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透视医皇 第956章 别看我,我可满足不了你

时间:2018-05-17作者:青橄榄树

    当托丝蕾洗净身子,披着一条浴巾,光着脚丫,极为明艳动人的出来时,不由大吃了一惊。

    因为李真不见了,他刚才坐的地方换成一个女人,短头发,长裙子。

    这身打扮十分熟悉,有点怪异。

    托丝蕾心中一凛,不由厉声问道:”你是谁?“

    那女人慢慢回过头,冲她嫣然一笑,道:“我就是你啊,托丝蕾。”

    不过,她说话的声音竟然是男人的声音。

    那张漂亮的脸蛋,配着这个怪异的男声,让屋子的气氛瞬间怪异恐怖起来。

    托丝蕾惊骇得就张口大声呼叫,但很快发现自已叫不声来。

    因为那个女人竟然用看不见的速度,鬼魅般飘到她面前,闪电伸手点住了她的哑穴,及全身几处大穴,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亲爱的蕾姐,你人真漂亮,身材真好,只是我不能享用你,好乖乖,你就上床好好休息吧。”

    那女人毫不费力地横抱着托丝蕾,朝床走过去。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李真所装扮的。

    他按照托丝蕾的形象重新复制了一个托丝蕾,虽然一些细节方面不能完全复制,但一看之下,也很难让人分辩出来,谁真谁假。

    这难怪让真托丝蕾如同看见鬼一样,恐惧无比。

    这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镇定下来。

    “哦,不好意思,没吓着你吧。我都忘了要改变声音的。”

    李零点将托丝蕾放在床上,伸手在喉间捏了几下,就发出如同女人一般的尖细悦耳声音。

    他朝目瞪口呆的托丝蕾笑了笑,道:“好宝贝,你休息一会儿,等我忙完了事情后,再来找你玩玩。”

    说罢,肆无忌惮地在女人高耸的丰满上抓了两下,把女人气得怒目圆睁,满脸通红。

    她万万没想到,自已打一世的鹰,到头来居然被一只小麻雀给啄瞎了眼睛。

    这让她那颗强大的心灵如何能承受得了呢。

    这一刻,她明白了,自已被这个恶棍给利用了,还被当作傻子一样,带他来房里做十一郎。

    特么的要是让上头知道内幕,还不直接用棒球杆子捅她的下体啊。

    自已也真是欠搞,才弄这么一出戏来,这真叫引狼入室,既害了自已,又害了别人。

    只是,刚才这个家伙的表现,可不是一个普通人的身后,那快得令人发指的速度,还有这神出鬼没的点穴手,这无一不是江湖大侠所具备的装备吗。

    细思极恐,让她的心里更加恐惧起来。

    自已引来这么一个大高手进来,岂不是把自已往死路上逼吗。

    看来这次可是真的在劫难逃。

    李真可不管托丝蕾脑子里那么多的想法。

    他忽然变得杀气腾腾的样子,冷声问道:“现在我要问你几件事情,你得给我老实回答,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托丝蕾眨巴着眼睛,表示答应。

    于是,李真解开她的哑穴。

    然而,她并没有叫喊,只是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对我下手,你是不是吃了豹子胆?”

    毕竟,她的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了解到的。

    “我是什么人不要紧,要紧的我还不爱吃豹子胆呢,我可是吃了龙胆来的。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天雄公司派你们到这里来驻守。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值得你们来这么多人保护?”

    “恕无奉告,要杀要剐,老娘悉听尊便。”

    托丝蕾冷笑一声,很硬气地说道,眼中闪过一股霸道之气。

    “是吗,要不这样子,我弄得你舒服了,你就给我全部说出来,怎么样?”

    李真忽然嘻皮笑脸地说道。

    对付这种硬骨头,他想换一种很温柔的方式。

    “哼,可以啊,只要你弄得老娘我舒服,老娘就全部告诉你所有的真相。”

    托丝蕾双眼闪过一丝亮光,嘲笑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上了啊。”

    李真说着,就连点女人几处大穴,将真气暗运了进去。

    “你,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是上我吗?“

    托丝蕾大惊失色,她感到身上有几处地方忽然间涌进什么东西似的,极是怪异难受。

    ”上你,我还嫌脏呢,呆会儿你可别兴奋得叫起来,不行,我不相信你,我要找东西塞住你的嘴巴。“

    李真左看右看,就看到地上一双托丝蕾自已的臭袜子,于是拿起来,直接塞在女人的嘴里面。

    ”呜呜……“

    托丝蕾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又不能动弹,只得凶狠地盯着李真,恨不得上前杀了他。

    她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臭袜子塞嘴的待遇。

    这种莫大的侮辱,当真是难以忍受。

    很快,她脸色一变,因为感到体内好象有几条小虫子在爬一样,不痛,但很痒,也很酥,令她身体不禁一阵酥软起来,好象有人在轻轻抚摸着身体一样。

    她吃惊地盯着李真,拼命地眨着眼睛,口中呜呜个不停,想问李真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事。

    她从来没有尝过虫子在体内爬的滋味,所以心里不由自主地恐惧起来。

    要知道,女人天生对爬行的虫子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李真取一个高脚杯,又在冰箱里拿一瓶红酒,倒了半杯红酒,抽了一张椅子,坐在托丝蕾面前,举着杯子,笑嘻嘻地说道:”我就等着你自娱自乐的享受吧。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就向我求饶吧。”

    托丝蕾恶狠狠地瞪了李真一眼,就闭上眼睛,强忍着体内的不适。

    打死她也不会向李真求饶的。

    她哪里知道李真将真气注进她本内,目就是让她要在极度的欢愉中,承受不了那种极其饥渴的**的折磨。

    这可是比之前他用那种既奇痛奇痒的方式,更让人难受。

    很快,女人就受不了,全身轻颤,浑身冒汗,呼吸粗重得象是拉风箱一样。

    她额头上布满了汗水,脸蛋潮红,媚眼如丝,瞧着李真,那种勾魂摄魄的样子,恨不得要一口吞掉他似得。

    “别看我,我也是女人哦。我可是满足不了你的。”

    李真勉强笑了一下,将酒轻抿了一口,又转身不去看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