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五章会错意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秘书答应一声,匆匆去办了,闫千翊则是被助手搀扶着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尽管闫千翊平时很少来公司,但是他的办公室一直都有人在打扫,所以不管闫千翊什么时候来,这里都十分整洁干净。

    没一会儿,秘书便带来了沈家二老。

    沈千豪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苍老。沈太太站在他身边,倒是显得年轻许多,一颦一笑相当得体。

    当然,这些闫千翊也看不到,他能看到的,只是两团模糊的影子而已。

    “二位请坐吧。”闫千翊首先打了招呼。

    虽然是沈家的女婿,但是闫千翊对这两个人却并没有什么好感:能因为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女儿幸福的,会是什么好人?

    沈家二老完全没有觉察到闫千翊对他们的厌恶情绪,笑眯眯的在闫千翊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相视一看之后,还是沈千豪首先开口。

    “千翊,最近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我们集团惹上了一点麻烦,感谢闫氏帮忙……”

    “是沈梦涵哭着喊着非得让我帮忙,我嫌烦了才会出手。”闫千翊打断沈千豪的话,不留一丝情面的回答。

    这么一说,不仅让沈家二老下不来台,还等于是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在闫家过得一点都不好。

    不过闫千翊也猜到他们不会在乎:如果他们真的在乎自己的女儿过得好不好,也就不会让她嫁给自己了。

    这一点,闫千翊倒是猜得很准,沈家二老还真的不在乎,毕竟现在闫家的那位也不是他们的宝贝女儿沈梦涵,在听到闫千翊的话的时候,沈太太的心里还闪过一丝欣慰,庆幸自己的宝贝女儿没有嫁过去。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面子总得过,该演的戏也得演。

    沈太太蹙了蹙眉,有些踌躇地说:“千翊,梦涵她……她还好吗?我都好久没看见她了,还想着什么时候你们一起回来一趟。”

    闫千翊的嘴角却勾起一丝不满,反问道:“怎么,沈太太特意问起梦涵的情况,是觉得我会对她不好吗?”

    沈太太的意思完全被闫千翊曲解,一时间,她脸上的高贵竟也消失了大半,拽了拽老公的休息,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

    沈千豪握了握妻子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这才看向闫千翊笑着说:“不是,千翊,你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你和梦涵结婚以后还没一起回过家,这总归有点不合规矩,所以……”

    “这件事我自有安排,就不牢你们费心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二位请回吧。”闫千翊再次打断了沈千豪的话,字里行间已经摆明了是在下逐客令。

    早就听说过闫千翊脾气不好,但是没想到居然差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怎么说也是闫千翊的长辈,闫千翊居然这么跟他们说话?

    尽管沈家二老心里都觉得有些窝火,但是现在集团遇到的问题还得仰仗闫家,于是沈千豪不得不腆着一张老脸,依旧笑着说:“千翊,我们来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想问公司的事,你也知道,这次沈氏遭到……”

    “我已经在着手处理,二位如果不放心,大可以去找别人。”闫千翊说话,简直半分情面也不留,根本没把他们当成岳父岳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甚至没把他们当成长辈看。

    闫千翊说话如此不好听,沈千豪想着他反正也看不见,所以脸色也开始难堪起来,有些不高兴地说:“既然这样,那就拜托你了。另外,也希望你能对梦涵好一点。”

    闫千翊哼哼一声,没有答话,让助手送二老出去,等助手回来以后,他问:“他们刚才什么表情?”

    助手看了看闫千翊,有些不敢作答,闫千翊没了耐心,几分愠怒爬上脸颊。

    “要是不想说就收拾东西回家去!”

    听到闫千翊这么说了,助手当即就吓了一跳。就算不为别的,为了这份比其他地方高几倍的工资他也要留在闫氏集团啊!

    助手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回答:“刚来的时候倒还好,只是后来……”

    “后来怎么了?”闫千翊追问。

    “后来……后来沈先生好像有点不高兴了。”助手一边说着话,还不忘一边观察着闫千翊的面部表情,做好了随时更换说法的准备。

    不过跟他预料的不一样,闫千翊并没有发火,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带着些轻蔑说:“他在不高兴还不是得靠我给他解决麻烦?沈家的人,无利不起早,没有一个好东西!”

    助手在旁边应付着答了两句,但是心里却有着自己的想法。

    就算沈家二老是带着目的过来的,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总裁的长辈,总裁刚才那样跟他们说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当然,这些话助手也就只能自己随便想想,半个字也不敢从嘴巴里吐出来。

    闫千翊回到家的时候,白雪已经做好了饭。看到闫千翊回来,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走过去扶住闫千翊说:“今天回来得比较早一点。”

    闫千翊有些不高兴,别过头问她:“怎么,你是希望我天天都很晚才回来吗?”

    白雪答了一声“不是”,心里却在嘀咕:自己就随便说了一句实话,怎么就惹他不高兴了?

    到餐桌前坐下,闫千翊嗅了嗅:今天晚上的饭菜好像还不错!

    白雪端来水盆给他洗手,又细心的用毛巾给他擦干,在他旁边坐下。

    “好了,可以吃饭了。”白雪一边说着,一边往闫千翊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

    闫千翊尝了一口,是他喜欢的味道。

    “今天晚上怎么做这么多菜?”闫千翊吃着饭,突然问。

    白雪有些吃惊,下意识地反问:“你怎么知道?”

    等话全部出口,白雪才觉察到自己好像说错什么话了。她知道闫千翊并没有完全瞎,所以应该是能看见一些影子的,正想解释,却听闫千翊说:“闻到的,跟平时不太一样。”

    平时白雪做饭基本就是两菜一汤,刚好两个人的分量,可是今天晚上的菜味道却很杂,跟平时有点不一样。

    白雪愣愣的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心里却想着:以前听说有眼疾的人听觉或者嗅觉就会特别好,看来是真的。

    只顾着自己想事情,倒忽略了闫千翊的问题,白雪正扒着饭,突然就听见闫千翊问:“怎么不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