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章婆媳关系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虽然心里有些怨恨自己的父母,但是毕竟也是他们把自己养大的,自从中秋过后白雪也没回去看过他们,想起这些白雪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家里的一切还是没变,父亲喜欢抽烟,哪怕自己回家了也没半点收敛,依旧在吞云吐雾,满屋子全是呛人的烟味;母亲也跟以前一样,一直喋喋不休,一个劲的追问自己和闫千翊的婚姻生活。

    “小雪啊,上次你回来匆匆忙忙的,也没来得及问你,你跟闫家那个少爷到底相处得怎么样啊?”母亲一边择菜一边问

    “不怎么样,有钱人都有怪癖,难以接近。”白雪耷拉着眼皮回答。

    母亲一脸的不认同,看着白雪十分认真的说:“不要这么想!不管怎么样,那闫家可是本地的首富!真是祖上积德才让你嫁给了他,你一定要好好跟闫少爷相处,平时说话嘴甜点儿,不要做让他不开心的事……”

    “妈。”白雪打断母亲的话,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叹了口气说:“算了,有些事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明白。”

    确实,所有的罪都只能自己受着,在养父母看来,自己嫁给闫千翊是无上的荣耀,可是自己在闫家遭受到的一切,他们又怎么会明白?

    可是对于白雪的话,母亲却是一脸的反对。

    “你说什么呢?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话都多,有什么事是我不明白的?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忍让,你平时多让着点儿闫少爷就是了。对了,你那个同学,叫沈梦涵的那个,对我们也不错,所以你更要对闫少爷好一点,别让闫少爷生你那个同学的事。”

    母亲说得津津有味,可白雪却听得连眉毛都在发抖。

    如果不是父母贪图便宜,这么会被人骗,欠了别人几百万?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欠了钱,自己又怎么会受沈梦涵的威胁嫁给闫千翊,受那些折磨?

    母亲并没有注意到白雪的表情,但是脸上却已经开始有些落寞,过了一会儿,她说:“小雪,对不起。”

    白雪没想到母亲会突然跟自己道歉,一时之间乱了方寸。

    “妈,我……我不是……”

    “说到底,其实你也只不过是我们的养女,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一切都让你来承担,确实有点重了,不过……”

    母亲说着,眼眶已经有些湿润。

    “如果小庭在,这些事情也落不到你的身上……”

    “还提他干什么?那个白眼狼!哼!”坐在一旁抽烟的父亲听到母亲的话,敲了敲手里的烟斗,显得有些怒不可遏。

    母亲没有再说话,双肩却开始不受控制的耸动。

    白雪抚着母亲的话不停的安慰她,但是关于“小庭”,却没有多说一个字。

    小庭,全名叫霍庭,是父母的亲生儿子,比白雪要大几岁。

    白雪刚来家里的时候还小,但是对于霍庭的印象却很深刻。

    记忆中,霍庭对她很好,似乎永远都是笑眯眯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霍庭还有许许多多的梦想,他想走出这个小地方,去很大很大的城市发展。

    没过多久,霍庭就从家里消失了。

    那天早上,白雪天还没亮就听到父母说霍庭不见了,然后他们疯狂的找,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一直到现在。

    从那之后,父母再也没有对外提起过这个儿子,他们对白雪说,从今以后,他们就只有她这一个女儿了。有时候母亲还是会忍不住想起霍庭,但是只要被父亲知道,父亲就会大发雷霆。

    今天也是一样。

    白雪并没有在家待多长时间,吃过饭以后她就回去了。霍庭两个字,在父亲那里是无形的雷区,她从来不敢触碰。

    回到别墅的时候是四点过,这个时间距离闫千翊回来还早,可是别墅的大门居然没有是开着的。

    站在开着的大门前,白雪的心里生出一阵害怕。

    难道是闫千翊今天提前回来了?他曾经说过,即便是他不在的时候自己也不能随便出门,如果让他知道的话……

    一想到闫千翊在床上的凶狠,白雪的额头不禁冒出了冷汗。

    “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说是他!”白雪双手合在胸前祈祷着,同时慢慢的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闫母静静的坐在那里喝茶。

    白雪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走上前问道:“妈,您怎么突然过来了?”

    看到白雪,闫母放下茶盏,朝着这个儿媳妇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坐下。

    白雪顺从的坐在了闫母身边。

    “我听说最近千翊一直在忙公司的事,很少在家,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想过来陪陪你。”顿了顿,闫母又补上了一句:“来之前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

    白雪一愣,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开机,果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老宅那边的座机打来的

    因为难得回一趟家陪父母,白雪不想被打扰,所以就把手机关机了,没想到却因此错过了闫母的电话。

    “对不起,我回了趟家,因为……”

    话说了一半,白雪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总不至于说因为平时闫千翊管得很严,连家门都不让她出,所以他才趁着闫千翊不在回家的吧?

    尽管白雪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闫母却已经明白了什么。

    都说知子莫若母,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闫千翊是什么脾气,没有人比她这个做母亲的更了解。

    “千翊的脾气不好,在我和他爸面前也是这样,这段时间,委屈你了吧?”闫母说着,还拉过了白雪的手:“不过,以前千翊并不是这样的。”

    白雪没想到闫母会把她的手握在手心,因为没有习惯这样的接触,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但是看着闫母脸上温和的慈母心情,她还是忍住了,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