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风雨游家湾 第021章 水林庄园

时间:2019-03-05作者:王亱

    第二天早饭过后,大家就开始各忙各的,丁风豪去收集药材信息,周明秋到医馆监督修缮施工,大姐二姐离开了双龙场。把易沉留在父母身旁,海青来到双龙场街上,称了三斤生的干胡豆,用口袋装好,先把自己身上的几个口袋装了一些,剩余的就背在身上,向着谷黄的方向疾驰而去。

    将近半个时辰,海青来到了谷黄,在街上一打听,就知道了水林庄园的详细地址,再走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水林庄园了,远远一看,挺气派的,占地都有好几亩,说也奇怪,大半上午了,水林庄园大门紧闭,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这么好的一座庄园如果毁了,还真有点可惜!见不远处有个大型草堆,海青走了过去,划了一根火柴往草堆一丢,轰的一声就燃烧起来了,浓烟滚滚,直冲天空,遮蔽了半个水林庄园。

    海青身形一纵,就到另一边去了。这时,大门滋溜一声开了,十几个人涌了出来,提着水桶,开始扑火。

    “我还以为没有人呢!结果出来这么多人。”海青一边咕哝一边趁乱,走进了水林庄园。里面的确有点乱,跑来跑去的。海青没有理会这些,一直走到会客大厅,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看着这里的雕梁画柱,奇工异器,暗叹不已,漂亮!

    这时,出来了三个人,有一个海青认识,受了教育的冯起东,一个老者,还有一个年轻人。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坐我的太师椅?”那老者大怒道。

    “你看看,还理直气壮来问我?既种恶因,必结恶果。你的这太师椅真的坐起那么舒服吗?我看未必?”海青起来的时候用内力震了一下,走了几步:“好,给你让座,你要坐好哟,跌倒了不能怨别人哟!”

    那老者怒气冲冲走过去,一屁股坐上去,只听咔嚓一声,太师椅散成碎块,“哎哟”一声,那老者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冯起东赶快和那名年轻人,赶紧过去扶起。

    “我说这太师椅不怎么好坐吗?怎么样?这就是不爱听实话的结果。悲哀啊!”海青一边摇头一边来回走了几步。

    “来人啊!给我乱棒打死,丢到龙溪河去。”那名老者大声喝道,一边忍住疼痛,

    “冯水林,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前天你派人把我家房子烧了,我不来找你找哪个?你还大言不馋,口出恶言,真该接受教育!”海青指着那名老者冯水林说道。

    这时有十几名庄丁拿棍棒,朝海青搂头打来。

    海青微瞟一眼,一把干胡豆飞了出去,哪些庄丁就再也动弹不了了。

    “冯水林,我本来不想对你怎么样?看来是我错了,上梁不正下梁歪,今天的惩罚你是逃不脱的了。”海青看了一眼冯起东:“是你干的吧?”

    “我没有干!”冯起东对此人是认识的,而且非常的恐惧,经过几天的打探,知道是游家的少爷,自己受了教育后,并没有招惹他,怎么又打到庄园里面来了?

    “烧我家房子的人自称是冯家,难道还会错,难道还会冤枉你?”海青继续质问:“冯起东说没干,冯水林说,是不是你干的?”

    “乱说,我什么时候派过人去烧你家的房子,没有的事。”冯水林怒气冲冲的回答。

    “既然干都干了,为何又不敢承认?你们都说没有干,难道是他干的?”海青随手一指那位年轻人。

    “姓游的,你猖狂什么?是我干的,帮我哥哥出点气,你又能怎样?”那年轻人冲着海青大声说道。

    “好好好,终于有人敢站出来承认了,我佩服你的勇气,最起码水林庄园今天能保得住了,请问一下,贵公子怎么称呼?”海青心宽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冯家二少爷,冯卫悦!”冯卫悦一边说,一边不屑的站着。

    “既种恶因,必结恶果,你想到会出现怎样的后果?没有想过吧?”海青说着,看了一眼大厅里面外面的人,大声说道:

    “第一,你烧我家房子,我不要你赔一毛钱,看在相隔不过十几里地的份上;

    第二,你们的水林庄园,我也不损毁它,看在冯卫悦有勇气、能自己承认的份上。说实话水林庄园还不错,毁了也挺可惜的。

    第三,既然已犯错,必须接受惩罚,给你们一个最轻松的惩罚,既没有痛苦,也没有皮肉之苦,因为我比较仁慈,冤有头,债有主,我叫游开钰,字号海青,你们今天或者以后想要报复的话,直接找我,如果对我的家人造成了伤害,我必将加已十倍还与你们身上。

    第四,你们将受到的惩罚就是永远禁言,用你们的下半生来恕罪吧!”

    海青说完,不再言语,贯足内力,双手齐出,啪啪啪,干胡豆,弹射而出,用独门手法,封闭了所以人的哑穴。

    海青双手一拂,走出了水林庄园,留下满庄园的人咿咿呀呀的在比划着。

    站在庄园门口的石狮旁,海青用贯足内力的手在石狮子上拍了一掌,径自离去。两个时辰后,这个石狮子化成了一滩石粉。

    海青回到了双龙场,去客栈看了一下父母。下午带着易沉去了趟医馆,易沉在客栈憋了半天,也好不容易有个出去的机会,肯定不能放过。

    一把年纪的周明秋,忙前忙后的,哪点工匠们做的不好,而不是指责对方,而是详细的给对方讲解怎么做,才能做得好,开始有些工匠还不服气,到后头来,你不得不服,别个讲得出道理啊!

    “小师傅来了!”周明秋看见海青和易沉来到医馆,站了起来,赶紧打个招呼。

    “嗯!你们忙,我随便看看!”海青一边应答一边拉着易沉往里面走。

    “我陪海青转转吧!”开扬看见也走了过来。

    “开扬、周老,给我按最好的标准弄!”海青环视了四周,又说:“除了大的主樑和主体格局不变外,其余的,给我用最好的材料,特别是二楼房间,要好好细磨一下,以后几十年的光景,都要窝在这里了,当然也不能亏了周老和老丁,最起码也不能比客栈的哪些房间差吧!”

    “好的!把再提高点!”开扬回头望着周明秋:“周老,你的意思?”

    “行!有小师傅这句话,就按最好的修缮规格走!”周明秋笑了笑:“这样一来,就差点点把房子拆了,重新来过了!”

    “大哥哥,有我的一间房吗?”易沉突然插了一句。

    “有啊!当然有!大家都有。”海青说完都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说:“人手不够,可以多找点人。明天有些材料要陆续进场了,是吧!”

    “是的!”开扬回答。

    “这有一千两银票,你先拿着,不够再跟我说?”海青说着,从怀里摸出银票递了过去。

    “还是周老收好吧!”开扬望了一眼海青,又看了一眼周明秋。

    “不不不,开扬收好就行了。”周明秋连忙推让:“我们起了年纪的人,这么多钱放身上,真的晚上睡不觉,这样一来多影响做事情。”

    “好吧!”最后开扬把银票收好了。

    海青向周明秋再交待一件事后,又转了几圈,见没有自己什么事,又带着易沉回到了四方客栈,刚走到走廊,就碰到丁风豪:“老丁,回来了!”

    丁风豪一见海青,赶紧把他拉到自己房间,让易沉自己去玩。

    “游少,有个情况,我得给你说一下,据我了解,在临江市有一条街叫草药巷,这些医馆都在哪里进货,关键路上也不安全,到处都在打仗,还有一去一来,人工消耗,也很耽搁时间,有时还要遇到土匪,风险是挺大的!”丁风豪接着又说:“一但实施我们的采购计划,我有点担心,怕十个医馆都装不下这些药材。”

    “哪,老丁,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海青看着老丁,心想肯定有好的点子,不然不会把我叫进来。

    “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可以找一批固定的供货商,因为每家供货商都有他们的强项,也就是说有好的精品药材,先筛选一批来试试,十家或者二十家都可以,让他们带上药材样品来当面谈,提供的样品合格,我们就给他签合约,样品封存,以后按此样品收货,连续三次供货达不到样品要求的,取消他的供货资格,这样我们可以根据我们月消耗量,让他们每月送一次就行了,收购价不能太高了,按市场价提高百分之三十就可以了。这样我们也规避了风险,也起码让我们医馆存放得起。”丁风豪慢慢的说着。

    “可以啊!老丁,有句古话叫什么姜还是老的辣!”海青不得不佩服丁风豪。

    “游少,你又在说笑了。”

    “没有没有,真心话!有句古话也说黄金有价药无价,必要时候,有些好的药、紧俏的药,还是要多存点!”海青微微一笑,又补充了几句。

    “这个当然!”丁风豪哈哈一笑,点点头。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我就不打扰了,回房了!”海青起身告辞,又来到父母的房间看一下父母。

    “爸、妈,这里住起习惯吗?”海青问道。

    “还行吧!我和你妈没事的时候,就到游家湾,我们地里转转,也在房子废墟那里比划比划,还跟你妈争论一番,看我们的新房子怎么建?”游安舟看看海青,慢慢聊着。

    “这样当然好,找点事情混着,总比闲着好!妈,睡觉睡得着吧?”海青又问了一下母亲。

    “睡得着,这么好的床,睡得还挺香的!”张灯莲回答。

    “那我就放心了,你们休息吧!”海青离开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第二天,四方客栈的掌柜来到海青的房间:“游少爷,游少爷,外面来了一个人,要找你,说是水林庄园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