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五十六章瞒过所有人的谎言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看到白雪开门,父亲笑了笑,朝着白雪招了招手说:“小雪,你回来了?快过来?”

    男人也回头,目光与白雪交会的时候流露出一丝温柔。

    “小雪?你是小雪?时间过得真快,都长这么大了!”霍庭走到呆若木鸡的白雪面前,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

    感受着这个陌生男人的体温,白雪一瞬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真的是自己的个个霍庭?那么多年了,哥哥真的回来了?

    白雪越想越激动,也伸出手,抱住了霍庭的腰。

    母亲端着刚出锅的菜从厨房里出来,正好看见两兄妹久别重逢的情况,笑着说:“小雪也回来了?肯定饿了吧?正好,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父亲在一旁,脸上也是久违的笑容。

    这样的父亲母亲,白雪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怎么说白雪也是因为帮养父母抵债才会嫁给闫千翊,这件事在白雪的心里一直是个心结,但是最近随着她和闫千翊的感情越来越好,对养父母的怨恨也不如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深了,见养父母跟自己打招呼,她也愉快的回应着,然后跟霍庭一起去洗手吃饭。

    霍庭毕竟离开家十多年了,饭桌上,爸爸妈妈一直往他的碗里夹菜,虽然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就是觉得开心,就连一直责怪霍庭当年不吭一声就离家出走的白父现在也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不一会儿的工夫,霍庭的饭碗里就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看着养父母对哥哥这么关心,白雪的心底生出一种感动,还有羡慕。

    如果是跟自己的亲生父母在一起,那她应该也是这样被捧在手心里的吧?

    想到这些,白雪的心里难免觉得有些难过。

    见白雪只是低头扒着白饭,既不吃菜也不说话,霍庭仿佛看穿了什么,夹了一块肉放到白雪的碗里,温柔的说:“小雪,你这么瘦,多吃点肉。”

    听着霍庭对自己的关心,白雪觉得自己的眼眶也湿润了。

    吃过饭,母亲很贤妻良母的去收拾碗筷,洗锅刷碗,白雪本来也想去帮忙,手腕却被霍庭拉住。

    “小雪,我们很多年没见了,我有不少话想跟你说,陪我出去走走吧。”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可是白雪从小就很喜欢霍庭,而且霍庭说得对,都这么多年没见了,所以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出了门,白雪和霍庭沿着小河走着,白雪说这些年养父母一直很思念霍庭,也问霍庭当年为什么不发一言就一走了之,霍庭却只是闷闷的低着头听着,并没有说话。

    感觉霍庭有些不对劲,白雪停住脚步,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哥?”

    霍庭被白雪这么一叫,也停住脚步,茫然的回过头看着白雪问:“啊?小雪,你叫我?”

    只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霍庭此刻的反应,白雪就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他肯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白雪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哥,我在跟你说话耶!”

    霍庭抱歉的笑了笑,抓了抓脑袋说:“不好意思啊,小雪,我走神了。”

    停顿了片刻,霍庭这才下定决心似的问:“小雪,我听爸妈说,你结婚了?”

    没想到霍庭会突然问起这个,白雪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伤感。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白雪反问。

    不用听白雪的回答,只看她现在的表情,霍庭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真的。其实昨天回家听父母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霍庭就已经知道这不会是假的,只是不死心的想听白雪亲口说。

    “爸妈说你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声音还是语气都很温柔,但是这样温柔的话从霍庭的嘴里说出来,却让白雪没有反抗的余地。

    白雪转过身,看着面前潺潺流动的河水,白雪这才把自己代嫁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霍庭,以及自己是怎么被沈梦涵威胁,刚到闫千翊的别墅的时候是怎么被闫千翊和别墅里的欺负全都说了出来,说着说着,两行热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霍庭站在白雪的身后安静的听着,心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着一样疼,看着白雪不断耸动的双肩,他扶住白雪的肩膀,把白雪转了个身,看到白雪脸上的泪痕,他的心里也觉得难受得紧。

    霍庭把白雪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有愧疚,也有心疼。

    “对不起,小雪,都是因为我,因为我不在,本来应该被人宠着的你现在却过着这样的生活,因为生活的压力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对不起,小雪,都是我这个哥哥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这些话,霍庭说得很自责。如果他当初没有离开,那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的局面,家里不会欠下那么多的债,他疼爱的妹妹还要因为还债嫁给一个根本没有感情的人。

    听着霍庭的话,白雪的心里也不好受。她一边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慰道:“哥,没事了,这些都过去了,现在你不是也回来了吗?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这是白雪一直以来都信奉的话。

    见到白雪这么乐观,霍庭的心里也得到了一丝安慰。

    似乎是为了转移话题,白雪又问:“对了,哥,当初你为什么一言不发的就走了?你去了哪儿?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白雪接二连三的提问,霍庭忍不住笑了,他放开白雪,笑着看着妹妹问:“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这么一来,白雪也觉得自己好像问得有点太多了,正想道歉,霍庭却已经开始一个一个的解答起来。

    “其实,我从小就不想待在这儿。”霍庭的声音很轻,很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