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风雨游家湾 第165章 无利可图

时间:2019-03-05作者:王亱

    在解梅芸的心目中,游开钰和神秘武装,这是两个不相干的独立体,正是因为这两个不相干的独立体,同时出现在,同一时间段的同一空间里,就变得有关系了。

    “耿蠡,你说这神秘武装跟游开钰,能搭上关系吗?换句话说,这神秘武装是游开钰掌控的吗?”解梅芸望着这个还算忠实的管家,心存疑虑,有一种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到底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我琢磨不出来,这二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不过,想那游开钰只是一个学生娃,能掌控一支精锐的武装吗?打死我也不相信?”耿蠡这么说,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游开钰也是人,不可能是神,更不可能,什么好事他都占着?

    “虽然我也这么想过,如果,万一,我的这个猜想是真的呢?那神秘武装就是游开钰掌控的呢?”解梅芸虽然不确定,但是,多怀疑、多斟酌一下,也是没有错的!

    “哪……真如主人所料,我只能说太恐怖了!”耿蠡打了一个寒颤,一股凉气从心底冒了出来。

    “不管这情况是否属实?必须先派人把对方严格监控起来!过几天,等你好了,游开钰那里暂时不要动,可以把汤歆荧那几个女娃处理了,要做得巧妙点,不能让游开钰怀疑到我们头上,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静观其变!”解梅芸综合权衡后,得不到的,就让她消失。

    “主人,如果把那几个女娃处理了,游开钰会不会直接对我们开战?”耿蠡心里咯噔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游开钰会不会对我们开战?我们的人又不会出手,与我们何向干?多出点钱,让其他人去干。不过,机会可只有一次哟!成与不成,就此作罢!”解梅芸说的比较详细了,耿蠡是聪明人,应该听得懂。

    “好吧!”耿蠡点点头,趁这几天休养的时候,好好琢磨琢磨。

    铜锣巷,从此就不是一条偏鄙的胡同小巷了。

    慢慢的,来此做生意的小摊小贩就多了起来,各种卖吃食的、针头麻线、小型商品的,吆喝声也彼此起伏的从这里响起,可是这些人中,并没有老态龙钟的老年人,而都是些年富力强的年轻人或者中年人,一个个眼睛贼亮贼亮的,向四周搜索着,捕捉一切有价值的信息,特别注重的是铜锣巷十九号。

    金栗和萧斌两人,也在暗中严密监控了一天,没有人敢涉足铜锣巷十九号,围着十九号瞎转的人还是挺多的,但是有一道禁锢,始终没有人去尝试,那就是遄进去溜一圈出来,还是怕把命丢了,得不偿失。

    连吃了亏的东洋人,一个影影都没有看见,难道就这么算了?

    东洋人的事情,金栗和萧斌还是从崔凡辉嘴里听到了几句,东洋人肯定要报复的,不知以何种方式行动而已?

    “萧斌啦,你看,今天来这里窥探的人,还真不少嘞?”金栗叹了一口气,在这里辛苦一天,就看到这些人来人往,尽是些不怀好意的面孔。

    “老金,你说这些龟儿子,来这里守到起,是不是耗子带枪,起了打猫心肠!”萧斌平时说话比较少,这跟金栗搭上话,却带着浓浓的地方口音。

    “我看啦!反正不是好事?”金栗点点头,对于突然多出的这些人,表示厌恶。

    “好了,别埋怨了,回庭院,弄点吃的,隔会游少也要回来了!”萧斌说着和金栗从庭院后门,悄悄的潜回到了里面。

    一人负责警戒,一人开始在厨房捣鼓晚饭。

    过了一会,海青才回来,吃了几口饭后,才问起白天的情况,还是感到非常意外,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自己完完全全处于对方的监视当中了。

    “我还准备两天后,准备把房屋修缮一番,看样子要等一周过后再说了!”海青放下碗筷,又对金栗和萧斌说道:“也没有什么?吃了饭后,我们准备一下,看晚上有没有贵客光临?”

    “哈哈!又有活干了!”金栗傻傻笑了一下,又问道:“游少,你估计会有人来啊?”

    “我又不是神仙?又不会能掐会算?不过,准备一下,总没有错吧!你们两个也要记住,最关键的问题,做任何事情都要提前作准备,如果一点准备都没有,万一事情来了,你们知道后果是什么吗?那是要流血的,要死人的!”人虽然没有他们老道,但是拥有的知识储备那还是高了许多,反正易沉、文书欣、东方先生一家,没有通知,是不会到这里来的,就把这里暂时当成战场,海青心里是这么想的。

    “游少,人手如果不够?可以把盛永极、庄归云、晏本娟三人叫回来!”萧斌也放下来饭碗,提出了一个小建议。

    “萧斌,如果你是解梅芸,你接下来想干什么?”

    “这个……我不知道?”萧斌无奈的摇摇头,我又不是对方身体里的蛔虫,怎么知道?

    “他们可能会对学校的汤歆荧下毒手!解梅芸及其手下人,都不会出手的。以她一贯作风,她常用的招数就是借刀杀人!她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歪理邪说,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上一波,弄得有点大,可能撒了不少钱?”

    “那,我们该怎么办?”萧斌望着海青,非常的惊讶,游少考虑的问题居然这么多呀!

    “这段时间,我要到学校盯到起。你们把这里盯到,金栗明天去通知盛永极、庄归云、晏本娟,让他们三人到学校外面布控,这样我们里外联合,尽力量降低风险!本来不该让他们做这事的,不过,情报工作,什么都要适应一下?”

    金栗和萧斌两人点点头,饭后收拾妥当后,大家开始布置起来。

    海青也不确定是否有人要来光顾,让金栗和萧斌在藏觅处,取了两杆枪,一人准备一杆,隐蔽在房屋外围,晚上到这里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以开枪击毙,开枪后的撤退路线,作了一番规划,易容潜伏,子时过了就结束行动。

    把金栗和萧斌布置妥当后,海青在屋里把灯心拨了拨,让灯越发亮堂,拿起一本书,开始大声的阅读起来。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读了一个时辰后,海青又蹿到屋顶,盘膝坐下,微闭着双眼,尽展耳力之能,听四周有无异常响动,又运足内力,施展六识功法,搜捕着一切有可能被忽视的地方。

    当子时已过,解梅芸没有派人对铜锣巷展开行动?东洋人也没有派人报复?北边也没有再派人来踩点了?还有那些其他势力呢?反正没有来!不是也想来趟一下吗?动机是什么?是为了试探这里水深水浅?还是另有目的?不得而知,今夜显得异常的平静。

    撤退!海青返回了学校,金栗和萧斌返回了客栈。

    这样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晚上,快到子时的时候,藏在隐蔽处的海青、金栗、萧斌惊奇的发现,有一队六、七人的枪手趁着夜色掩护,向铜锣巷逼近,身法诡异,战术配合有章有法,清一色的武器装备。

    铜锣巷有什么秘密?值得对方如此大动干戈!本来就没有秘密,这里住着的,也是一些普通的人啊!读书的学生和闲暇之士,也并非江湖大佬,社会名流,也并无血仇恩怨,为什么这些人不要命的往这里扑?拿着生命赌明天,这无利可图的买卖,居然有人要这么做?既然什么都不图,那就是要取这里人的性命,也就是说沾上了血仇。难道是针对东方家的财富,也不可能啊,在之前并没有异常征兆,这是汤歆荧事件出了之后,才有的事,二者之间应该没有联系。

    金栗、萧斌两人是从凤鸣山出来的,还是判断得出一二,对方的身手,完全就是跟自己,在训练时的章法一模一样,这不是普通的枪手,这是一支特战队!

    这队枪手,依仗巷道里面房屋墙体的掩护,轮换攻击前进,到达铜锣巷十九号,就停歇不前了。

    海青心里暗暗琢磨,这队枪手还真是针对我们的。如果是路过铜锣巷,就算了,如果也要染指这里,就让你有来无回,想着手往上一伸,手指并拢往下一点,发出准备攻击的信号。

    枪手队形突变,枪口高抬,向外实施警戒,两名枪手在大门口一左一右半蹲着,通过门隙往里看,里面还有灯火摇曳。

    “古都失约!”

    听到命令,两名枪手后撤半步,身形一蹿,准备越墙而入。大门他们不会轻易去撞开的,万一门后面悬两颗手榴弹?这些都是常识性问题,越墙而入,就要安全多了,要把门后面确认无危险,才可从大门进去。

    当身形刚蹿到墙头时,就听见“砰”“砰”两声枪响,在夜空的胡同巷道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两名枪手的身形一顿,直接就从墙上摔了下来。

    虽说没有一枪爆头,但是一枪毙命还是做到的。其余枪手稍微有些慌,顺着枪响的方向,哒哒哒,哒哒哒,就是几梭子打了过去。不过,这些打击是无效的。实际心里很明白,这种行为也是一种手欠,控制不住的意思行为。

    枪闸跳出的弹壳,很快又撒了一地。

    “等待失约!”

    确定越墙枪手毙亡后,小队长发出撤退命令,同时也宣布此次行动失败。

    带着同伴的尸体疾速撤退,有章有法,交错掩护,慢慢的远离了铜锣巷。

    海青通过对方两句喊叫声,也确定了对方就是东洋人,心里还是感觉有些对方不对?一时又找不出哪点不对?

    三人快速的把屋里的一些布置处理了一番后,也撤退了,因为警察很快就要来了。

    当古尽安带着一队警察,赶到铜锣巷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有两滩血迹,和满地的子弹壳。

    古尽安气喘吁吁的,用手指着铜锣巷十九号的大门,破口大骂:“游开钰,算你娃狠!弄得老子一天到晚都不安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