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帝都升职录 第二十九章 音乐会

时间:2020-11-22作者:淡紫菊花

    晚风清凉,紫禁城南的中山公园松柏森森,风吹着树叶沙沙声响,一声一声颇有韵律。

    中山公园整体面积不大,几个小园子经常用作花卉展览。坐落在中轴线上的就是公园的主体建筑——社稷坛,与太庙一起沿袭着周代以来“左祖右社”的礼制。据说这里供奉了五色土,表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社稷坛东侧的建筑就是中山音乐堂。

    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聚集在音乐堂外,等待演出开始。

    尹杰出门走到台阶上,扫过面前衣冠楚楚的人群却没有找到目标。随即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老公,你们在哪儿?右侧拐角?好的,我马上过来。”

    她快步向外走去。

    何宇新正陪着何爸何妈一行人在那里聊天。bella这次很够意思,一共给了7张票。

    尹杰走过去之后,尹杰发现姑姑和表妹及表妹男友都在。何姑姑长相富态,举手投足之间满是惬意。看到尹杰过来就扬声招呼道:“小尹,这里这里,快过来。”

    尹杰笑着问好,和表妹小两口点头打招呼。然后人手一份分发节目单。这是她“擅用职权”提前买好的,免得入场的时候人群拥挤不小心伤到几位老人家。

    “还一会儿就开始了。这是节目单...?...?爸,今天有你喜欢的‘魔弹射手’”。

    “小尹真是贴心哪。”何姑姑表扬道。

    尹杰羞涩浅笑。

    “刚才我舅妈还跟这儿夸呢,说她的儿媳妇特别能干!”何宇洋接口道。

    “哎,我们小杰呀就是贴心。不过可别再打趣我们小杰了,这孩子脸皮薄。”何妈妈把尹杰拉到一边维护道,边说边笑眼睛弯成了月牙。

    尹杰把婆婆抱在手里的外套抽出来给她披上,叮嘱了别着凉。又和表妹何宇洋小两口寒暄了几句,跟何宇新牵了牵手就离开了。

    天色渐暗,夜风撩起尹杰黑色长风衣的后摆。足上深棕色羊皮长靴勾勒出了美好的小腿曲线,她迈步慢慢走远。

    何宇洋看着尹杰离开的背影,心里泛起说不出来的滋味。她是何宇新的表妹,原本父母的打算是让她嫁给何宇新表哥,表哥性格温和,和舅舅舅母一起过活也应该会比较顺心,不会有婆媳纠纷。可谁知表哥居然和外地女孩谈起了异地恋,还把这女孩带到了帝都!还说两人是同学,同学谈恋爱不都在.zyxta.大学时期吗?哪有毕业之后才开始恋爱的?

    哼,一个外地人,怎么可能适应得了皇城根下的生活!

    见到尹杰之前,她原以为会看到一个土得掉渣的外地人,或许还会拜托自己帮忙找工作。或许自己可以帮忙随便介绍一个机会,能抓住是她本事,抓不住...?....jxpx.谁让她是外地人呢?

    不料这女孩进京不久就入职了一个科技公司,现在据说又跳进了一家外企。运气还真是好!且看她能走多远!帝都可没有那么好融入。

    ...?...舅舅和舅妈好像对这个外地人还很满意的样子!!

    何宇洋年龄和尹杰同龄,生日还大了两个月。如果说何宇新是捡着何爸何妈的优点长成的,那何宇洋就完全是挑着何姑姑何姑父的缺点长成的,个子不高,体型偏胖,脸盘子偏大,眼睛偏小。说不上丑,只是平凡,人群里没法一眼认出来。

    何宇洋的优点是聪明肯钻营,判断力好也愿意冒险,现在安永华明工作。据说当时她的毕业院校一般,校园招聘的时候本来没戏的。她意识到这一点果断直接闯京大校园招聘场,找面试官要求给机会。鉴于她的财务基础知识学的不错,而且勇敢灵活还愿意妥协,就这样被破格留了下来。之后渐入佳境,在安永混得越来越好。

    今天带来的男朋友是客户公司的中层,高大白壮,浓眉大眼。其实两人还没完全确定关系,可她仍然选择带过来亮相。一来看音乐会气氛轻松,拜见长辈效果比较好,二来也想让舅舅一家人看一看,没有何宇新,她也能找到高大帅气的对象。

    尹杰完全不知道她在较劲些什么。音乐会即将开始,她快步回到音乐厅的大堂,和flora、林权两人重新检查了物资和表格,然后在接待桌后站定。按照alim的安排,节目开始前他们三人将负责出售节目单、乐队cd,还有乐队徽章、帽子、t-shirt等周边产品。节目开始后,宁氏的其他人会过来接手。

    虽然坐落在古色古香的皇家园林内,中山音乐堂却是一幢典型的现代建筑,拥有多彩的现代化多功能服务设施,除了被乐迷们交口称赞的演奏大厅(据说音响效果特别好,声学指标接近维也纳金色大厅),还有星级标准的贵宾室和能容纳250人的会议室,以及现代化的电影厅。音乐堂内的咖啡厅也独具音乐风味。

    尹杰所在的大堂非常宽阔,两层屋顶和地面都呈平面放射状扇形,墙面、柱子、地面由金花米黄、银线米黄等高级石材铺装而成,墙面在造型光带、水晶吊灯,典雅大方的大理石壁灯的交相照耀下显得金碧辉煌。

    铃声响起,时间到了,熙熙攘jsshcxx.攘的观众陆续走入演出大厅。演出开始半小时后,irene带着两个员工匆匆赶到。尹杰把分类清楚的账簿,以及收款箱交给她,清点货品,货款一致后让irene在写好的收条上签字。

    irene的好像感觉很奇怪。她轻声笑道:

    “这么点子钱还那么小心呐?”

    尹杰打着哈哈回道:

    “这是公司的钱必须慎重呀。有了收条回头方便向alim交差呢。”

    林权突然从旁插言道:

    “其实真不用这么麻烦的。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即使有些许小问题也不会有人...?...”

    尹杰回头一眼扫去,他吓了一跳,马上回转话头,

    “不过还是签一下比较好,清清楚楚。”

    irene瞄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提笔签了。

    三人走进音乐厅的时候,林权嗫喏地说:

    “evita,抱歉,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尹杰站住脚,没有回头看他。片刻后继续往前走了。

    flora恨铁不成钢地低声插言:“林先生,林大哥,林老板,你每次都在说抱歉,多少次才能说够啊?”

    林权满脸通红地站在了原地。

    flora小跑追着尹杰走进演出大厅。

    据资料介绍,中山音乐堂的演奏大厅可以容纳1400多人,观众席部分的装潢由大理石、汉白玉、硬木装饰组成,效果端的是金碧辉煌、气势宏伟。今天在这里演出的是久负盛名的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这是一只拥有461年的历史的乐团,号称是“辉煌了近五个世纪的‘交响活化石’,拥有‘帝王’级别的指挥家和首席小提琴”,在交响乐演奏方面拥有独特的“德奥式高雅格调”。

    尹杰进入演奏大厅的时候,观众席的灯光都已经完全熄灭,三人找到座位悄悄坐下。正在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的《e小调第五交响曲》。这是非常著名的一部作品,和第四交响曲“命运”,以及第六交响曲“悲怆”相比,这一部没有命名的交响曲被公认为最精彩的一部,整部作品跌宕起伏,从听从命运,到质疑命运,再到决心斗争以改变命运,音乐家的彷徨和挣扎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音乐家们尽情演绎,观众沉浸动容的时候,平日里热爱古典音乐的尹杰却走了神。

    林权缺陷的再一次暴露让她非常失望。

    这盆冷水从头浇下,再一次用冷酷的事实提醒她绝对不能一厢情愿,不能天真。所幸这次暴露在公司内部交接中,事后处理善后并不困难。如果放任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间或地点发生,损失将无法估量。

    然而,刚挪走了christina,马上让林权离开合适吗?任何单位都不喜欢trouble?maker(麻烦制造者),一次出现问题可能是对方的错,两次、三次...?...?如果总在与他人的合作中出现矛盾,会被别人当作职场中的“刺猬”,不知不觉被隔离成职场孤岛...?...她不能容许自己变成这样。

    想办法扭转林权的观念?经过几个月的尽心尽力,尹杰自问没有这个能力。

    让人纠结的是,林权并不是奸猾之徒。相反,他憨厚善良,快乐阳光,总是愿意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然而很悲剧地,任何人都不敢信任他、依靠他,甚至靠近他。他那么擅长舍己为人,谁都不愿意被他划到“自己人”的圈子,因为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牺牲自己人,成为对手的“神助攻”,而且莫名其妙坑死了自己和队友还完全不自知。他没有辨别的能力,没有自救的能力,只有无原则的同情和善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