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十六章是不是在想他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这一次白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猛地回过头去看向身后的佣人。

    “这么闲在是不用干活儿吗?闲着没事嚼舌头根,不如干好分内的活儿,免得到时候少爷怪罪起来,你们谁也担当不起。”白雪瞥了一眼身后一地泡沫还未清洁干净的地板。

    几个佣人飞快的离去,谁也不敢贸然顶撞了她。

    望着衣柜里这件礼服,白雪看的出神,当初自己也幻想过有一件完美无限的礼服。穿上它,与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并肩走入教堂,听着神父神圣的宣读,二人互换戒指。

    莞尔,二人宣读爱的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现在自己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掌控,谈何提起什么心爱的人。

    在她当下的处境,唯独将闫千翎幻想成自己的挚爱,也就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毫无怨言的对他无条件付出。

    回过神来,她已经泪流两颊,随手抓起抽纸,模糊的擦拭一下自己的脸颊关上衣柜上了床。

    白雪刚闭上眼睛想睡觉,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白雪蹙眉,问道:“谁啊?”

    “沈小姐,您睡了吗?少爷请您过去一趟。”门外,管家的声音响起。

    “真麻烦。”白雪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稍后平静的说:“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白雪到闫千翊房间的时候,闫千翊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管家站在床头,一看见白雪,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

    “沈小姐,您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帮您准备好了,我就在门外,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您可以随时叫我。”管家说完,正想离开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闫千翊却突然说话了:

    “没你的事了,回去休息。”

    管家听罢,心下立刻明白了什么,点头哈腰的答应之后,快步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看着厚厚的房门被关上,白雪在心里无声叹息:刚刚那句话,她多希望是闫千翊对自己说的啊!

    念头刚刚闪过,白雪马上又苦笑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准备好精油,白雪像往常一样,动作轻柔的为闫千翊做着按摩。

    床上,闫千翊原本紧蹙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这个女人在,他晚上就会睡得很好。

    可白雪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心里还在想着参加晚宴的事。

    本来想好好睡一觉,谁知道都躺床上了还被叫到闫千翊这儿来,既然这样,那还不如趁着这个时间想想宴会那天怎么办吧。

    刚刚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勉强找到一些关于沈梦涵和王总的信息,反正离宴会还有几天,既然这样,那就好好上网查查,说不定还会找到什么其他消息呢?

    对,就这么干!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心里有了主意,白雪一激动,手上的动作也无意识的加重了不少。、

    “嗯!”闫千翊吃痛的闷哼一声,才刚舒展开的眉头刹那间又紧蹙成了一团。

    “你想弄死我吗?嗯?弄死我,然后跟你的小男朋友双宿双飞?”闫千翊充分展现自己的毒舌功力,戏谑着侮辱白雪。

    反应过来的白雪也知道自己下手重了,手上的动作停了片刻,她轻声说:“对不起。”

    这声音,温柔如水。

    可听在闫千翊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敷衍他。

    “怎么,今天突然学乖巧了?前几天不是还敢跟我顶嘴吗?”

    白雪咬着下嘴唇,扭了扭头。

    前几天是她太冲动了,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和闫千翊杠上,那时候她在心里幻想着,也许闫千翊烦透了那样子她就会把她休掉吧,那样她就可以自由了。

    可冷静下来一想,那样未免太冒险了,沈梦涵不是说过吗:你败坏的可是我的名节!

    如果堂堂沈家大小姐才结婚一个月就被休了,那沈梦涵和沈家肯定会恼羞成怒吧。那样的话,自己和父母就要遭殃了。

    白雪只顾着自己沉思反省,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上的闫千翊。

    这个女人真的是活腻了,按摩停了不说,居然连话都不跟自己说了。

    心里突然窜上了一股无名火气。

    凭着感觉,闫千翊伸手拽住白雪的手腕,猛地把她拉到了身边。

    白雪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加之闫千翊动作粗鲁,把她的手臂拽得生疼,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怕我?”闫千翊掐着白雪的下巴,他想看清面前女人的表情,可拼尽全力也无法看清,他的视线里仍是模糊一团。

    心里的火气瞬时又大了。

    “我……”白雪看着闫千翊近在咫尺愠怒的脸,小手攥紧,心里有紧张,也有害怕。

    她的沉默更加让闫千翊不满。

    “不说话?是不是在想你的那个小男朋友?嗯?”因为生气,闫千翊掐着白雪下巴的手也更加用力了:“沈梦涵,别那么不知廉耻,你已经嫁给了我,你是我的人!”

    说完,闫千翊照着白雪的唇瓣就吻了下去,霸道,粗野,毫不温柔。

    与此同时,他的手上没有任何停顿的将白雪和自己的衣物尽数除去。

    疼痛让白雪忍不住叫出了声,却更加刺激闫千翊。

    白雪想要挣扎,但是男女之间的力气相差甚大,自己的双手又被闫千翊禁锢住,根本无从反抗。

    白雪只能躺在床上,默默忍受着闫千翊的粗鲁。

    果然,一切跟自己预想的并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