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风雨游家湾 第095章 大漠四虎

时间:2019-03-05作者:王亱

    只见火光一闪,“轰”的一声,就炸开了。紧接着整个营地,“轰隆”“轰隆”,全部炸开了。这条漏网之虫、受伤的西域蛇王终于也被炸得粉身碎骨。(支持正版,就在小说网!)

    这就是温重汉口中的连环计。

    望月滩的一团团部营地,就是个计中计,也是为了防止低洼带的蛇虫没有清剿干净,有溜跑了的。在中间帐篷里放了一些带血腥的东西,编织了一个稻草人,穿上军装,下面套了一根数十米长的绳子,拴在一头野犬身上,野犬动,那稻草人自然也动,里面有烛火,蛇王一触动帐篷,就会引起烛火燃烧,点燃引线,第一个炸点就会响起,这一炸响,绳子就断,野犬就跑了,紧接着外围炸点就会同时炸响,这是个铲草除根的方法,就是要将漏网之虫全部消灭。

    一团全部兵员已经撤回了石坪,如果还留在那里,你睡得着吗?想想都恐惧、都害怕。第二天,部队过去清理现场,现场一片狼藉,到处是被炸得稀烂的蛇虫尸体,这些都是有毒的,所以士兵清理起来都比较小心,将所有蛇虫尸体,清理到低洼带,放火燃烧后再掩埋。这次还算消灭得比较彻底,许多年后,这里都没有蛇虫之害了。

    又过了一天,演习正式开始了。两个团实施山地攻防对练,一天到黑,噼噼啪啪的,枪声响个不停。另外两个团,拿起锄头,这里挖挖,那里刨刨,开始寻找那梦幻中的黄金宝藏。

    折腾一周后,一无所获,也只好鸣金收兵了,部队又撤回原地驻防。即使这样,查朝卿还是逢人就乐呵呵的说道:“这次演习有功劳也有苦劳,真枪实弹的消灭了好多蛇虫,也算是为当地百姓做了点好事!”

    海青是隔了一天后,从报纸上得到的消息:“禺南某地发生地震,震出一群蛇虫,被正在此地演习的查朝卿部全部消灭。”

    “师哥,你说他们有人员损失没有啊?”文书欣突然从后面转到前面来,笑盈盈的望着海青。自从在墓道暗河里被师哥抱着潜了一次水,这回来以后对他师哥就更黏了。

    “有人员损失也很正常啊!一万多人在那里折腾,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可能就是巡逻队了,虽然有枪有弹,毕竟人少,一远离大部队,遇到蛇虫,受到损伤很难免。”海青手里拿着大禺报,一边看着一边说道。

    回来两天了,海青白天到学校,晚上回铜锣巷,大家都在休养中,墓道的事情也暂告一个段落。大家吃了晚饭后,没有什么事情,就坐在一起闲聊、看报。文书欣又转身对飞花说道:“师傅,你不知道啊!那里的怪物一波比一波厉害,那西域毒蛇,我们差点都成了他的下饭菜了;那食人兽梼杌,不是师哥救了我,师傅,你再也看不到徒弟了,还有那狼鼠,更吓人呢……”

    “好了,师傅知道了!你回来就跟师傅讲了,快十遍了,我都能背得下来了。”飞花微笑着,看着文书欣,心中也琢磨,跟海青他们一共就出去了两次,虞荡山和这次禺南望月滩,多经历了一些事情,这小妮子叽叽喳喳话也多了,见识也广了,人总是在成长,以后如遇到危险,能独自正确处理,那就阿弥陀佛了。

    “师傅,你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怎会知道那里发生的事情?”文书欣望着飞花,有点疑惑不解,多说几遍,多点印象而已。

    “书欣姐,你说了几遍?师姑就跟到你去了几遍了!”易沉这时接过话,对文书欣说道。

    “真的呀!小孩子家家的,不许撒谎哟!”文书欣看了易沉一眼,呵呵的笑了一下。

    “真的,你每说一遍,我的身心,就又回到了那墓道里,同大家一道与那些怪物拼杀耶!”易沉睁大眼睛望着飞花和文书欣。

    “那好吧!易沉的话有时候不可信,不过,这次我相信了。不说就不说了。”文书欣点点头,才安静了下来。

    “我说一句话,以后在家里尽力量少说或者不说,在外面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提一下都不行。常言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关键时刻,海青还是要说两句,给大家时刻提个醒。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咚咚咚的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这也没有什么熟人呀?怎么晚上会有人来找咱们呢?大家腾地都站了起来,脸色疑重,感觉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崔凡辉赶紧去开门,门一打开,就从外面踉踉跄跄遄进来两个人,满身是血,嘴里不停的在喊道:“游少,救我!”

    海青凝神一看,原来是东方睿、东方迟父子俩,这才十来天的光景,怎么就弄成这副模样?海青正要问话,却看见两人已经晕了过去,忙伏地听音,不远处却隐隐传来追赶的脚步声,是身负功夫之人,按道理这父子俩是逃不了对方之手的,居然能逃掉,说明对方不熟悉街道情况,可能是外地来的。

    “易沉、崔凡辉,马上穿上这父子俩的衣服,故作受伤状,把追赶的几个杀手带到宝翎赌坊附近,对方不怎么熟悉街道,但个个都是功夫好手,不要与对方交战,带到那里就算完成任务,立即返回,我随后就到。”海青一边说一边把那父子俩的外衣脱了下来,递了过去。

    “好的!”易沉、崔凡辉回应了一声,一人穿了一件血衣,易沉穿起像穿的长衫子,两人出门,朝宝翎赌坊方向跑去。

    关上大门,海青把东方父子俩,一个一个的抱到厅房,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势,还好,没有大问题,是失血过多,在每人身上各点了两处止血的穴道后,对飞花、文书欣说道:“师妹,等外面杀手追远了后,把外面里面的血迹处理一下,这里也麻烦师姑照看一下,我去处理一下就回来!”

    “你去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飞花点点头,对海青说道。

    海青疾速上楼,快速的易容,下楼的时候,把飞花师徒吓了一跳,觉得海青真很像东方睿老爷子呢!海青又遄到厨房,抓了一把筷子装到布袋里,然后才出门,疾速往宝翎赌坊方向赶去。

    一阵的疾速狂奔,快到宝翎赌坊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易沉、崔凡辉的身影。只得停下身形,放慢脚步,故意干咳了两声,身形一遄,躲入一墙角阴暗处暂时隐蔽。这时,在巷道中突现四人,正在左右张望,其中一人破口大骂:“他奶奶的,那老小子刚刚都在这里,这一会的功夫,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捉到他,一定剥了他的皮!”

    “那老小子还不是仗着地形熟悉,不然早就被我们挫骨扬灰了,我们没来几天,吃了地形不熟悉的亏。”

    “大家找找吧!我估计也逃不了多远,可能就在这附近。”

    “对,不要让我们大漠四虎的名头,折在禺南这里!”

    “大漠四虎”就是在大漠上横行一时的莫家四兄弟,莫大虎、莫二虎、莫三虎、莫四虎,本次受一神秘人物重金相邀,前来禺南,当然也是为了某种利益上的合作。

    海青也听得清清楚楚,知道了这四人叫做“大漠四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弯腰在地面拾起了一块石头,呼地向四虎飞了过去,身形紧接着一个疾闪,换了个位置隐藏。

    莫三虎“哎哟”惊叫了一声,脚杆顿时麻木肿了起来。莫四虎惊讶的问道:“莫老三,你娃怎么了?”

    “遭人暗算了,快点去找找,就在附近!”莫三虎捂着脚杆,跛了两下,越发的痛的难受。

    “老小子,你找死!老四守在这里,我和老二去,把那老小子抓来挫骨扬灰!”说罢,莫大虎、莫二虎身形腾空,扑向巷道另一端。

    大虎和二虎刚一离开,莫四虎也“哎哟”一声捂着脚杆惊叫了起来,痛的大声喊道:“谁?滚出来,躲躲藏藏的,又算那门子本事?”

    海青走了出来,来到莫三虎、莫四虎面前,诙谐的说道:“两位英雄,你们这是叫我吗?我来了,你们这般痛苦又是为何呀?哦!我知道了,是脚杆痛个嘛!”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为何袭击我们?”莫三虎、莫四虎同时怒冲冲的责问。

    “你们还好意思问我,那你们又为何千里迢迢来到禺南,加害于我,我和你们无冤无仇,那这又是为什么呢?”海青走了两步,望着两人。这背街小巷,本来过往的人就少,在这漆黑黑的夜晚,人就更少了。

    “我们不想害你,只想让你交出宝物。”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交给你,这不是强盗逻辑吗”

    “那你就自己选择呀?要宝物还是要命?”

    “什么选择不选择的?宝物是我的,命也是我的,凭什么要由你们来裁定?”

    “那我们就先劈了你,看你命重要还是宝物重要?”两人跛起个脚脚,挥刀向海青劈去。他们的刀跟东洋刀有点类似,但是刀刃要宽些,刀尖要陡些,有点像旗角形。

    海青身形一纵,筷子疾速出手。莫三虎、莫四虎刚一挪身举起刀,胸前大穴就被点中,“哐啷”两声,两把刀落到了地上。

    “休得伤我兄弟!”两声暴喝从身后响起,劲风中夹着两把刀片子的声音。

    海青转身筷子脱手而出,同时飞向两人的檀中穴、巨阙穴。莫大虎、莫二虎双双被击中,气息受阻,身形停滞,“哐啷”,刀落地,人已经软了下来。

    “你不是那老小子,你到底是何人?”莫大虎终于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很像东方睿的人,可是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现在的大漠四虎就跟四条虫差不多,全身软塔塔的,使不出一点劲,更不用说攻击力了。

    “这重要吗?说说你们的老板是谁吧?我只对你们的老板感兴趣!”海青淡淡的看了一眼四虎,不屑的说道。

    大漠四虎哼了一声,没有人吱声。只有莫二虎气呼呼的骂了一句:“你这个禺南佬,我们是不会告诉你的?”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算了。不过四虎很快就要变成四条虫了。长话短说,告诉你们的老板,我可不管他姓麦还是姓唐。再这么作恶下去,我就有四个巴掌要送给他,不过,这四个巴掌你们要先尝尝,体验一下,才能说得清楚。各人回到大漠去吧!好好做个平凡的人”海青神色凌然的说道。

    “我们是有名头的人,你敢对我们怎么样?否则,你也会尝到疯狂的报复?”莫大虎恶狠狠对着海青说道。

    “你们也配有名头?要想来报复,我接招就是了,现在要把我准备送给你们老板的礼物,体验一下。”海青提功运气,一掌拍向莫大虎的丹田气海穴。(支持正版,就在小说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