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三百四十五章:乔装出逃

时间:2019-07-10作者:冷得像风

    在彻底释放出身体里的能量之后,凌易已经渐渐地恢复了神识。

    凌易复杂的看着旁边沉睡的女人栾端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奇怪的脚步声,凌易握紧手中的鸣鸿刀,刀半出鞘,可以感觉到有人正在外面窥探他。

    他的传音符正在不停的闪烁,有人正在联系他,只不过精赤身体上的痕迹实在太过明显,再加上旁边的女人也是衣衫半解,他不太适合让别人看到此时的场景。

    凌易眼神阴郁的看着面前不停走来的人影,下一秒利刃准备出鞘,直接抵在了来人的脖子上,可是当他刀出鞘的时候,凌易却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而那女人的目光也充满了不可思议,闪过了他的身上,以及身后那躺着的女人。

    她惊讶的张大嘴巴,感觉自己肩膀好像被一张巨大的大手抓紧了:“你在干什么?”

    站在凌易面前的,竟然是薛冉冉。

    自从薛冉冉出事之后,凌易就一直在外面打探她的消息,可是始终无果,她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了无痕迹。

    除了知道于质在照顾她之外,凌易对薛冉冉几乎一无所知。

    而如今,薛冉冉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确实不得不让凌易震惊。

    ……

    薛冉冉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先是生凌易的气,自己千里迢迢的为了他而来,不想他却在这个地方,和其他人做这样的事。

    此时的响动,也吵醒了栾端端,三个人很尴尬地在这个荒山野岭之上,面面相觑,很是尴尬异常。

    最后,还是凌易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与薛冉冉讲清楚了。

    其实,在薛冉冉心里,对于凌易已经不是爱,她自己也说不好,更像是一种亲情,听到凌易有事,她自然会奋不顾身地赶来。

    他们仨现在顾不上寒暄或者尴尬,栾端端意识到对方那些人,在这个阵法越来越弱之后,还将会找到这里来,他们需要尽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与轩拓青和曲然他们会合。

    “不行,凌易现在根本不适合转移,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会吃不消的。”薛冉冉强力要求让凌易就在此处养伤,凌易这一次可被折腾得不轻,要是路上再发生什么事情,凌易可就毁了。

    “现在我们几个人,就别说那个女人了,就是被她手下的人发现,我们也招架不了,再不走,等他们找过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栾端端的脸色也不好看,凌易现在这个样子,她何时见到过,她也想马上让凌易安全的好起来,可是…….

    经过这么多事,栾端端已经学会了放长远目光看事情,真的想要凌易安全,就要马上逃离这里,跟轩拓青等人汇合。

    凌易出事,她已经提前联系上了凌炎,现在想必他们也在往因缅云城这边赶,但是周边都被这儿古武邪门的人控制了,想要不惊动他们进入因缅云城根本不可能,就连他们逃出去也不确定是否就能安全。

    但是,行动起来,总比现在这样坐以待毙要好。而且,直到现在,凌易等人也不明白,到底是得罪了亚新大陆哪派古武暗门势力,就给整得这么狼狈。

    两个女人苦笑起来,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先把凌易的身体尽量调整到最好,然后由她们乔装打扮,从暗地里把凌易护送出去。

    只要到了亚新大陆的边境,青门的势力一介入,凌易的安危,就不用再担心了。

    “那现在怎么办?”薛冉冉问道。

    “等着吧,总有机会的。”栾端端眼神看向远方,声音不确定的说道。

    她现在只希望,上天保佑凌易,能让他逃过这一劫。

    一天的时间里,薛冉冉拼尽了全部为凌易调养身体,也只是扼制住他身上的伤不再扩散。

    因缅云城这个地区周围,现在已经被对方戒严了,尤其是亚新大陆和华夏大陆的接壤地带,更是戒备深严。

    想要逃出去很难,但这也是他们的一个机会,毕竟越是深严的情况下,那些人越容易出现疏漏。

    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说的就是眼前的情况。

    栾端端就是看到了这一情况,赶紧叫上薛冉冉来商量。

    她们现在两个女人,不可能都跟在凌易身边,这样暴露的概率比较大,而且分成两拨人的话,虚虚假假真真实实,对方也不能及时发现。

    薛冉冉看着栾端端半天,然后说道:“你跟他一起走吧,我掩护你们。”

    “....为什么?”栾端端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

    “因为他们不认识我啊,就算被抓到也有一线生机,但是你不一样……”薛冉冉强颜欢笑道,回头看了看凌易,“他需要你。”

    其实栾端端也有这个想法,之所以不说出来,是因为她说不出口。毕竟,这薛冉冉可是凌易的前女友,而她薛冉冉,至少目前,凌易的啥也不是。

    “快走吧!”薛冉冉催促道。

    “那你自己小心。我们在边境会和。”栾端端最后叮嘱道。

    早在出发前,薛冉冉就给栾端端跟凌易各自化了妆,换了衣服以后完全就是两个人,跟来因缅云城做生意的那些商人差不多。

    薛冉冉知道凌易不可能放任她们这么摆布,更不可能让自己以身犯险,所以她给凌易扎了两针,确保他除了说话,连动都不能动,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她离开。

    坐在行驶的车上,栾端端照顾着凌易,他现在还是时而有精神,更多时间都是在昏睡,栾端端看向车后,那是薛冉冉离开的方向,她没有任何装扮,为的就是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栾端端笑了,她很清楚薛冉冉现在的心情,为所爱之人牺牲,谁都一样。

    当车子被对方势力拦下来的时候,栾端端镇定的把入境的信息跟护照拿了出来,这是一种特质的护照,在某时候还是有点作用的。

    对方的人看了两眼,照片跟本人很像,当凌易一侧的人要碰触凌易让他下车检查时,栾端端笑道:“这儿就我跟司机两个人,他一个大男人我们抬不动,要不你们帮把手,等下再帮我们把他抬上车?”

    “怎么回事?”

    “哦,我丈夫是瘫子,这次要不是公司里出了事,那些人非要他出面才能解决,我们也不会来这的。”栾端端笑语嫣然道。

    再一次核对了情况,这些人还是不想放人,这时接到了一个来电,说是他们要找的人找到了,可以放松检查了,这才挥挥手,不甘心的让栾端端他们通过。

    这则消息被司机听了个清楚,开车离开以后,他告诉了栾端端,她为凌易摆正好坐姿,心里明白,是薛冉冉被他们抓住了。

    暗自祈求薛冉冉会没事,栾端端还是捂着嘴留下了眼泪。

    现在这种情况,她不能心软,不然一切都功败垂成,反而更对不起薛冉冉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