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章心有所属的提线木偶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手儿

    吃完了早餐后,闫千翊便去书房处理公务,有专门的人负责来给他送未处理完的文件,口头汇报,顺便开语音会议。

    自从他的眼睛受伤了后,便没有再去过公司。

    在这个时间,白雪才能得到短暂的自由。

    自由也是相对的,比一天到晚待在他身边受气来讲,能离开他,就是最好的自由了。

    白雪不喜欢逛别墅,她只想离他远远的,而闫千翊已经把她工作给辞了,连公婆都说让她好好照顾闫千翊。

    因此,无处可去的时候,别墅后面的一个秋千,便是她经常驻足的地方。

    有微风拂过,带来浅浅的花香,脚下青草蔓生,倒是僻静的很。

    白雪靠在秋千上,闭目养神。

    手机在一旁忽然亮了一下。

    她情绪低落的拿起来,原来是一条短信。

    是南浩,她之前的男朋友,这一个月以来她没机会找他说清楚,没想到他还会发短信过来。

    也对,是该跟他摊牌了,毕竟,她已经结婚了。

    这段时间南浩一直在跟她发短信,问她为什么不在家,为什么不去学校……她一句话都答不出来。

    收件箱里已经躺满了他的短信,却没有一条她的回信。

    白雪点开短信。

    你结婚了?怎么回事,你能出来一下吗?明天老地方见,我会一直等你。

    她缓缓的放下了手机,睫毛颤动,却强忍住泪水。

    她跟南浩在一起五年了,感情一直很好,之前还约定好了一毕业就结婚的。

    她就这么无端的消失了大半个月,再怎么着都得给他一个交代。

    所以,去见见吧,就当是最后一面。

    她的手握成了拳头。

    书房

    白雪端着一杯绿茶,扣了扣门,走了进去。

    闫千翊刚开完了一个电话会议,疲惫的坐在转椅里闭目养神。

    白雪的脚步顿了顿,继而轻轻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把手中的茶杯放下。

    闫千翊习惯了她的味道,并没有排斥,沉默的看着她。

    “你喝点水。”她把茶杯往前推了推。

    想起来他看不见,便把茶杯端起来,递给他。

    闫千翊抿了一口,旋即重重的将它摔在了桌子上,茶水四溅出来,打湿了桌面。

    “你泡的这什么茶,这么凉!”他冷漠的看着她,语气恶劣到不行,下颚的每一根线条都绷的极直,浑身裹着冬日般凛冽的气息,无端叫人畏惧。

    白雪赶紧把杯子收走,又重新倒了一杯水。

    这一次闫千翊接过的时候,手一歪,没有拿稳,那杯子便摔了下去,一整杯热水,全都泼在了白雪的身上。

    正是夏天,那热水沾了皮肤,立即烫红了好大一片。

    饶是白雪一向都不喊疼,在那一秒也没忍住,下意识的蹲了下去,捂住小腿那块儿,似乎有无数个小虫子密密麻麻的啃噬着那一块的皮肤似的,痛的她冷汗冒出来。

    闫千翊只能通过她的反应来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愣了两秒后,冷冷的开口:“连端杯茶都端不动?你早上没吃饭是么?”

    白雪的嘴唇颤了颤,从喉头逼出三个字来:“对不起。”

    “滚,不会伺候人就给我学会了再来,见了你我就烦!”闫千翊烦躁的站起身来,眉头紧蹙在一起,整个人跟个气球一般,一碰就要炸,尤其是她不经意的痛吟,说不出的刺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白雪低垂着头:“我知道了。”说完后便慢慢的站起来。

    就在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白雪迟疑了两秒,便接了起来,正走到门口。

    电话那头是白母小心翼翼的声音:“小雪啊,你明天有空吗,能不能回来一趟?”

    白雪静了两秒,语气很冷:“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去,她不是已经把她卖了么?那从今以后,她都不再是她的女儿。

    “是这样的,关于那两百万,还得你签个字,你回来一趟,把手续办一下吧。”白母尽量把语气放的稀松平常一些。

    白雪揉了揉眉心,靠在门上,有些疲惫:“好,我知道了。”

    如今,木已成舟,事情都成了定局,只能无奈的接受。

    现在她都嫁过来了,但是那两百万却没有还给债主,那才是得不偿失。

    她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拖着步子,一点点走了回去。

    “闫少爷。”白雪的声音很低,如果不是书房内很安静的话,他几乎都听不见。

    “不是让你滚了么,谁让你进来的?!”

    一只钢笔狠狠的朝着她砸过来,带着一阵劲风。

    白雪吃力的躲了一下,才没有被笔砸中。

    “对不起,我只是想请个假,请完了我马上滚。”她急急的说着,手不安的拧紧了裙子,“刚才我妈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回家一趟,可以吗?”

    “我凭什么给你批假?”闫千翊的唇角弯起,泛着冷笑,看她的目光像是缠了一层冰,连面色也变得极冷,“不是你费尽心思非要做我的女人么?那一张纸你也拿到了,那现在,你做什么都得按照我闫家的规矩来,不愿意就滚,大门在那里,没人拦着!”

    一时之间室内极静,只有风从窗户吹过的沙沙声。

    白雪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体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她没有,她没有做过这些……

    她是被逼着代嫁给他的,她没有耍手段费心机非要做他的妻子,她不稀罕!

    “我只是想明天回家一趟……”她倔强的抿了抿唇,没有屈服在他的怒火之下,“是,我是嫁给你了,但我不是卖给你了!”

    他不能连她的人生自由都限制!

    闫千翊有些讶异,但转瞬即逝。

    没想到,之前以为她是只小白兔,一直隐忍,却在今天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嫁给我,难道不是卖给我了么?”闫千翊冷笑,英俊的脸上覆着一层薄冰,“你以为你家有多清白?这桩婚事,他们也是功不可没,捞到了不少好处吧。”

    白雪的手指掐进自己的肉里,掌心血肉模糊一片。

    原来他就是这么想的,难怪一直把她当下人使唤,动不动就对她冷嘲热讽。

    呵,她现在总算明白原因了。

    可他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她只是个局外人,至于闫家和沈家的浑水,跟她没关系。

    她一句话都不想说下去了,直接转身就走,愤怒的情绪交织在她胸口,如同一块大石头。

    “滚,滚了就别回来!”

    又是一个不明物飞过来,白雪堪堪躲过,头也不回的离开。

    闫千翊的眸中有怒火燃烧,他望向大门的方向,却只能看到女人毫不留情离开的模糊背影,下一秒,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被他掀到了地上!

    还敢给他甩脸色,说她两句还反了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