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七章为什么不能成全我们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闫千翊的眉毛微微的皱了皱,对着被自己禁锢在怀里的人儿轻声说:“叫我的名字,梦涵。”

    白雪心里一惊。他让她叫他的名字,这是不是说明他对她的感觉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在他面前,她并不是自己,她是沈梦涵,是沈梦涵的替代品而已。

    “千翊。”内心虽然纠结得难受,但是白雪还是照闫千翊说的话做了,末了又说:“你先放开我,你把我弄疼了。”

    一听白雪说疼,闫千翊立刻闪电般的就放开了她,还一脸紧张地问:“疼吗?哪儿疼?是不是我太用力了?”

    看着闫千翊那一脸的严肃,白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暗想看来这招比自己用蛮力推他要管用得多。而闫千翊听到白雪的笑声,知道她没事,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但是没一会儿,那抹笑容就散开了。

    “梦涵,我有话跟你说。”闫千翊的脸上,表情十分严肃,丝毫不亚于刚才。

    见闫千翊这么郑重其事,白雪也收起了玩笑的神情,一本正经地问:“什么话?你说吧,我听着。”

    闫千翊摸索了一会儿,在走廊的扶手上坐了下来,看着面前模模糊糊的一片,回忆起那些往事,他脸上的表情温和了许多。

    白雪不知道闫千翊想到了什么会带上这样的表情,但是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着,好难受。之后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吃醋了。

    “这片花园,是我和一个女孩儿一起种的。”闫千翊回忆着往事,开始跟白雪讲述起来。

    “女孩儿?”白雪把闫千翊的话重复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是别墅阁楼上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吗?”

    闫千翊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是我的妹妹,霍宁。”

    妹妹?

    白雪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如果那个女孩跟闫千翊是兄妹,那为什么两个人的姓氏不一样?要说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倒也有可能,但是闫千翊的母亲并不姓霍,这么一来,这就说不通了。还有,从阁楼里的那些照片上看,闫千翊和那个女孩儿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而且那种亲密绝对不是来源于兄妹,而是……情侣……

    似乎是看透了白雪的心事,闫千翊接着又说:“你别误会,她不是我的亲生妹妹,只是我父母从外面捡回来的,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原来是这样!那一切就说得通了!白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此刻连呼吸也顺畅了不少。

    闫千翊接着往下说。

    霍宁比闫千翊小两岁,本来是跟父母来这座城市看望亲戚,可是跟父母走散了,遇到了闫父闫母,闫父闫母就把她带回了老宅。那时候霍宁还小,小到连话都说不清楚,身上也没有什么能说明她身份的东西,所以闫父闫母就一直把她留在身边,照顾她长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们告诉闫千翊,这是他的妹妹。

    闫千翊从小就跟霍宁一起长大,他们一起玩,一起上学,霍宁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不敢告诉闫父闫母,就会去找闫千翊,哭着喊着让闫千翊帮她出气,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说着说着,闫千翊仿佛当白雪不存在一样,自顾自的就笑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很怀念他跟霍宁那段童年时光。

    后来他们渐渐长大了,闫千翊发现霍宁跟身边其他的女孩子都不一样。那些女孩也对闫千翊好,从来不对他发脾气,会做各种讨他喜欢的事他喜欢什么她们就做什么。可是霍宁不一样,她从来不会刻意迎合闫千翊,而且闫千翊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让她不高兴了,她就不管天不管地的跟闫千翊发脾气,很可爱。

    因为知道自己跟霍宁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闫千翊并没有压抑自己对她的感情,霍宁十六岁生日那天——其实闫千翊也不知道那天是不是霍宁的生日,父母说他们是那天把霍宁捡回来的,所以就每年的那天给她过生日——她十六岁生日那天,闫千翊跟她表白,她也答应了。

    霍宁不喜欢名牌奢侈品,反而很喜欢闫千翊送给她的小东西,就算是街头随便花点钱就能买到的小玩意儿,只要是闫千翊送给她的,她都能高兴半天。

    白雪就站在闫千翊的身后,一直只是安静的听着,很懂事的没有插话,但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闫千翊继续说着。

    他跟霍宁的感情一直很好,虽然也会小打小闹,但是却从来不会真的生气。后来有一天,他们的事被我闫父闫母知道了,他们说闫千翊和霍宁是兄妹,所以两个人不能在一起,让他们分手。霍宁不同意,闫千翊也不同意,闫千翊问自己的爸爸妈妈,他跟宁霍宁之间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可是……

    说到这儿,闫千翊突然苦笑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前方那一片茫然问站在身后的白雪:“梦涵,你知道我父母当时是怎么跟我说的吗?”

    “不知道。”白雪站在身后,老老实实的回答,音量不大不小,刚好足以让闫千翊听清。

    闫千翊又开始冷笑起来,双手抓住身下的木头扶手,指甲都快嵌了进去。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了刚才那种幸福和温暖,有的是憎恨,是愤怒,还有鄙夷。

    “他们告诉我,我跟宁儿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宁儿是一个不知来处的人,而我是闫氏集团的大少爷,以后要接管集团,所以我的婚姻一定要门当户对。“

    白雪心里一阵颤抖。

    原来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会看中沈梦涵,才会让闫千翊娶沈梦涵?那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所以闫千翊一开始的时候才会那么讨厌自己,好像一点也不想看见她?

    “那……”

    白雪想问,但是话还没出口,坐在扶手上的闫千翊又开始继续讲述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