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三百二十章:父亲的身世

时间:2019-06-29作者:冷得像风

    蒋天阳面色苍白的坐在床上,与惊鸿在擂台之上时,由于怕伤了惊鸿,蒋天阳只是一味的防守,并不敢将周身的真气聚合,那怎奈何得了已经被异域之毒失了心智的惊鸿呢,身受重伤定是必然的结果,若不是最终凌易赶来,逼得他师父出手,估计蒋天阳连命都保不住了。

    蒋天阳不敢直视自己师父的眼睛。一是觉得自己在擂台比拼中给师门丢了人,另一重原因则是,他在擂台底下,虽然被惊鸿小师弟重伤纠缠,一直躺在地上,但是也未失去知觉,全然目睹了师父在擂台上下不来台的窘境在。

    想来,这其中也是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

    但实际上他不知道,他的师父心中也是有愧,觉得有些愧对于自己的这位优秀的弟子。

    不等蒋天阳开口,师父先说道:“我知道你疼你小师弟,但是你对你小师弟未免也太过溺爱了,他显些要了你的命。有些时候,自己的命才最重要,只有活着,才能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见蒋天阳不说话,师父顿了顿,微微叹气道:“行了,多说也无益,总之,你好自为之吧,我已经拜托了青门门主凌易,相信他会帮你的。”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蒋天阳却显得很不情愿:“师父,我们可以自己解决的,没必要跟凌易师兄说吧。”

    如果真要麻烦凌易出手的话,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而且,万一凌易要因此遇到了什么不测,这蒋天阳怎么能过意得去呢?

    蒋天阳的师父没有注意自己徒弟脸色苍白的样子,反而暮色深沉的看着他警告道:“从刚开始我就想说你,你要知道你是谁的徒弟,你是谁家的弟子,如果你再像今天这样偏颇地替旁人说话的话,休怪为师不留情面了。你要明白,你首先是赤门中人,然后才是歪门中人。”

    被自己师父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弄得有些懵,什么情况,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师父,师父却有些刻意地避开了他的眼神。

    “就这么决定了,不要多说,你身上的伤也需要好好休养。”蒋天阳的师父最后留下了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蒋天阳的房间

    蒋天阳终于明白了,为何赤门永远赶不上青门,为何师父永远当不上大长老。

    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

    这,或许就是他蒋天阳的命吧。

    ……

    而在凌易这一边,他也正在和自己的师父探讨着这件事,也就是帮助蒋天阳找到,能够解其师弟惊鸿身上所中之毒的法子。

    显然,曲然找来的据说能解“闪毒”的人,其实,根本名不符实,只能是暂缓闪毒之毒性发作,为凌易争取了一些时间。

    但幸好如此,不然,也不用凌易去想办法了,惊鸿首先就自己挂掉了。

    凌易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师父,您怎么已经答应了?我只是答应,去想想办法,您倒好,直接给蒋天阳的师父打包票,让我去办这件事?”

    凌易的师父笑眯眯地看着他,虽然平时俨然就是一副老顽童的形象,但是真正遇到大事,或者关乎门脉原则的事,他则会很坚定地拿出主意,他说道:“没错,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也打了包票了。怎么,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

    而后,师父有些怀疑地看着凌易,继续说道:“而且,人蒋天阳之前又帮了你一些忙,人又不是青门中人,只有着歪门情谊,连一点儿报酬都没要,既不跟你争鸣鸿刀,也不打算和你玩花花肠子,你该别告诉师父我,你不愿意帮他吧?”

    其实,师父之所以这么问凌易,其实他早就知道凌易心中的想法。

    “我当然愿意帮他了,蒋天阳的事,我义不容辞。”

    蒋天阳这个人,的确是让凌易一见如故,视为知己和生死之交,甚至他觉得,蒋天阳要比自己的两位兄弟都更懂得自己的想法,第一次相遇就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后来,他们又一同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凌易更是感觉到,蒋天阳骨子里的那种正直和大度。

    对于凌易来说,蒋天阳的确是一个在他眼中很值得尊敬也很珍惜的对手和朋友:“可是……他们师门毕竟有那么多人,为什么他师父非要我们来出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或者可能是个圈套呢?”

    凌易的师父听到他这话瞪了他一眼:“什么叫做我们和他们?这暗门江湖之中,原先是有上千家门脉的,却只有我们歪门十三大门脉,能一直相携着走到今天的,仅此一例。现如今,我们都应该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凌易默默吐槽,师父,也不是你背地里埋汰蒋天阳师父老不正经的时候了,你现在和我说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似乎有点假呀。

    不过,凌易的吐槽到底还是没吐出来,虽然师父在自己的心目中是一个老顽童,平时不太着调,但是到了关键时候,还是很不含糊的。

    凌易心中已然清楚,不管怎么说,此刻,他自己的师父的这一番话是认真的,是说透了其自己的意思,这是真的想让他来出手。

    赤门再自私,可青门作为歪门第一门脉,那也得受着。谁让你家是大长老来着。

    没啥可说的,师父既然说了,弟子做就是了。凌易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

    凌易想着之前师父传给他的医术概要,叹了口气道:“师父,您说,这惊鸿身上所中之毒,到底是由什么成分所制而成,才能有这种摄人心魂的功效?我总感觉,这件事情背后另有洞天。”

    面对凌易的疑惑,谁也没有帮他解答疑惑,连他一向还算得上见多识广隐居多年,精研秘法的师父,也不能立刻给出答案。

    不然,这“闪毒”也不可能横行世界九大陆古武世界了。

    师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摄人心魂,让人失了本心之毒,应确实非我华夏大陆古武暗门中人所制,师父我虽在观中隐居,但对这世上现出的高人和手段,还是了若指掌的。

    几十年前,曾听闻古武江湖上现过一种毒,就是你们所说的‘闪毒’。当时的传闻中,中此毒者,不会伤及性命,但会失去理智,思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呈现一种癫狂的状态,像野兽一般对人进攻,直至自己力竭而亡。当年的传闻与这一次出现的毒很像。

    据说,这种毒并未如你们所说,来自扶桑群岛。而是产自南云行省滇南一带,由那边特有的毒虫、毒草,施以巫蛊之术,才能使出这种手段。而更隐秘的传说,空门曾在滇南,有一股势力。只是,后来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

    凌易一听到滇南和滇南的一股势力,内心一惊,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身世,据综合轩拓青、母亲和凌炎大哥的信息,父亲好像就是出自滇南,属昴族一族之人。

    难道,师父口中所说的这股势力,跟父亲的身世,有关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