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透视医皇 第934章 色狼,我是先杀你,还是先阉你

时间:2018-05-17作者:青橄榄树

    无名小岛上,李真光着身子,在那块大陨石边上开始练化其中的灵气。

    不一会儿,就陷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那陨石里面有着源源不断的灵气,滋养着李真的丹田。

    在《黄石天吞吐术》那种强大的吞噬力量之下,李真吸噬了不少的灵气。

    到最后的时候,他自觉得身体里面的灵气涨得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才收手。

    离开陨石,进行自已练化,将所吸噬的巨多的灵气全部给练化,之后,就回到原处,惬意地闭目休息。

    他知道,凭自已的功夫,肯定很难一次性将这大陨石里面的灵气给全部练完。

    至少要一个月,甚至两个月。

    现在,他已遇上这么大的陨石,就再难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离开这里。

    除非将陨石里的灵气全部吸光。

    毕竟,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提升武道修为的机会。

    他当然不会错过的。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很好舒服的觉。

    一大早,李真就被一阵鸟鸣声给吵醒。

    他刚要才睁开眼睛时,忽然脑后一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击了一下,随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一阵清凉的海水将他给浇清醒时,顿时慒逼了。

    因为,他发现自已竟然被人给绑架了。

    说得不好听,就是被人给绑在一棵不小的树上。

    不但是双手,连同双腿,乃至身体,都被牢牢地绑在这颗足有一菜碗口粗的树上。

    甚到连动都不能动。

    这让他不禁紧张起来,忙运内功一查,发现几处大穴都被点住了,难怪不能动弹了。

    这下他可急了。

    这特么的在这个小岛上,还能有谁敢这么大胆,来绑他,并且又点了他的全身穴道,让他根本就动弹不得了。

    很快,他就找到了答案。

    但见一身绿叶服装的沈天娇站在左上首,双手捧着一个用芭蕉树叶做成的脸盆,想必就是用这个简易的盆子,装上海水,再将自已给泼醒的。

    “这是怎么回事,你干嘛要绑我?还有,你是怎么醒来的,不是被点了穴道吗?”

    李真很纳闷地问道。

    惟独没有问你为何将我的穴道给点住了。

    他昨晚分明将这小娘皮给点了睡穴的,按道理也得有好几个时辰才能失效,没想到居然提前了。

    这下倒好,打了一世的鹰,居然让一只小麻雀给啄瞎了眼睛。

    他这么牛逼人,居然也会在阴沟里翻船。

    想必这小娘皮是来报复他的,所以将他的穴道给点住,又给绑在树上。

    这看样子,凶多吉少啊。

    “哼,小子,你傻了吧。实话说,老娘的内功也是很深厚的,当然就很容易将被制的穴道给冲开。哼,小子,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

    沈天娇得意洋洋地说道,又将芭蕉叶给放下,再拿一根磨得极为锋利的树尖在李真眼前晃了一晃。

    另一只手上又拿着一块象刀片一样的石头,想必也是被她给磨得锋利的,专门来划人的皮肤的。

    瞧着这些,李真更加紧张了。

    这个小娘们要干什么,难道要谋财害命不成。

    可是老了哪里有财啊。

    再低头仔细一打量,原来自已全身都是被结实的树皮给绑住的。

    连同他的双腿之间的大本钱,也是被一块大大的芭蕉给遮住。

    于是,他笑了笑,道:“我记得我不是全身赤果的吗,怎么可能还有一块树叶挡着我的下面呢?”

    “哼,你还敢说,你这个色狼,居然趁我熟睡,将我给强女干了,还害得我出了好多的血。呜呜,我的初夜就这样子被你夺走了,我要杀了你这头色狼,不,我先要割下你那个害人的祸根子。”

    说到这里,沈天娇一脸悲愤地走上前来,就要拿着树尖剌李真的胸口,并且要拿着刀刃一样的锋利的石块上来划李真的身体。

    本来,她的内力也很深厚,再说李真也并没有点她其他穴道。

    所以那睡穴在内力的作用下,自然而然就解了。

    她一醒来,就发现自已双腿下流了一滩血,并且都干了。

    于是想象成被李真所侵犯了,就过来要杀掉他。

    正好碰着李真正要睁开眼睛。

    于是,她也将李真的睡穴给点上,再将其全身的穴道点上,又弄了一些树皮,将李真牢牢实实地绑在树上,用海水将他浇醒来。

    她要当着李真的面,来为自已报仇。

    见沈天娇一脸凶相,李真顿时吓了一大跳,生怕这个小娘皮真的下毒手,于是急忙解释道:“你在说什么呀,我根本听不懂,我也根本没有碰你好不好。我只是有事,才迫不得已点了你的睡穴,让你睡得更加踏实一点。至于你说的那样,我根本没有把你怎么样,怎么可能有血呢。”

    “废话,如果没有血,我怎么会知道被你强上了,你看看,这就是你的犯罪证据。臭小子,你别想着抵赖,今天若不杀你,我就不是人。”

    沈天娇说着,又将自已树叶衣服的一块暗红色的血块指给他看。

    那个地方刚好也是她的双腿之间。

    这让人很容易想起,肯定是因为某种不合宜的外力作用下,才弄得大出血的。

    “不会吧,怎么可能有血呢,我明明只是点了你的睡穴,又没有动你下面。是不是还有别的人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呢。”李真盯着女人的双腿之间,大喊冤枉。

    “哼,色狼,这座小小的岛上,除了你我之外,哪里还有别人。肯定就是你干的,你休要抵赖。你这个色狼,淫棍,你说说,我是先杀了你,还是先阉了你呢?”

    沈天娇用树尖顶着李真的脸庞,凶狠地说道。

    其实,她心里也很矛盾,这个家伙昨天二次救了自已,可到晚上又兽性大发,将自已给强上了,让她恨不得马上杀了他。

    可是一想到若杀了他,如果没有人救自已,那么自已也会在这座小岛上死去。

    如果留下他,或许两人同心协力,还有机会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不禁犹豫起来。

    李真更是急不可耐,生怕沈天娇头脑一发热,就真的把自已给干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