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三百三十三章:又见阿雅

时间:2019-07-05作者:冷得像风

    当听到凌易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的赌注要求,叶哥看上去很是兴奋,马上让人安排,并让人将他和凌易对决的消息放了出去,可能在他眼里,只是单纯地想让更多人见证他再胜一局。

    之后,叶哥转头晃着大膀子就走了。

    小园子看到对方走了,立刻担忧的跑到了凌易身边:“师兄,这下怎么办?对方看起来好像很强的样子。赌石这东西,你有把握吗?我不记得,咱们青门一脉,有看石头的法门啊。”

    凌易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小园子的目光闪过了一抹若有所思:“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为我着急……你是不是觉得……我……”

    凌易的话还没说完,小园子点了点头,抢话道:“我当然为师兄着急了,可是……”

    小园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好像有点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就是单纯的觉得,师兄你好像有点悬啊。打架,你没问题,这看石头,不比打架容易啊。”

    小园子,这臭小子,还说自己悬,凌易苦笑了一番,轻轻作势拍了拍他的脑袋,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你觉得呢?”

    曲然在对上他的目光时,竟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你有点悬,而且这件事情吧,好像不是这么简单,你想一想,我们之前在火车上遭遇的那一切。你觉得,这个叶哥,没有参与到其中?”

    最可怕的设想是,叶哥可能是空门的人,在华夏大陆之外的八大陆,空门就像八爪蛇一样,几乎无孔不入。

    这也是历代空门门主,想要征服华夏大陆古武暗门的心结一样,因为,从来就没有征服过。

    曲然虽然是个粗人,但是粗中有细,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但目前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这开弓,可真没有回头箭了。

    ……

    凌易他们一行四人,在叶哥手下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房间,这房间虽然比较简陋,但好歹还算干净,晚上的饭也还不错。

    小园子即便之前中了毒,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但是仍然还是有胃口吃饭,还吃了一大碗。旁边的凌易则一口未动,曲然看了眼凌易,不理解他这是干什么?

    难道这饭是有问题?狐疑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盘子上,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说话。凌易看到他的举动,笑了笑:“没事,我就是不是很有胃口,你们吃吧。”

    旁边来送饭的大汉看到这人如此小心翼翼,白了他一眼摔门就走,门外还传来了他不服的声音:“就这种小白脸,也配和我们叶哥来劲,这人是什么人啊,根本不值一提。”

    听到对方嫌弃的声音,正吃得兴致好的小园子,立刻就不高兴了:“他这是怎么说话的?”

    凌易拍了拍小园子的肩膀,笑眯眯的看着他:“他说的是实话,我的确是很怂。”

    凌易的目光落到了这所谓的因缅云城特色菜上,这几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一直往嘴里塞饭的小园子都停了下来,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之中,苦笑地看着自家大师兄。

    “师兄你可别骗我,饭不会真有问题吧?我可不想受二次伤害。以毒攻毒虽然有道理,但风险太大,我不想立刻死啊。”小园子对这因缅云城菜的味道还是很适应的,一直在吃根本停不下来,其实,小园子对什么菜都是这个样,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饭量。

    凌易摇了摇头:“我刚才试过了,饭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我总觉得这菜里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味道,你们不觉得浑身有点无力吗?”

    轩拓青挥了挥拳头:“还好啊,没有这种感觉啊。”

    小园子在旁边也莫名其妙,他动了动身体,摇了摇头:“我也感觉和吃之前没什么差别。”

    转头看着自家师兄:“师兄,你觉得”

    小园子看凌易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没有再说下去,大师兄自有自己的想法,总之,出来了就要听大师兄的话,这是临行之前师父交代和嘱咐的,而且他也乐于听大师兄的话。

    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凌易没有说话,如果这空气中的味道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为什么他们其他人都没事呢?

    ……

    夜里,几个人都已在各自的房间入睡,窗边忽然传来了一道细细的声音,凌易半睁开安静,耳朵细细听着窗口处传来的声音,而身体却并没有动,他本来以为是这里治安真的是太差,估计他们到这里就被盯上了,如今这可能要进贼了,但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那声音的延续,也不见人闯进来。

    凌易没了耐心,睁开眼睛,只见窗户外面的纸制的门板露出了一个人的倒影,这矿山里的房间十分的简陋,门板就好似古代时的模样,整个门的作用基本就是形同虚设。

    像凌易这样的男人,一踹一脚就能把这个门板给踹开了,所以对方即便没有扒门撬锁,他一点也不觉得对方不会向他出手。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仍然还是没有动静,凌易皱了皱眉,终于没有忍住,穿衣服下床来到了门边。

    门边映出了一个影子,那影子十分清晰,不过从影子的轮廓来看,这站在门外的不像是个男人,若真是男人,那要么是身体太过瘦小身体有残疾,再不就是个孩子。

    凌易身体侧到一边,一把推开了大门,果然门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忽然一道月光打了下来,打在了那女人的脸上。

    女人的脸,凌易觉得似曾相识,他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之前在火车上看到的那个女人吗,他惊讶的看着那女人,女人也惊讶的看着他,显然是她正站在门外犹豫要不要敲门,而此时凌易突然把门打开,也把这女人吓了一跳。

    两人四目相对,女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转身就跑。

    凌易刚想要追上去,把他一切的疑惑问得清楚,但是对方的脚步却一直向前,根本没有要给他说话的机会的意思。

    “怎么了?”

    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曲然也迷迷糊糊地从房间里面探出了头,看着凌易这大半夜的不睡觉,站在门口干什么呢。这老旧的房门每一次开关门,都会发出极其令人心烦的“嘎吱”的声音,而且这种刺耳的声音穿透力很强,曲然住的离凌易最近,他在半梦半醒之间被凌易突然开门的这一声高音调、高分贝的噪音给从梦中惊醒了。

    曲然开门时,凌易正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走廊尽头的方向,可是明明那边什么也没有啊。

    曲然莫名其妙的瞥了一眼凌易:“我说你这是在干啥呢?这么望眼欲穿的?等谁呢?”

    看凌易并没有反应,紧接着又加了一句,“你不会有梦游症吧?之前我怎么不知道呢?”

    凌易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

    凌易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曲然说,而且应不应该这个时候,在这里说这件事,毕竟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呢。

    凌易皱了皱眉,他就是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这是他的直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