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三百三十四章:第二方案

时间:2019-07-05作者:冷得像风

    看着凌易欲言又止的样子,刚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他绝对不会这样。

    站在对门的曲然终于没有忍住,细听凌易的解释,当先说道:“那啥,你还是别在这站着,怪冷的,进去睡吧。有啥事儿,明天咱们再说。”

    矿山的夜里实在是很冷,两极的天气,和白日里的炎热天气不一样,到了晚上,风一吹让人心底都感觉到一种深寒。

    刚才凌易没有告诉曲然,他看到了那个女人,在火车上装作售货员的那个叫阿雅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实在是再眼熟不过了,再特征明显不过了,盘起的头发扎着红头绳。

    纤细的身影,正是那个最年轻的列车员口中的阿雅,也是那个在列车上出现过,还给小园子东西吃的那个列车员。

    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看起来,这个女人对自己一行人的行程,那是了如指掌啊。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她的背后藏着太多的秘密,而凌易刚刚要触到这些秘密的时候,她又消失了。她主动找上门来,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她的目标真的是凌易吗?

    这些,都是凌易所想不清楚的。

    这个阿雅,跟叶哥有什么关系,而两个人,又是不是空门的“触手”?

    “你在想什么呢?师兄。”

    早上正在吃早餐,小园子看着师兄整张脸上都写着纠结,不明白他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没有睡好。

    凌易瞥了一眼这小家伙,本不想回他的话,不过又想起之前轩拓青说的,“你得对这孩子好一点,不然,等你老了,谁接青门的班。”,于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没什么,我就是觉得……”

    他现在一张嘴,就肯定要提到昨晚遇见那个女人的事。

    他动了动嘴唇,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下去,他就是觉得,昨天那个女人并不是想来害自己的,反而像是来提醒自己什么的。

    几个人正寻思间,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很是刺耳的声音,众人转头看了过去,不是别的,一侧一直紧闭的大铁门突然别被拉开,门外站着几个破衣烂衫的人。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的左手已经被完全磨断,露出血肉模糊的皮囊,但是那深深的白骨又好像已经愈合,左手完全缺失,每个人脸上都带有愤恨之色。

    其中几个人的神色还不缺乏幸灾乐祸,小园子看到那些人之后,刚刚咽下去的早餐,差一点全都呕出来,这些究竟是什么人?或者说,这些根本就不能称得上是人,只是某种机器。

    小园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害怕,躲到了凌易身后:“师兄,那些是什么?”

    身旁有个大汉“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小子胆子这么小,怎么还敢来我们这儿,没人告诉你那些是什么东西吗?那些东西就是你师兄未来的下场,你现在猜一猜你师兄即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曲然冷然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几个一瘸一拐破衣烂衫的人被人带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他们本来是这里的矿工,现在却被请到了贵宾席上。

    轩拓青在旁边百思不得其解,阿黑凑了过来推了推轩拓青:“你还没看明白啊,这些都是叶哥以前的手下败将,过来看看自己的队伍能不能增添新人的。”

    哦,原来是这样,听到阿黑的解释,轩拓青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合着这些以前都是挑战过叶哥的人吗?

    阿黑点了点头:“这些人都挑战过叶哥,但是无一例外,都挑战输了,都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变得不人不鬼的样子。”

    听到这话,轩拓青他们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心中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小园子咽了咽口水,直接问了一个最想要问的问题:“那这些人在这里当矿工之前都是做什么的?”

    阿黑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别担心,你们老大那不是普通人,和他们不一样,对不对?那是相当厉害。”

    阿黑竟然一改之前泼冷水的姿态,因为他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凌易与叶哥的这一局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既然这样,那反倒不能让凌易失了信心。

    这阿黑这两天也是仔细观察了凌易,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武力值有多高,但是总带着一种气质,好像在他眼中,没有害怕这个概念似的。也许,这个人,能有一线生机,这也说不定。

    “能让我轩拓青兄弟认作老大,鞍前马后的,那肯定不是凡人,放心放心,那些人虽然之前的确是有一点小门路,但是肯定没有你老大厉害的。你家老大,是绝对有实力挑战叶哥的。至于叶哥,我想说的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

    阿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几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他眼中的担心。显然,这小子,对华夏语的研究,还挺深的,俗语都能说得出来了。

    轩拓青听阿黑这样说,拍了拍他的肩膀,表面上什么话都没有说,眼中却满是志在必得。他心中清楚凌易的本事,这点风浪,他应该是能经得起的。

    ……

    阿黑实在是不明白,轩拓青这哥们从哪儿来的自信,你觉得人家叶哥可能真的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这可是人家的地盘啊,不管输赢,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看出阿黑的疑惑,轩拓青用一种你不懂我们老大的目光看着他,小声地在阿黑耳边说了一句:“我们家老大,那是谁?你别看他表面上斯斯文文的,但实际上那里坏着呢。他就是觉得自己能打赢,打不赢的话,我们也有第二方案。”

    第二方案?阿黑很明显没听明白轩拓青的意思:“什么第二方案,难不成他会什么隐身术?兄弟,别开玩笑了。”

    曲然在旁边补充了一句:“第二个方案?硬上呗,要实在不给金瓶之吻的话,那我们也不介意来一回君子变土匪。直接抢他娘的!”

    阿黑觉得自己已经挂不住脸上的笑容了,他倒是没有和叶哥关系有多好,自己和叶哥也都处在两个地盘,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交集也并不算多,要不是这次轩拓青请他帮忙引荐,他也就只是在赌石大会的时候,才会露一露面。

    阿黑心里想着,轩拓青他们是不是太轻敌了啊,就算你们真有那实力能赢,但是你们是不是也得注意下,这是在人家的地盘,这是在人家的矿山啊,你们几个是不是不太懂地头蛇的意思。那可是几十号上百号人的真实战斗力啊。

    不过,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大战在即,不能给他们泄了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