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风雨游家湾 第115章 两情相悦

时间:2019-03-05作者:王亱

    那些穴道被制住的队员当穴道自动解开后,都已经陆续归队。这些队员大部分在望江茶楼见识过游海青本事的,对方掌握了先机,用己强克彼弱,对于失败,不过也不丢人,对方是头啊!不然你以为那头是这么好当的?

    给乔恩配的两名助手,把队伍集合完毕,大慨六十名队员,这里面没有女人,都是热血男儿,年龄十八九到三十八九岁的都有,都穿着草鞋绿,戴着布帽,上面没有军衔和标志,都显示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和毅力。

    乔恩说让他检阅,实际上就是让他说几句。海青也想了想,到都到了这里了,说几句就说几句吧:“各位弟兄们,大家好!我叫游开钰,字号海青,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见,我也看到了大家在乔恩的带领下,取得了一些成绩,不过这些成绩说明不了什么?只能说明大家都很刻苦很用功,如果应用到实战中,还是有一段距离,我也相信你们后来会做得更好!下面谈谈我的个人看法,我们国家有一句古话叫做,兵者,诡道也。不管你怎么理解,就是一句话,要懂得变化,出其不意,才能攻其不备。乔恩是位非常优秀的教官,他会把他掌握的技能教给你们,当你们掌握了这些技能后,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你们要学会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在以后或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每次的战争都是不一样的,你们要随着战争的不同,而调整自身的攻击意识形态。战争往往是残酷的,跟你们以前的单打独斗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你们要学会团队作战,要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当成自己的弟兄,他们的每个眼神,甚至翘根指母,你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这也是我们常说的手语……”

    这帮队员都听入了神,这还是头吗?简直就是百科全书。一个个无比的惊讶,望着动都不动,静静的听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宰相”戈卫铭和“军师”庄邵峰互相对望了一眼,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点头表示说的有道理,我们以前怎么没有明白这个理呢?摇头表示自己和这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今后也要提升自己。

    乔恩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小小少年不光是他们的头和自己的老板不说,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还高深莫测,用的逻辑思维和军事术语,都没得挑剔,两眼露出诧异的神色,直直的把海青望着。

    “从你们演习的前面节可以看出,你们的伪装术太差。伪装术,就是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和掩饰其真实身份,达到消灭敌人的一种战术。伪装术与反伪装术,是一对孪生兄弟,学了伪装术,必须要学反伪装术,如果遇到敌人也使用了伪装术,你们自己无法识别,那样会害了自己性命,得不偿失……”

    “游!你说的太好了,我也记住了,以后我们会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和训练!”乔恩汉斯大加赞赏,上前给海青一个拥抱礼。海青知道老外有此习惯,没有拒绝,坦然接受。易沉一见,直摇头,跑到一边去了。

    “哪里!还得麻烦乔恩先生,多多把他们磨砺一下!”海青抬了一下头接着又说道:“我就谈到这里吧!下面看军师有事情交待没有?”

    “通过这次演习,大家也明白了自己的不足,接下来该怎么训练,就看乔恩先生的了!”“军师”庄邵峰停了停,接着又说:“这次发大洋是游少的意思,每人发三千大洋,当然乔恩先生也有一份,由你们自主支配。如果你们暂不需要,也可以存放在战队总部,以后随时都可取!”

    “游,你太令我惊喜了,接下来我也会更加努力的,感谢老板的信任!”乔恩大喜,又给海青一个拥抱。大洋,又有谁不会喜欢呢?一百块大洋就是一根大黄鱼哟!

    “接下来我们就不打扰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也该回去了!”海青说罢,把外衣脱了,和枪一起还给了他们,与易沉、崔凡辉、“宰相”戈卫铭、“军师”庄邵峰一道,返回了康宁县城。

    午饭后,宰相和军师就安排发放大洋之事。海青他们收拾妥当后,出了康宁县城的拱辰门,就直奔双龙场。

    易沉、崔凡辉两人一路嘻嘻哈哈说着话。倒飞花和文书欣两人,又惊喜又有点紧张,一个心里想的要见到那个他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善待?另一个想的,千里迢迢就是想到师哥的家乡去看看?也许我以后就待在那里了,想的有点远了。

    东方一家子人也跟着去,因为他们觉得跟着游少走,安全系数要高些,游少身边全部都是高手,就是出点事,也不用担心,游少不可能不管?

    还有装大洋的一些箱子,共有四辆马拉车载着他们。虽然新市到双龙场的路道很差,马车慢点呢也能勉强通过,平时适合马行或者用马托着货物。

    过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到了双龙场海青医馆门前。文书欣望着海青医馆四个大字,惊愕住了,没有想到师哥真的有间医馆呢?飞花反而显得很坦然,终于要面对那个他了?

    易沉和崔凡辉两人开始把箱子往里搬。

    二姐游梓璇终于出来了,看见海青一行人,对着里面大喊起来:“姐,海青回来了!”

    “梓璇,你在喊什么?”紧接着大姐游梓凝钻了出来,当看见文书欣时,大喜,嘻嘻的对海青说道:“海青,这是你媳妇唛?”

    易沉、崔凡辉脸色惊愕,两人面面相觑,算了,不理他们,自己搬自己的东西。

    文书欣忙躲在飞花身后,满脸徘红,心里窃喜。

    “大姐,别乱说,这是书欣师妹,那是飞花前辈,这是东方先生一家人,今年到我们游家来作客的!”海青也忙给他们介绍一番:“这是我的大姐游梓凝,那是我的二姐游梓璇!”

    大姐游梓凝连忙打个哈哈:“对不起,不知者不怪!”

    海青又急急说道:“大姐二姐,给我安排一下,飞花师徒和东方先生一家子就住在医馆,我想应该住的下。”

    丁风豪、周明秋、游开扬也一道出来了。周明秋满脸堆笑,呵呵的说道:“小师傅,回来了,需要我帮忙吗?”

    “海青,回来了,你们都进来吧!”几个月没见,游开扬略显得清瘦了几分。

    “辛苦你们了!”海青上前给开扬一个拥抱。

    文书欣斜睨了一下,师哥说的有一个人,难道是这个?

    丁风豪一见到飞花,转身就往里面遄。海青见状,赶紧跟了进去,一把攥住他:“老丁,跑什么?来来来,到这里来!”

    “她她她,她怎么跟到来了?”丁风豪说话有点不清楚了。

    “怎么?她来了,要吃了你唛?你躲得飞快!”海青把丁风豪攥进一个房间,反推了一下门,微微虚掩。

    “我我我……”丁风豪说话更不遛嘛了。

    “好,你听我说。飞花前辈在东北遇到一个仇家,中了一门奇毒,她用内力护住心脉,带着徒弟,天南海北的要寻找丁神医,她说这个毒只有丁神医能解,其他人是解不了的,她说就是要死,也要见他一面后再死,当盘缠用尽后,只有十八岁的徒弟没有办法呀,她也要救师傅的命呀,她就跑去打黑拳,她也想挣钱来救师傅的命呀,我听到报号说是飞花高徒,我才跟踪找到了飞花前辈。我用我的功法给她祛毒,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让她彻底康复。在禺南遇到我的时候,她的生命已经接近尾声,我当时估计不马上医治,她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你一个大男人,你逃避什么?如果没有遇到我,这个时候,你就是想见,可能也要等来生了!”

    “花妹,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花妹……”海青的一番话,终于触及到了丁风豪的内心深处,并产生强烈的震撼,你就是想见,可能也要等来生了!那尘封已久的情素一但打开,丁风豪泪如泉涌,大声的喊了出来。

    “豪哥!”飞花两眼挂满泪珠,推门而入,奔向丁风豪,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花妹”“豪哥”,两人嘴里互相喊着,两情相悦并非是年轻人的专利。

    海青感到一阵肉麻,悄悄的退出房间,把门带上。心中暗道,范逍遥、魏朝阳两位前辈,你们要我帮的忙我做到了。飞花本姓雷,从面相上是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的,与丁风豪的年龄差,估计也不过六七岁,如果丁风豪有五十五岁,那飞花也不过四十八岁左右。唉,人啦!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在这一刻都不重要了,不过这两人的后半辈子,可能就再也分不开了。

    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医馆楼上的房间安排大家住下后,就没有空的了。车上的东西已经搬完,给车夫也给足了大洋,他们高高兴兴的驾车返回县城去了。

    易沉、崔凡辉都有自己的房间,虽然几个月没有住了,进去一看,如离开时一样,干干净净的,小家伙高兴的不摆了,在屋里呼儿嗨哟起来!

    那些箱子已经放在海青的房间,以前走时在密室里放了一百根大黄鱼,三把枪和一包子弹,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多了少许灰尘而已。海青简单做了一下清洁,把十个箱子搬了进去放好,这是一百万现大洋,大黄鱼四千三百八十根,八百万块大洋兑票,价值两百三十万大洋的春带彩原石一块,崔凡辉身上就有还四百块左右的零散大洋了。

    海青走出房间,看了看大厅,周明秋、游开扬在张罗着,请的那五名大夫居然一个都没有走。看病拿药,显得有规有法。又来到文书欣房间,敲门进去,见她一个人呆呆的坐着在那里落泪,更显得柔美飘逸,我见犹怜,忙问道:“师妹,有伤心事啊?在想什么呀?”

    “师哥,忙完了!我没有什么?想事情想得有点远了。”文书欣思绪飞扬,想了很多,从东北来到禺南,一路的艰辛,不是一两句话说得完的,在禺南万一没有遇到海青师哥,万一师傅不幸了……自己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无盘缠?人生地不熟?无依无靠?好在遇到了海青师哥,一切得到改观,师傅的病也治好了,丁师伯也找到了……。文书欣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对海青笑了笑。这一笑,犹如海棠醉日,梨花带雨。

    “师妹,我给你说过,我有个弟兄叫游开扬,就是在大堂那位年轻人,比我小得到两三个月,人也挺俊朗的,父母皆在,家中弟兄三人,他是老幺。师妹你觉得怎样?”海青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把师妹说给游开扬当媳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