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帝都升职录 第十八章 会前拜访

时间:2020-09-07作者:淡紫菊花

    尹杰到帝都之前一直在y省外经贸厅(后更名为“商务厅”)的外资处工作,工作努力再加上机缘巧合早早被提拔为最年轻的副处长,分管省内的招商引资工作。如果不是嫁给了何宇新,她还真的不愿意离开那个战斗工作了很多年的地方。

    </p>

    作为“别人家的孩子”,尹杰从小就在别人的赞扬声中长大。干校孩子很少,多的是在干校打杂的周边农村人带来的孩子。尹杰三岁时,在被干校厨子家的小子推到池塘那天之后,就再也不奢望能有小朋友一起游戏了。她每晚随着父亲学习认字,白日里尹爸爸下地劳作,她就蹲在门口用树枝子在地上练习。4岁随父母平反回到k市开始在哥哥的带领下学习小学课程。5岁就进了小学,成为年纪最小却成绩最好的小学生,并从此就走上了学霸之路。然而无论她成绩多好,学校老师怎么夸她,父母却再也不同意她跳级学习,一再叮嘱要把基础打牢,虽然也不禁止她提前自学高一级的课程。就这样下来,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她一直保持k市年级第一到高考前夕,因突感风寒大病一场,状态不佳而没能进入理想中的中国科技大学,反而考进了武汉大学。

    </p>

    通知书下来以后尹杰大哭一场,哭得是成绩不佳掉下神坛被人取代,也是没有达成目标实现对父母的诺言,更多的则是痛悼自己错失了中科大,似乎从此与科学研究无缘了。然而,进入武大之后这种观念逐渐彻底改变。作为全国四所“最美校园”之一,武大的美自不必说,而武大的教学管理特别自由,学生可以自行安排上课还是自修,这对于从小到大严格遵从家长或老师指导的尹杰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p>

    入校第一年她就被打了当头一棒,期末考试居然两门不及格~~不及格!她,学霸尹杰,居然,两门!不!及!格!

    </p>

    那年暑假回家,气急败坏的二哥指着她的鼻子痛骂:给家里丢人!不像我们家里的孩子!那时候,除了羞愧,她只是在思索,为什么呢?怎么就这样了?问题出在哪儿了?

    </p>

    不及格那两门课的授课老师讲话都有浓重的湖北腔,她听不太懂??确实如此,但她不屑于把这当作理由。

    </p>

    数日彻夜未眠之后她似乎想明白了:每个学习阶段的方式方法似乎都应该不一样。在高中,只要勤奋练习、海量做题就基本上能确保好成绩了。大学则不然!以种植来举例,从小学到高中,就是不断地给土壤施肥、翻整,让土地适宜耕种,属于改善生长外部条件;大学,则是把种子撒到泥土里————种子需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感受土壤的温度湿度,去调整自己到最好的状态,需要靠自己的力量破皮发芽,破土而出,成为一个不一样的生命,这是主观能动性主导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不仅需要练习,关键在于发挥内在的力量,才能突破阻碍,顺利成长!

    </p>

    从此,尹杰学会了根据外在环境自我调节!

    </p>

    大一两门不及格,甚至有可能被劝退的尹杰,就此调整战法。大四毕业时,她被学校列入保送研究生名单,同时也因其专业成绩突出,被某专业研究所挑中。她重新变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p>

    四年的应用物理学习也让她看清楚了未来的道路。她没有读研也谢绝了那份研究所递来的橄榄枝,选择遵从父母的意见回k市进入外经贸厅工作。她确实耐得住寂寞可以苦心钻研,但她更喜欢多姿的生活,喜欢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喜欢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

    </p>

    嫁给何宇新后,她离开了如鱼得水的工作环境,来到北京打拼。应聘进入北方铭泰之后,虽然这种技术公司的工作环境让她感觉不习惯不舒适,她还是非常努力扎实地工作了下去,直至这次机会来临。在爸妈的口中,她还是让他们骄傲的存在。

    一秒记住

    </p>

    想到这里,尹杰微笑着在心里喟叹了一声。

    </p>

    “师傅,到地方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把尹杰从回忆中惊醒。

    </p>

    这里是南京市郊一片占地广阔的工业区。眼前就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现代的规模很大的工业园,门口约两丈长的花岗石上刻着金光闪闪的大字“江南重机工业有限公司”。这就是他们上午拜访的目的地了。

    </p>

    江南重机是一家老牌的大型重型机械制造商,成立于1992年,专业从事平衡重型叉车、电动牵引车及仓储叉车等工业车辆的研发和生产。在国内市场上已经成功地发展成为林德叉车不得不正视的竞争对手。同时,江南重机已经也通过区域经销商在海外市场有所斩获,是ls得潜在目标企业之一。

    </p>

    出租车在门口停下后,头戴红色贝雷帽身穿浅蓝衬衫的门卫皱着眉头从传达室走出来,大声询问他们找谁?flora上前跟他交涉了一通,电动伸缩门打开了。恰在这个时候,正对大门那幢现代感很强的四层办公楼里走出一个人,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p>

    “请问是尹总吗?”他高声问道,远远地伸出手来。

    </p>

    出来迎接的人叫林晓,是江南重机负责国际事务的集团副总黄强的助理。他热情地把两人一路引导进入二楼的会议室,一叠声说着“黄总刚结束了一个业务会议,不巧又来了一个供应商。正谈话呢现在,可能得请您稍微等一会儿了”,随即手脚麻利地打开空调,给两人沏上绿茶,又各自送上一瓶矿泉水,然后再端进来两个大大的果盘,一个装着葡萄冬枣梨子香蕉,一个盛这各式各样的小包装点心。

    </p>

    大约5分钟之后,一个眼睛特别明亮、背头、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推门进来。他扫视了一眼,连声说着抱歉,就稳步向尹杰走去,紧紧地握住了尹杰的手。

    </p>

    这就是黄强了。

    </p>

    尹杰有些诧,异性握手通常出于礼貌都是稍握即分,黄强的握手却非常坚决,停留了大约20秒的时间。

    </p>

    来不及思忖,尹杰向黄强引荐了flora,黄强则向尹杰介绍了随后跟进来的大约7位同事。双方交换名片后坐定,开始会议。

    </p>

    尹杰首先用幻灯片向黄强简要介绍了ls以及s国豪森州的招商引资政策。考虑到他刚才那个异乎寻常的握手,她没有按计划推荐豪森州鼓励的外资投资模式,而是转而请黄强先对江南重机的历史、现状,以及未来战略进行简单介绍。

    </p>

    江南重机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8亿人民币,是一家跨地区集团公司,现有4个子公司,分别从事重型叉车、仓储设备、矿山设备、防爆电器等产品的研发和生产,销售分支遍布全国,此外还在香港、俄罗斯、日本设立了销售分公司。公司曾多年列席全国民营企业百强、江苏省利税百强,商誉和公众口碑都极佳。现在有正式员工7名,其中专科以上学历占70%,本科以上学历45%,硕士以上学历10%,博士学历占3%。公司拥有国家级重型机械实验室和检测中心。

    </p>

    ...?...

    </p>

    黄强的声音很洪亮,语调很自信。在谈到公司营业收入和所获奖项时言语里有着不加掩饰的自豪。

    </p>

    “公司未来的发展计划是什么样的?目前有向欧洲地区发展的计划吗?”尹杰问道。

    </p>

    “不瞒您说,公司目前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没有形成战略。”黄强认真说,“我们在欧洲的第一笔单子是由公司的老客户马士基推荐的。他们在中国仓储部门和合作仓库一直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机缘巧合之下,把我们推荐给了ihr?umzugs,这就是我们在欧洲的第一笔订单。这笔订单规模不算大,但我们完成得很好,产品和服务都让客户很满意。后来随着umzugs业务的拓展,我们又陆续拿到了其他订单。”

    </p>

    他踌躇满志地说:

    </p>

    “通过这次合作,我们充分意识到,我们的产品不仅具有很高的性价比,售后服务政策也非常符合德国客户的要求。都说德国人是欧洲最严谨的民族,得到德国客户的认同对于我们拓展欧洲业务而言是极大的鼓舞。而且欧洲市场很广大,大多数欧洲客户注重质量和服务胜于价格,这与我们的工作原则完全一致。所以公司内部现在已经有想法要探讨到欧洲发展的可行性。但现阶段仅限于此,是不是决定去?什么时候去?到哪个国家?多大规模?这些现在都还无法决定下来。”

    </p>

    “那么,如果公司真的到欧洲设立机构,会设置哪些主要功能?现在能不能定下来?”

    </p>

    “这个很明确。如果设立欧洲公司,主要功能一定是销售和售后技术支持。”

    </p>

    尹杰随即打开另一个ppt,详细向黄强介绍了豪森州目前主推的bcc模型,也即在s国豪森州设立欧洲业务营销中心,依托其地处欧洲中心的信息和交通区位优势和优秀的劳动力优势,辐射欧洲几大主要经济体进行销售和服务。

    </p>

    黄强听得非常认真,他和同事在尹杰介绍的过程中不时插言提问,尹杰尽可能详细地给与了解答。

    </p>

    转眼到了中午时分,黄强邀请尹杰二人工作餐,尹杰拒绝了。无他,他们没有估计到上午会议有这么多人参加,随身带来的ls资料都已经用完了。她们得先回酒店取了ls资料再赶往下午会议地点。

    </p>

    “黄总,后天我们在金陵饭店将召开一个投资环境推介会,届时署里领导会出席介绍豪森州投资环境,普华永道的专家也将从财务角度介绍几个比较有优势的投资税务架构,另外s国十大律所之一的fischer律所负责人也会介绍对欧洲投资需要注意的法律问题。这些信息或许对于您公司现阶段的投资评估会有帮助。希望您到时候能来参加。”

    </p>

    “这个事情我知道,崔总(董事长)告诉过我。不巧的是我明天就要出差...?这样子啊,我一会儿跟崔总,还有我们的ceo林总都汇报一下今天会议的信息,尽量促成他们中的一位参会。你看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机会还是很难得的。”

    </p>

    “那就谢谢您了。您看,我什么时候电话您落实这个结果会比较方便?”

    </p>

    “今天下班前吧,无论去不去我这里都会给你一个结果。”

    </p>

    “非常感谢,那我们就告辞了。”

    </p>

    两人再次推辞了黄强午餐的邀请。黄强随即安排自己的座驾送他们到下午会议地点。

    </p>

    黄强的座驾是黑色的奔驰600,对此尹杰毫不意外。江浙一带富庶,大多企业高管都喜欢购买奔驰或者奥迪作为座驾,即舒适又霸气。

    </p>

    车子开动起来,驶出厂区。看着从车窗优雅挥手告别的尹杰,黄强回头问了身边的林晓一句:

    </p>

    “你猜,尹小姐的年薪会是多少?”

    </p>

    助手稍显愕然,随即微笑说:“应该没有咱们的总监层级高。”

    </p>

    “肯定没有!很难得的落落大方!”

    </p>

    ...?...

    </p>

    车里回荡着陈坤沙哑的歌声。尹杰和flora闲聊起了娱乐八卦。

    </p>

    回到酒店房间,尹杰打电话叫了餐饮服务。然后问flora,“谈谈你的看法。”

    </p>

    “我觉得黄总是个特别爽快的人。他们现在也正好有到欧洲设点的计划。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客户,值得跟进。”

    </p>

    “只是一面之缘你就知道人特别爽直?我还不敢这样下结论。不过你说的对,他们现在正好有到欧洲设点的想法。但你要注意了,这只是‘想法’,不是‘计划’也不是‘决定’,在投资的整个链条里还太早,连初期都算不上。尽管如此,江南重工是一个有价值的客户,我希望崔总或者林总,或者两个人都能来参加后天的活动。我想听听他们的想法,毕竟他们才是decision?maker(决策人)。”

    </p>

    flora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p>

    “好了,趁记忆还新鲜,抓紧时间写memo吧。这样你晚上负担少一点。”

    </p>

    ...?...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