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十八章:祝由术士轩拓青

时间:2019-02-21作者:冷得像风

    二人相视片刻,谁都没有说话。

    “如你所见,废人一个。”木沛苦笑着说道。

    凌易看着木沛的现状,心里那真是五味杂陈。他变成现在的样子,可谓和凌易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为凌易出头,木沛本可以活得潇洒自在。

    可现在呢?

    “对不起,木沛。”

    “没,是我自己的选择。谁能知道,你惹上的是那种麻烦呢。”

    木沛说他不在乎,但凌易一想到是自己毁了他的风光无限,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只得点了点头,话头一转说起了其他事情。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天,是大概一周之前吧……那天我去助你,却被打断了腿,疼得也很厉害,躺在地上,隐隐约约听见你们说到你哥哥的事,好像说到她剥了你哥哥的脸皮,之后你浑身颤抖起来。然后……”

    说到这,木沛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惧。

    “你忽然笑了起来,说‘剥的好,剥的好’,然后你看向我。我觉得那,那不是你……那个眼神不像是个成年人,更像是个孩子,表情带着一些好奇,跃跃欲试,不过,我觉得那眼神里面还带着浓重的邪恶。”

    凌易听木沛讲着,只觉得不寒而栗,像在听一个鬼故事一样。不过,他也对这个情况有着一定的接受能力,这正应了他的预感,他家里的其他长辈为什么不对自己友好,为什么哥哥和母亲都对父亲的死闭口不谈,为什么庙街那天和自己接头的人忽然死去。

    “不过你那天用的招式,我见过。”木沛笃定地说道,“昂拳。”

    “昂拳……”凌易自言自语说道,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那天后来,很是恐怖……并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个……是只猴子,双手高举,动作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你暴起一膝就顶碎了那矮个男子的头骨,凹进去两三厘米,那家伙当场就死亡了,然后你撕咬开了那女人脖子上的血管……她可能是被你吓到了,头也不回地跑了,只留下一句这事不算完。之后,你杀到了人群里,不分敌我,一直在打……打到没一个人能在地上站着时,你才走了回来,让我带你去紫闺,找素缕姐姐。你的招式我都见过,都是昂拳的招法,如今已经接近失传。”

    “昂拳,可是贵西昴族的拳法?”

    “是,没错,这昂拳属于古状拳的派系。”

    凌易点点头,父亲正是昴族的血统,这样也能对得上了。只是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家里人呢?我母亲……她怎么样了?”

    “你家人已经转移到安全屋了。你母亲也醒了过来,不用担心了。”

    凌易点了点头,在安全屋中,起码暂时不用担心了。

    “木兄,这次多亏了你鼎力相助……以后你有事尽管开口,如果我凌易力所能及,万死不辞。你的腿,就交由我治疗了,我的集团下还有几家像样的医院和制药厂。”

    “不用,我自己已经处理好了,等恢复好了我就回内陆。我只是不想让女儿看见我一瘸一拐的样子。”

    凌易点点头,再三谢过木沛后,和木沛告了别。

    “你听完了吗?”木沛走后,凌易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

    第十八章:祝由术士轩拓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听完了吗?”木沛走后,凌易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

    “你哥哥说过,会有这一天的。”门帘旁传来素缕的声音。

    “你还知道什么?”

    “都在你哥哥的预料内。他说,如果他遭了不测,你的另一个人格还有对我的眷恋,一定会回来,回到紫闺。”素缕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确实,我最感兴趣的人,就是你。这也是那句话的含义吧。

    “我并不知道你的故事,你哥只和我说,让你去东山行省,找轩拓青。”

    “轩拓青?轩拓这姓氏听起来倒很熟悉……是祝由术士吧。”

    祝由曾是华夏大陆人文始祖黄帝设立的官名,后来广泛地出现在寺庙与道观之中。按如今的话说就是催眠术,祝由术士也就是催眠师。

    古时的祝由术士高高在上受人尊敬,但正统的祝由术家族只有一脉络,即为轩拓一族,轩拓一族在每个朝廷的背后都有着一定的地位,甚至常常左右着朝廷的政治走向,对历史的发展也有着极其强大的影响力,轩拓家族因此积累了殷实的家底,流传至今。

    “我不知道,他说轩拓青能解开盖在你身上的谜团。”

    凌易点了点头,心里满是激动。让自己苦恼了一生的秘密,就要被揭开了,任谁都不可能会平淡处之。

    “凌易,若是平常,我还能助你几分,但最近我们紫闺也惹上了麻烦,你只能自己去找轩拓青了。”

    “紫闺怎么了?”

    “不止是紫闺,如今华夏大陆大小门派本来就已经式微,近年来无论是港九城还是内陆各地,有很多门派已经了无音讯了,如今看来是有人故意加害,想由小到大地抹掉残存的所有华夏大陆门派。但是,如今竟然已经轮到紫闺,看来已经做完了大半,那些小门小派都已经被完全地抹除了。我们在油尖旺区的分部,已经数日没有回信了,而中环分部昨日传来救急的消息后,也再没能联系上。这幕后一定有着不简单的利益关系,否则不会这样大动干戈。”

    凌易点点头,以那天去青门的西装人们的水平来看,这次面对的敌人绝对不是乌合之众,背后一定有极其强大的力量支持。

    山雨欲来风满楼。凌易看向窗外,不知即将到来的到底是怎样的危险。

    “不如这样……以我集团的名义,我们建立一个子公司,”凌易忽然说,“将地下的交易买卖放到明面上来,和木沛、金远他们一起,拉扯起所有有意愿的门派,集结力量一起对抗,这样不至于陷入完全的被动。”

    有了正当的名义,起码报警也有了理由,不用像青门一样吃了哑巴亏,不被人抓住这个缺点,或许能轻松一些。而且以自己的经济实力,无论对方是多么财大气粗,势力通天,自己也有信心与他比试比试。

    素缕听他说完,眼里也闪起了光彩,只是这不是她一人能决定的。

    “我觉得完全可以,不过我得去和掌门他们说一下,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同意,毕竟都是些近百岁的老古董了。”素缕无可奈何地说。

    凌易点了点头。事不宜迟,自己也应该动身去找寻自己的秘密了。他拨通了栾端端的电话,让她替自己准备行程,三天后动身。此刻,凌易特意留了一手,连素缕都没有告诉,只告诉了栾端端一个人。

    但是,他并不是挑明了说。他对栾端端说金远和木沛等人也会一起同去,再孤身前往。这样一来,会放松栾端端的警惕,同时加以试探。

    凌易的心里自有他的打算,其他人都不是问题,但栾端端是汉江集团多年以来明面上的管理者,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发展,无论是能力还是人脉,都足以成立起另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而自己最近的动向被人洞穿,最有嫌疑的几个人里也有她一个。所以,她是目前的心腹大患。如果这次去找轩拓青一行也被提前知晓,那此人就不得不除了。

    安排到三天后动身,自己就可以提前联络些久远的人脉,在暗地里做足准备。这样一来如果栾端端有二心,自己也不至于孤立无援。

    此刻,该回家看看了。凌易看着床旁的面具喃喃自语。也不知母亲,准没准备好迎接这个由自己所扮的凌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