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三百二十八章:隐瞒着什么

时间:2019-07-01作者:冷得像风

    “这位旅客,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 .co能够在火车行进中,来到这列车厢的,我们所有的乘务员和售货员都在这儿了。”

    列车长原本以为对方是碰瓷儿的,可是后来一想,从这人的穿着和行为举止,应该是非富即贵的样子。尽管只是素未谋面,但列车长这么多年见过的人太多了,根据人外表显露出来的行为,去判断他的家世,还是能做得到的。

    虽然这个人是乘坐了火车,但也是因为南云地区地处山区,其他交通方式,换乘比较折腾人,还是火车比较方便。所以,华夏大陆人到南云行省,往往选择火车这种交通方式。

    列车长自认为自己的识人眼力是很厉害的。

    既然如此,眼前的这个人,他也没必要碰瓷儿啊,何况这种碰瓷在火车上,除了争吵,意义也不大。

    列车长已然是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怀疑,而且他看着凌易严肃和认真的样子,绝对也不是一场有钱人体验生活的恶作剧之类的荒诞剧情。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可是他又说,车上的这些乘务员中没有那个给小孩吃的东西的人。

    正当这些人大眼瞪小眼,都处于迷惑之中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声音。

    “你应该不会是在找一个眼睛大大的,盘着头喜欢扎一根红头绳的小姐姐吧?”

    说的的这位,是这班列车上年龄最小的一个列车员,这个列车员是刚刚参加工作,也是刚上了这列车,她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凌易身上,连列车长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看到他们的模样,凌易愣了一下,没有注意到列车长神情的变化,点了点头:“对,就是她,她怎么没过来呢?”

    此时,凌易才发现,周围每一个列车上的工作人员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这其中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而刚刚说话的那个年龄最小的列车员,此时也忽然噤了声,好像已经意识到自己刚刚多了嘴。

    列车长苦着一张脸,拍了拍凌易的肩膀:“兄弟啊,这事情还真是不知道应该从何跟你说起,总之是发生大问题了,不是我们能解决得了的。你所谓的那个给孩子东西吃的列车员,我都不知道她,根本算是个什么啊。”

    凌易扣了扣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不明白列车长说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情况。

    列车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这位兄弟,我也不和你多说了啊,赶紧的,你们赶紧老老实实在这儿坐着吧,我这边已经联系医护人员到最近的停靠站。等到了下一站你们就下车,你们带这孩子好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行,我们必须要直接去南云行省,如果要去医院,我们也得等到南云行省才能下车。”凌易这话说得坚决,语气中好像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列车长都懵了:“不过……旅客……你看着你弟弟都疼成这样了,你还能到南云行省再下车?我说,他能坚持到南云吗?再说,如果这孩子真是中毒的话,那更不能耽搁,这是很危险的,必须得去大医院化验、治疗啊,得赶紧的。我这真不是危言耸听啊,你看这孩子现在的状况,姑且是不是中毒咱们先不说,就现在这种情况,应该也要马上送医啊。”

    列车长说话时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着急,干着急。因为他眼前的凌易,脸上并未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好像也并没有听得进去他所说的话。他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感觉他深不见底,就是列车长这么一个阅人无数的人,也摸不清凌易的想法。

    其实列车长也是好心,但是此时凌易的心中,还在想着刚才那小姑娘的答案。

    列车长还想说什么,然而凌易直接拨开了列车长,巨大的力道让列车长一个踉跄,还没等列车长缓过神来,凌易已经来到刚刚那个说话的最年轻的列车员面前:“你告诉我,你刚刚说的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孩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同事和一旁的列车长,又看了看凌易,她从凌易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不可置疑,于是很紧张地抿了抿唇,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那个……我们之前在这工作……的确是有个姐姐……在我来这工作之前。”

    “后来……”

    这个小姑娘欲言又止,但是语出惊人,她说,后来那个姐姐突然就不见了,失踪了,所以我才顶了她的位置。

    “哦,是这样吗?”

    凌易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列车长,列车长点头:“没……没错,就是这样,不过那女人早就已经辞职了,她是在辞职之后才失踪的,所以肯定不会突然跑到车上来给你们拿东西。”

    凌易用余光看了看列车长,他前半段话眼神飘忽不定,后半段才稳住了心神,这话必然掺了些水分,要是相信他的话,那就见鬼了。

    不过也没关系了,凌易也不想再与这列车长和车上的工作人员为难,至少现在他确认了一点,对小园子下手的,应该不是车上的工作人员。那么,就必然是有人想要阻止他们去寻找金瓶之吻了。至于,具体是谁,是哪一方,那也不必太过于纠结,因为肯定是他或者蒋天阳的敌人。

    凌易回头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小师弟,叹了口气,已经给小师弟服下了出门前去素缕那里要来的灵药,不说是可以解百毒吧,但是也都可以压制各种毒性,延缓毒发的时间。

    再过几个小时就下车了,小师弟应该不会有大碍,这一点凌易心中有数,越是这种疼得人死去活来的毒,其实毒性并不大,反而那种剧毒基本会一招致命,根本不会给人留下喘息的时间。

    凌易于是换了一张面孔,一改刚刚的冷峻,礼貌地让聚集在她这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回到工作岗位吧,还口中不断地说道,“谢谢大家的配合”。

    列车长在一旁都愣住了,这眼前的凌易和刚刚简直判若两人,他也并没有发现整个事件中间有什么转折,怎么这人说变脸就变脸呢?!

    凌易也不顾周围人怪异的目光,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旁边的人看了一会,觉得无趣也就都散去了。除了在床上挣扎着的小园子,其他一切恢复如常。

    事主都不紧张,其他人,看热闹,也就到头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