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二十四章:金门之灾

时间:2019-02-21作者:冷得像风

    “那怎么办,我爸妈都还在门派里呢,还有我叔叔婶婶他们……怎么办?”

    “别急,让他们寻个隐蔽的去处,我这地方太小了,住下百十来个人还好,但可装不下你们金门成百上千那么多人。但我可以告诉你,汉江城这边鱼龙混杂,水很深,这也是一个优势,你们如果来到这里,也好利用这些混乱当作掩护。并且,以后要少用座机,更不要用手机,搬到新处所后一定要像我一样,把电话线加密,或者用卫星电话也好。我暂时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势力,有何等的影响力,但也一定要小心为上。”

    金远点了点头。

    “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我劝你金门可以和我们青门配合,由暗转明,如果我们出现在明面上,他们也不好行动。但是自古至今,江湖之人都不常在明道上行走,我不知他们能不能接受,但你务必要告诉他们这个选择,这对我们都好。”

    凌易看着金远认真听着的样子,也就明白她确实把自己的话放在了心上。

    自己是个小心的人,特别是整个家族的安危都在这安全屋内,他一分一毫的险也不想冒,所以电话的线路加了密,也不会说任何有用的信息,而且他连出门去接金远也步行缓慢,生怕让人觉得从这房子里走出去的人奇怪。

    “你走出去的时候,也要正常一些,不要引人耳目,明天一定给我消息。”凌易说。

    金远点了点头,但还是急匆匆地出了门。

    凌易看着金远匆忙的背影,心里对抗未知势力的决心又安稳了几分。

    不管对方是谁,自己绝不会放弃,势必对抗到底。

    安排好金远之后,离凌易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剩下凌易所能接触到的,就只差紫闺一个有点名气的门派了。金皮彩挂,风麻燕雀,和自己有联系的也就只有三两个而已。

    再说了,这些门派,离自己汉城重镇也过于遥远,不说能力有限,就算有那个能力,凌易也不会强行去拉他们一把。他们信不信不说,凌易本身也不是个非常大度的人,至于那彩门与青门有仇,他亲自去斩了彩门都来不及,更别提去帮彩门度过难关了。

    只是不知道,这木沛已经脱离了彩门,与商贵大佬们混在了一起,还会不会在对方的杀害名单之上。

    不过相对来说,紫闺作为一个延续至今的门派,优先度一定会更高一些,只是素缕的电话一直也不接,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凌易心里也满是焦急。不过,与那轩拓一家不同,素缕所在的紫闺处于闹市区,想动手拔掉这个地方也并不容易,更不可能像在林区里那样,还拿着热武器伤人。

    今天先等金远的消息,等明日就飞去港九城找素缕。

    ……

    等金远的这段时间也无事,凌易敲开了轩拓青的房门,却看见他还像昨天一样,呆呆地坐在窗前,也不说话,也不动。如果不是桌前的早餐只剩下盘子,凌易都会以为他一天都没动过了。

    “你没再失控过了吧?”凌易走进屋说。

    “只要不做那梦,我就不会失控。”轩拓青语气平淡。

    “你有心事?”

    “我只是想我的鸟了。”

    “那个八哥?”

    “嗯。”

    “改日再给你买一只。我还有一事,要请你帮忙。”

    “说。”

    “我在无意之间发现自己会一些奇怪的招式,却不能随我心意地使用出来,就像是藏在了记忆中却没法记得了。”

    “你那面具是人皮的吗?”

    凌易听他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自己也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每天戴着这个面具,自己也很难受,听他一字一句地把人皮两个字说出来,他更觉得反感。

    “摘了吧,我看着恶心。怕扰了的话,去你房间。”凌易不知道的是,轩拓青此时的脸上一片超然,像逃脱了尘世枷锁的老僧一样。

    凌易点了点头,却也知道轩拓青背对自己,根本看不见。他转身出了门,轩拓青跟在他的身后上了楼。

    “这是你的房间?”轩拓青上楼后轻轻地合上了门。

    “我大哥的,”凌易头也不回地说,“开始吧。”

    轩拓青四周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

    “你记不住的招式,是小时候你父亲教给你的。如果我记的不错,你母亲是青门的正统,但你父亲是云疆之人,偶然与你母亲相识相爱。他的招式是昂拳,也叫云拳,是华夏大陆南云行省的古拳法,如今已经失传。练那种拳,是要解放出天性,挣脱形式的束缚,而是以肉体的极限力量去进行最有效率的攻击。”

    凌易点头,听木沛说自己那天像只猴子一样,也和轩拓青所讲的十分符合。

    “你哥哥也会这种拳法。”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他吗?”

    “我看见他的照片,才发现他之前也去过我那里。”轩拓青说着,用手指向了桌子上凌易和凌炎的合影。

    “经过我们的努力,他已经学会了控制。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每天在睡前做一些小工作就行。”

    轩拓青说,凌易的那些记忆都是完整地存在着,只是曾经被催眠,一直以一种阻挡威胁的形式,被潜意识挡在了主观所能忆及的场景之外。想解除这种自我保护,以轩拓青的原话来讲,就是要“温柔地对待它”,当大脑觉得它不再是个威胁时,自然就会解除了阻挡。

    凌易对昂拳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的双臂血管暴起之时,他感受到了极其强大的,自己从未感受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力量。没有耐力,也无关招式,但是那种瞬间的爆发力仿佛没有极限一样,让他很是向往。高手对决往往一招一式,如果自己能在一瞬间解决战斗,那也就无需多余繁复的招式与动作了。

    凌易将轩拓青送下楼后,自己在卧房里盘腿打坐了一番。他像轩拓青告诉他的一样,尽量在回忆的时候少一些抗拒。父亲在凌易的心里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敏感又脆弱,让他一直在主动避免着回忆,一时说要敞开,却也不是一件易事。

    打坐了几个时辰,天也已经微微黑了,却还是没有进展。不过也如轩拓青所说,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让凌易有些焦急的,是金远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正想着,自己就听见一阵急促的上楼声,随后自己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门主,院门前来了一拨人,说是金门的人,要找你。”

    凌易眉头一皱,“一拨”是几个人,又是什么意思?他快步走下楼,打开门却看见金远和两男两女一共五个人站在铁门之外。让凌易惊讶的是,金远手里提着一个布袋,正是那天装龙蛇鼎的袋子。

    “你怎么把……这几位是?”

    “我爸妈还有我叔叔和婶婶,我先把他们送来这里避一下吧,那边实在危险!”

    看着面相老实的几个中年人,凌易也没法拒绝,只得闪身给出空间,让几个人依次通过。

    “我的建议,你和你们掌门说过了吗?”凌易拿过龙蛇鼎,示意一旁的人将金远的父母和叔叔婶婶带到楼上安排房间。

    “嗯……说过了,他不信。”金远说着却不回头,快速地走到了门里。

    凌易默默点头。这也是他意料之内的事情,有些事自己做到了就好,不能强求他人,哪怕是嫡亲至朋。

    “等你明天回去和他说,我青门愿意出地钱和粮钱,让他们到汉江城来一避,这也是我青门最后的邀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