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品道门 第两百九十五章 围堵

时间:2018-04-22作者:第九天命

    墨家的机关兽很珍贵,很值钱,一位墨家弟子耗费一年时间都未必能打造出一只机关兽。所以机关兽基本上都是有市无价,尤其机关兽多数都为金铁制造,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厉害的机关兽阳神真人也颇感头疼,不得不退避。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火折子,对于地底埋伏好的机关兽仿佛没有察觉,就那般静静的坐着。

    “呼!”狂风卷起,尘沙飞扬,驼铃叮当响。

    一群人停在张百仁身前不远处,瞧着嘴角微微翘起的张百仁,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忽然觉得心中没了底,尤其是瞧着张百仁嘴角那一抹邪魅笑容。

    “不好,大家快跑!”有武者惊呼,二话不说跳下骆驼转身就跑。

    “晚了!”张百仁轻轻一笑,手中火折子落下,火药瞬间引。

    十个呼吸的时间,足以叫大部分人逃了一命。

    “砰!”

    震耳欲聋,尘沙飞扬。

    残破的肢体伴随着血染黄沙铺满了地面,瞧着地上大坑,劫后余生的人们咽了一口吐沫,你看我我看你,许久后才听其中一人道:“不像是道法,这是什么手段?”

    “不清楚!”

    众人连连摇头,一场爆炸带走了五分之一人的性命。

    待到黄沙散尽,张百仁已经跑出了几百米,瞧着张百仁疾驰的背影,众位各族高手道:“追!千万不能叫那小子跑了!”

    “机关兽!我的机关兽!你赔我机关兽!”墨家弟子疯狂怒吼一声,驾驭着身下的机关骆驼向着张百仁追来。

    机关骆驼比真的骆驼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只见到一阵尘土扬起,便见到机关骆驼已经后发先至,拦在了张百仁身前。

    “我终于知道,为何众人对于墨家会这么狠了,甚至于将墨家打入左道,冠之以魔字”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困仙绳,打量男子身下的骆驼,困仙绳瞬间飞出,将那骆驼困住,然后一个箭步上前,不待那墨家弟子反应过来,火苗乱窜的炸药包已经点。

    “不要!”墨家弟子一声悲呼,但却不得不抛弃了自己的骆驼,转身向着远处跑去。

    困仙绳收回,张百仁眼中带着冷笑,只听得‘轰’的一声,仿佛天雷炸裂,然后就见机关兽瞬间化为一堆废铁。

    困仙绳飞出,将墨家弟子困成了一个大粽子,迎,墨家弟子悲愤欲绝的面孔,张百仁毫无动容,正要挥手斩了眼前之人,此时远处一位道人自腰间拿出了一道神符。

    “混账玩意!”张百仁立即奔逃,他可不敢叫道人将自己困在神符里,尤其眼下大敌环绕,一旦被困,自己必然生机渺茫。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土高手、吐谷浑高手、突厥高手陆续到达,甚至于易骨大成武者已经突破了两位数。

    张百仁喘着粗气,阳神真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出手,唯一出手的陆奇还被自己退去,不过一群易骨大成的武者也够张百仁受了。

    易骨大成全身骨骼蜕变完成,速度实在太快而且还能长期奔驰,张百仁甩开身后的道人不难,但想要甩掉易骨大成武者,却是不太现实。

    “李家、宇家、河东、河北各大家族皆有高手加入,要不是我还有点手段,今个只怕要交代了”天空中烈日滚滚,张百仁手持长剑坐在地上。

    滚滚音爆传来,一道道人影自天边赶来。

    张百仁干脆收起了困仙绳与宝剑,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易骨大成武者不死,我便永远都无法摆脱追兵!”张百仁手指划过黄沙:“钱财动人心,南北绿林齐齐出动,这禹王鼎实在是吸引人眼球。”

    “小子,你怎么不跑了!”一个身穿武士服的男子双眼睛死死盯着张百仁,一边说话手中动作却不停,裹挟着滚滚音爆向张百仁脖子卡来。

    音爆滚滚,张百仁手中黄沙扬起,逼得男子不得不闭眼,就在此时张百仁指尖一道发丝飞了出去,电光火石间洞穿了男子的手臂。

    张百仁试过,自己的发丝靠近不得易骨大成武者眉心。头骨乃人身体上最坚硬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一旦突破易骨大成,感知便会敏锐无比,自己的发丝杀机无法内敛,便会被瞬间感知、避开。

    千万不要小瞧易骨大成武者的速度!

    “嗤!”

    男子只觉得手臂一痛,然后一道血光殷红而出。

    张百仁收了发丝,诛仙剑气已经留在了眼前男子体内,终有一日这男子会被剑气攻心要了性命。

    不给男子查看、排出剑气的时间,张百仁手中困仙绳裹挟着呼啸,仿佛鞭子一般向着男子周身窍穴招呼。

    “砰!”

    “砰!”

    “砰!”

    一阵撞击过后,男子发觉身后的武者已经追赶上来,居然对张百仁的长鞭不闪不避,任凭其抽在身上,同时左手落在了张百仁的肩膀上。

    “咔嚓!”

    一阵阵骨头碎裂之声叫人头皮发麻,一声惨叫传开,易骨大成武者惊呼,肋下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

    困仙绳力道相当于一位半步见神不坏的高手,这男子任凭困仙绳落在自己肋下纯粹是找死。真当自己蜕变后的骨头是钢铁了不成?

    张百仁咬着牙齿,肩膀处骨骼塌陷下去,之前武者的一击绝对没有留手。

    “杀不死我!在白天没有能杀得死我!我乃不死之身!”张百仁周身散发出一道白光,太阳之力灌注而下,化为浓浓朝阳之力,浓郁的生机不断愈合着张百仁的生命:“中了我的诛仙剑气,你死定了!除非你将自己的手臂砍下来,壮士断腕的勇气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张百仁肩膀处紫青红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伤势似乎时光倒流般,在快速的愈合着张百仁的损伤。

    “怎么会好的那么快!”瞧着张百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伤势,男子面色阴沉,居然不顾自家伤势,再次扑了过来。

    “李玄霸,你快点给我住手,你个混账东西,这小子掌控着袖里乾坤,禹王鼎就在其袖里乾坤内,若是这小子死了,咱们可就白忙活了!”远处有武者怒吼一声。

    “嗖!”困仙绳飞出,瞬间与李玄霸再次缠斗在一起,面对着困仙绳的攻击,李玄霸居然只有招架的份,被张百仁打得节节败退。

    “砰”

    李玄霸的右腿被困仙绳抽断,此时远处各路武者赶来,瞬间围成一圈,封锁了东南西北四面八方,一双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愕然之色。

    其中一人开口:“张百仁,老夫乃宇阀客卿,我等也听过公子说起你的名号,只要你将禹王鼎交出来,老夫必然保你性命。”

    “保我性命?你怕没有那个本事,你自己都未必有机会走出沙漠,何谈保护我?”张百仁轻轻一叹:“禹王鼎对我来说本来无用,你们若是肯与我作交换,我倒是乐意之极,只可惜杀人夺宝确实是无本买卖,谁都愿意做。”

    “张百仁,咱们六位易骨大成武者,你若是乖乖合作,还可留得一条性命,若敢负隅顽抗,今日就是你死期”李玄霸冷冷道:“你多次与我李阀做对,坏我李阀大事,今个饶你不得。”

    “你们杀不死我!相反,尔等还要将性命留在这里”张百仁缓缓站起身,周身绽放出异样光芒,仿佛太阳下凡一般:“咱们各凭手段,分一个高低上下,决一个生死!”

    “好邪门的功法,这小子伤势居然复原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