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奇门神隐 第二百零八章:古武暗门的“暗”

时间:2019-05-03作者:冷得像风

    &a;nbsp&a;nbsp&a;nbsp&a;nbsp走出招待室,孙幌子招来黑子,对他耳语道:“交代下去,最近公司里的各项合作,该停下的都停下,先配合行政院的检查结束,再说。 . .co哦还有,去查查,这个实名举报,是不是黄刺那小子搞的鬼。”

    &a;nbsp&a;nbsp&a;nbsp&a;nbsp黑子点头,然后迅速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孙幌子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事,还真不是黄刺干的,而是凌易找人干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地下市场,本就处于法律和道德的边缘地带了,凌易这样做也不算太出格,毫无心理负担。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其实,早在两天前,孙幌子想招揽凌易的那天,凌易就作了安排。

    &a;nbsp&a;nbsp&a;nbsp&a;nbsp手下的人,一天内,就把所有关于孙幌子的资料全部呈了上来,简直是事无巨细。然后,凌易才发现,这孙幌子竟然还跟他凌家出事有些关系,手底下还分了一条凌家出海的线路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孙幌子……”凌易低声暗自重复一遍这个名字,手指不自觉地在办公桌面上敲了两下。

    &a;nbsp&a;nbsp&a;nbsp&a;nbsp贪心不足蛇吞象,好好干你的房地产不好吗,拥有亿万的身家,不好吗?还非要插手不该插手的东西,不是作死是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说,单纯商业上的东西,也就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孙幌子竟然动的是古武暗门家族的东西,不是他汉江集团的东西,而是青门的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连凌易都有一种不想再去帮他,想放任他自生自灭的心情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凌易不是那种轻率的人,不会资料上写的什么就信什么,也不是武断的人,随便就给人定下了结论。

    &a;nbsp&a;nbsp&a;nbsp&a;nbsp比起别人调查的,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a;nbsp&a;nbsp&a;nbsp&a;nbsp孙幌子手里虽然有一些青门的东西,但其实也不算多。退一步讲,就算他真是动了青门或是江汉集团的利益,也不能就代表着,这是孙幌子自己主动去偷去抢去争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然,那天在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怎么还敢继续跟自己攀谈,之后还要请自己去参加一下地下市场的饭局。

    &a;nbsp&a;nbsp&a;nbsp&a;nbsp除非。

    &a;nbsp&a;nbsp&a;nbsp&a;nbsp除非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得到的这条路子是谁的,也不知真正的利益中心所在。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这条从华夏大陆出海的路子,是凌易他们家上一代人自己“挖掘”开发出来的,听说跟哪个航线上附近的渔村都打点了关系,只要是从这条航线走的客船和货船,都绝对不会出问题。

    &a;nbsp&a;nbsp&a;nbsp&a;nbsp做到掩人耳目,肯定是可以的。毕竟,这古武暗门,是远远游离于人类行政院体系之外的江湖的力量,不能完全以法律和规则来限定它。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初凌炎不在意这条出海的路线,所以,青门就一直没怎么动用过,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不知道怎么就分给了孙幌子。

    &a;nbsp&a;nbsp&a;nbsp&a;nbsp接下来,凌易让人把孙幌子散播出去的信息全部又添了一把火,既然想从他手里拿回来这条出海路线,不让他吃点苦头提醒提醒,那怎么能点醒他呢。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的点醒,绝对比在雪中送炭来的快些。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人在凌易小时候这样评价过他,聪慧过头识为妖,物极必伤,可凌易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不会太表露自己,一切都是暗地里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古武暗门,也就重在一个“暗”字。西方大陆古武势力对华夏大陆古武势力的灭门,包括轩拓青为报复,相应也灭了西方大陆古武势力的寒水门,也都在暗处。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明了,那就是犯罪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孙幌子,还真的要留一留。”凌易对手下的人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这个孙幌子还不能死,更是碰都碰不得。苗步行那边也能感觉到,曲然和孙幌子的关系十分微妙,并且凌易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这对苗步行来说是个机会。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孙幌子现在可是众矢之的,如果亲自出手,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人捏住把柄,而他们这些人,最怕的就是留下把柄。

    &a;nbsp&a;nbsp&a;nbsp&a;nbsp苗步行横行汉江城多少年,树下的对手,不说上百,也有几十个。所以,他不敢直接出手。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这里,苗步行只能再次吩咐手下,不要用自己的人,而是发布高额悬赏,准备在古武暗门里,找一个安全的散户盯着孙幌子,只要他有什么异常,或者是见过了什么人,说了哪些话,去了哪些地方,都要一五一十地上报备给他,并且查查孙幌子最近都跟什么人来往。

    &a;nbsp&a;nbsp&a;nbsp&a;nbsp于是乎,苗步行这一决定马上就被凌易知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苗步行千算万算,就没算到,接了这次任务的人,竟然是那饿人丙奇。

    &a;nbsp&a;nbsp&a;nbsp&a;nbsp没人知道,若是让苗步行知道接了任务的人,竟是手里有着自己致命把柄的饿人丙奇,他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一定是十分精彩。

    &a;nbsp&a;nbsp&a;nbsp&a;nbsp此人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的名字、信息,甚至连生物信息如dna和指纹之类的也没有过,不为名只为财,只要他感兴趣,他才会接下任何人的任务,相反他不感兴趣,谁的面子也不给。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会接下孙幌子这一单,其实也是想试探苗步行对自己的掌握和追查到了什么地步。也就是说,丙奇的目的是对苗步行进行试探,而不是为了悬赏的那几十万块钱。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曲然这一面,却突然主动给孙幌子打了电话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孙幌子好像知道曲然的来电意图,不等他开口问,就自己将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方斋的幕后老板想见我,是吧,我知道。他承诺只要我过去,就帮我们在汉江城留有一席之地,对吧,曲然哥。可是我不想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孙幌子任性,所有人都知道。可他有能力任性,别人也只能在心里暗恨,却也没有办法。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想去,也得去。江方斋已然被停业了,和你有着绝对的关系。你若是放着丁怒的邀请不管,你确定他不会气急败坏,对你下手么?”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事情不用曲然说,孙幌子自然是完全明白的。这也是他不愿意去面见丁怒的原因。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好,我去。”孙幌子一咬牙,然后回头对黑子说道:“黑子,不想被我发配到华夏大陆之外,就给我好好做好份内的事,知道吗?我去江方斋这一趟危险重重,你拼了命也要护我周全,你明白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孙幌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好像还是很轻松,没有丝毫的紧张,虽然他所说的对他的威胁,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可却像是开玩笑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有黑子知道,孙幌子已经认真起来了,这是他要绝地反击、拼命一搏的前兆。像孙幌子这种从底层起家,在社会洪流上、腥风血雨里摸爬滚打多年的人,脸上的表情并不能真实地代表其内心的想法。

    &a;nbsp&a;nbsp&a;nbsp&a;nbsp幼年时,他亲眼见过,孙幌子也是这样温和的决定了一家人的去留,哪怕那俩人是一直照顾他长大,甚至为了他丢了一只胳膊,但孙幌子还是没有留情。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我知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挂断电话,孙幌子决定亲身再一次去江方斋。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曲然这会儿,却给凌易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他现在能不能出去走走。

    &a;nbsp&a;nbsp&a;nbsp&a;nbsp凌易只回了两个字:“不行。”
小说推荐