不能看!他已经不属于你了!白雪,你清醒一点!”白雪在心里无数次的告诫自己。

    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听到闫千翊的声音,她就会忍不住想去看他;只要听到沈梦涵叫一次“老公”,她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了一下。

    那种滋味儿,难受,难受得好像就快死掉了一样!

    白雪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个空间待下去,她用餐巾擦了擦嘴,有些抱歉地说:“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说完以后,也不等任何人答复,拿起自己的包就离开了。

    看着白雪的背影,闫千翊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

    “这孩子……没事吧?”沈太太有些担忧的看着餐厅门口。

    “妈,您不用管她,她这么大个人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沈梦涵有些不满的说。

    沈太太是她的母亲,而那个白雪只不过是暂时借住在他们家而已,母亲根本没有必要去关心她,在乎她。

    这就是沈梦涵内心深处的想法。

    但是她不知道,闫千翊放在餐桌底下的手却越握越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